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60 融府锦衣卫
    小区物业监控室。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你看看,就是这个半截子货车里面出来的俩个人!”保安指着监控屏幕说道:“这不就是拿砖头子砸的吗?!”

    林军背手站在保安后面,随即轻声冲李英姬问道:“你咋知道他们是赵五的人?”

    “不是我知道,是丹哥发现的,他认识!”李英姬应了一声。

    “你咋认识呢?”林军回头问道。

    “……这傻b就是上回拿着射钉枪,上我家抢劫的那个!”丹哥话语干脆的骂了一句:“让我给削了,我认识他!”

    “那他不应该是老黄的儿子找的吗?”林军的注意力不可能放在莽哥他们身上,所以,他对这帮人一点都不熟悉。

    “……他们现在跟着赵三呢!我听说,办吴大嘴就有他们!”小崔插了一句。

    “跟着赵五,砸老吴车?!”林军听到这话后,就皱起了眉毛说道:“行,你们跟派出所的同志沟通一下吧,我先走了!”

    “恩!”

    众人点了点头。

    ……

    五分钟后。

    林军站在监控室门口,就给张世峰拨了一个电话。

    “喂?!”

    “偷东西的人,你听说了吗?”林军直接问道。

    “……刚听说,英姬给我打的电话!”张世峰应道。

    “赵五的人,砸老吴的车偷东西?他想干什么啊?!”林军特别费解的问了一句。

    “……我和天也正迷糊着呢!”张世峰坐在周天家里,眨着眼睛说道:“赵五盯上老吴了?想拿点别的东西?!”

    “老吴来这边几天了?”林军迅速问道。

    “快一周了!”

    “那不可能啊!”林军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他要盯上老吴了?有必要砸车吗?!车里能放啥重要的东西?!他们完全可以在宾馆动手啊!”

    “是啊,我他妈也纳闷呢?”张世峰想了半天,也百思不得其解的说道:“闲着没事儿,砸车干啥呢?”

    “真他妈奇了哈!”林军挠了挠头,随即回应道:“行,这事儿我找人办吧!”

    “那我先和老吴去见润泽的关系,回头细说吧!”

    “恩!”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林军站在马路牙子上思考半晌后,直接就给融府“锦衣卫小组”打了一个电话。

    半个小时后,家楼下车内,林军见到了阿哲,小卓。

    “……一会你俩去物业监控室看一下录像!”林军话语干脆的说道:“给我研究研究那个叫什么莽的……看看他想干啥!”

    “我这点偷窥癖的毛病,算是彻底让你养出来了!”小卓无语的回了一句:“……怎么研究啊?”

    “你这样……!”林军想了一下后,就在车上冲着二人交代了起来。

    ……

    当天晚上。

    唐人ktv,保安宿舍房内。

    “哎,肥子,肥子!”莽哥站在门口,小声叫了几句。

    “啊?!咋了?”一个挺胖的青年,手里拿着对讲机,身上穿着西服,扭头就问了一声。

    “来,你进来说!”

    “啥事儿啊?”

    “来吧,你进来吧!”莽哥接连摆了摆手。

    “艹!”肥子骂了一句,随后迈步就走进了屋内。

    “呵呵,求你点事儿呗?”莽哥龇着大黄牙,伸手就推上了门。

    “你说呗!”肥子背手扫了一眼屋内呼呼大睡的小超和铁子,随即点头回了一句。

    “刷!”

    莽哥伸手就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崭新的手表盒,随后说道:“这玩应,你能不能帮我找地儿卖了?”

    “呦,万国啊?”肥子看了一眼手表的包装后,挺惊讶的说了一句。

    “呵呵,恩!”莽哥不懂装懂的跟着点了点头。

    “哪儿来的啊?”肥子打量手表问道。

    “……一个朋友送我的!”莽哥顺口胡诌的回了一句。

    “你知道这表新的多少钱吗?你那个朋友,能送你这个?”肥子言语中多少透着瞧不起莽哥的意思。

    “……真是朋友的!”

    “有**吗?”肥子又问。

    “……哎呀,人家送我礼,还能给**吗?”莽哥点了根烟。

    “艹,扒的就说扒的!”肥子撇嘴说道:“你跟我撒这慌有啥用啊?!”

    “呵呵!”莽哥一笑,直接问道:“你能不能帮我卖吧?”

    “没**一般人不敢收!”肥子如实说道:“这jb玩应,查不着啥事儿都没有,但查找了那就是销赃!典当行肯定没人要!”

    “价格低点呢?”莽哥又问。

    “你要低点的话,那肯定能出手!”肥子点头回应道:“你这样吧,我帮你问问,但我估计啊,这玩应也就能卖一万五到两万!”

    “哎呀,你朋友广,帮着说说好话呗,我着急用钱,要不就自己带了!”莽哥还捧了一句。

    “最多也就这个价了,东西放这儿,我给你问问吧!”肥子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要走。

    “哎,你等等!”

    “又咋了?”

    “呵呵,我……朋友……还送我个茶具……你看看这玩应值不值钱?”莽哥灿笑的从柜子里有掏出一个大盒子。

    “艹!!你朋友这是要求你帮他杀媳妇啊?!”肥子无语的回了一句:“这么孝敬你?”

    “……你给看看,这玩应是不是挺值钱?”

    “一套茶具能值多少钱?!千八百块钱就jb撑死了!”肥子斜眼瞥了一眼差距,随即瞎jb回了一句。

    “啊,那我就不卖了,留着他当盒饭桌吧!”莽哥一听这个价格顿时挺jb扫兴的回了一句。

    “恩,那我先走了!”

    “谢了昂,肥子!”

    “没事儿!”

    话到这里,肥子推门离去,而莽哥则是挺兴奋的又从柜子里掏出没拆封的苹果电脑说道:“名儿起来,找个销路,把他也处理了!”

    “……哥,你真jb硬!”铁子醒了半天后,挺无语的点了根烟说道。

    “艹,这个社会啊,混找钱是正道,别的都jb白扯!”莽哥藏好电脑,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告诉你一句最实在的!!不已金钱为最终目地,而去动刀动枪的都是傻b!!你们啊,还太年轻,等真他妈饿你们两天,你就明白,一碗麻辣面,永远比义气来的实惠!”

    铁子撇了撇嘴,表情不以为然。

    ……

    当天晚上,吴忠永跟张世峰见完润泽的关系之后,就接到了他情人嘉怡要来吉l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