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82 枪推着人走的江湖
    延市郊区大桥附近。?燃?文小?说?  ?? w?w?w?.?r?a n?wen`net

    刑警队将枪杀嘉怡的案发现场围住,随后就进行了基本的取证工作。

    “保队,我看了一下昂!”技术鉴定科的刑警,指着地上弹壳说道:“六四式手枪用弹,但从击发过后留下的划痕来判断,这是一把私人造的仿制手枪!并且犯罪嫌疑人开枪的时候,应该有过哑火的情况!”

    “马上把基本数据传回局里,排查这把枪上有没有其它案子!”刑警保队回头嘱咐了一句。

    “好!”

    “哎,保队!”法医检查完嘉怡尸体后喊了一声。

    “情况怎么样?!”

    “……人大约一小时前就死亡了,身中三枪,脑部遭受过剧烈的钝器击打!”法医蹲下之后,继续说道:“初步判断,钝器就是犯罪嫌疑人的手枪枪柄……但我现在搞不懂的是,死者脑部近距离遭受起码十下左右的重击,为什么当场没有死亡……按理说,正常人的脑骨遭受如此凶狠的猛打,很可能当场就会脑出血……!”

    “详细排查,牌照留底后,将尸体运回公安医院,进行二次死亡检查!”保队一边与法医沟通,一边也蹲下来开始检查嘉怡的尸体。

    大约半小时之后过去,刑警队的人勘察完现场之后,就在车边商讨起了案情,但随着他们掌握信息越来越多后,就越感觉这个案子处处透着诡异。

    首先,刑警队这边在桥洞子底下发现了一处,提前挖好的深坑,并且上面蒙着塑料布,还撒了干土隐藏,所以,这说明犯罪嫌疑人的预想犯罪现场,应该是在桥下,而且他最起码已经在这边踩过两到三次点儿了,因为土路上有很清晰的轮胎印记。

    并且,刑警队的人在掌握了初步情况后,就做了一下预想犯罪现场的案件模拟,随即,他们从刑侦的角度模拟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如果犯罪嫌疑人在桥下第一时间整死了受害人,那么直接就可以顺着桥下往前开三百米左右的距离,随即顺着土坡上主路,然后就到了一片完全是监控盲点的郊区。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发生,那么很可能受害人在桥下死亡之后,人就被埋掉了,并且很有可能在一两个月内,尸体都不会被发现,因为那个桥下被挖出来的深坑里,已经藏好了不透风的油布,用于掩盖住尸体腐烂后的臭味。

    但让刑警们想不到的是,两件一千例杀人案中都不会有的意外,却全在这个案子里凑齐了。

    因为技术鉴定科那边已经可以肯定,犯罪嫌疑人在开枪之前,起码有过2-4次的子弹哑火,其次,已死亡的受害人脑袋连续遭受接近十下的枪柄重击,竟然没有立即休克或死亡。

    所以,这个案子透着一种宿命式的诡异!而刑警队长在简单的分析过案情之后,也是无限感慨的说道:“这案子要都破不了,那就没天理了,咱们集体辞职吧!”

    ……

    另外一头。

    原本决定干死嘉怡闺蜜的老吴,在看到那封信之后,心中顿时饱含着无限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即,他让嘉怡闺蜜离开,而自己则是在超市买了一瓶一斤装的玉泉方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对于吴忠永来说,他早都已经到了送走父母,淡视感情的年纪,并且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后,那颗懵懂无知的心,也早都被打磨的宛若钢铁一般!

    可嘉怡的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吴忠永真的内心难受宛若要炸开一般,因为他这种人,根本不怕你有多坏,有多阴,而是怕你在某一瞬间,用情感去触动他,去深深的扎进他的心里!

    后悔吗?!

    吴忠永可能此刻并不后悔,但他也正是因为自己这份狠辣无比的不后悔,心中才无比难受和悲凉!

    嘉怡只要知道了内幕,那就必死,因为这些东西,牵扯到的不仅仅是老吴一人,而可以让很多人都面临危机的巨大麻烦!所以,他不得不去那么做……

    江湖,永远不是以谁为主角的童话故事,而是一个会随时推你到人性禁区的绝对悲剧!!而吴忠永在江湖里游荡了二十多年,依旧无法左右自己每迈出去的一步,和每一件自己不想做的事儿。

    “咕咚!”

    吴忠永伸出双手擦了擦眼角,随即拿出手机,主动给赵三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

    几分钟后,赵三接起手机。

    “你过来了吗?!”吴忠永面无表情的问道。

    “马上过去!”

    “……我同意咱们谈谈!”吴忠永抿着嘴唇说道:“但你只能自己来!我是不可能让别人知道,我和你见过面的!”

    “可以!”赵三应了一句后,皱眉继续问道:“剩下的资料,你得带过来!我当着你面儿,把你的那一部分烧了!”

    “……我必须先看见你有的那一部分资料!”吴忠永宛若已经妥协了一般的要求道。

    “行,我带过去,咱们见面谈!”赵三点了点头。

    “你来延市南城路的李家羊蝎子小馆儿!”吴忠永说出了一个地址。

    “好!”

    “我就等你一小时!”

    话音落,二人直接挂断了电话。

    ……

    街道上。

    “翁!”

    a6轿车极速行驶,而吴忠永坐在车内,一边喝着白酒,一边猛踩油门。

    二十几分钟后。

    距离羊蝎子小馆儿不足一公里处,吴忠永拎着酒瓶子和嘉怡给的资料后下车,随即蹲在了路边,直接用火机将资料亲手点燃。

    “呼啦啦!”

    火苗蹭蹭往上窜着,黄红相间的光芒映射出老吴面无表情的脸颊。

    “啪嗒,啪嗒!”

    嘉怡收集的资料燃烧过后,化成无数飞絮,在空中散开。

    吴忠永仰脖将白酒干掉,随即回到车上,拉开副驾驶杂物箱,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纸质小盒,倒出来六发六四子弹!

    这些子弹不是张世忠给的,而是老吴偷着在延市废品站内取的!!

    “嘎嘣,嘎嘣!”

    一发发子弹压到弹夹内,泛起清脆的机簧声响!

    ……

    五分钟后。

    吴忠永开车赶到李家羊蝎子小馆儿,随即满身酒气的奔着饭店大厅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