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83 谈
    烂尾楼事件之后,几方参与的人马就全部躲了起来,因为大家都不太清楚,进去的人是否全盘吐了,也不知道警方哪里掌握了多少情况,所以,唐人那边的人基本全散了,赵三带着莽哥,铁子,小超等人压根就没有回到吉l,而赵五更是彻底没了音讯,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露面。ranw?en w?w?w?.?r?a?n?w?e?n?`net

    去往延市的国道路上。

    赵三拿着手机,冲着电话说道:“对,那个女的,就是老吴干的!”

    “……你有把握吗?!”赵五皱眉问了一句。

    “那个女的出事儿之前,就已经在老吴哪儿讹完钱了!”赵三抽着烟,话语肯定的说道:“而老吴能给她钱,这就说明,那个女的已经把资料给了他!但老吴一定不确定的是,这个女的手里还有没有备份,要不,也不能杀她!所以,我给老吴打电话的时间,正好是这个女的死了之后……!”

    “你跟老吴说的是,你手里也有一分部资料?”赵五一点就透。

    “对!”赵三点了点头后,继续张嘴说道:“他现在肯定不确定,我手里是不是真从那个女的哪儿买回了资料,你明白吧?!所以,只要我过去,他必露面!行,你不用惦记了,我过去跟他谈一谈,整不好,他以后能给咱们干活,因为这事儿一旦露了,那不光融府饶不了他!!就连资料里涉及的人,也得想办法让他消失,你明白吗?”

    “……你最好是别露面,让别人跟他去谈,这个老吴在外面年头也不短了,他想干啥,不好琢磨!”赵五挺谨慎的劝了一句。

    “他不行!!”赵五听到这话后,心里有点瞧不起的说道:“他跟融府其他人不一样,这小子是当初跟李瘸子因为娘们整掰了,所以,他在林军整林场的时候,等于是给李瘸子卖了!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在林军哪儿,也没掺和过啥大事儿!”

    “人家掺没掺和过大事儿,你也不知道!”赵五皱眉说道:“一定小心着弄!”

    “哎呀,你就放心吧!”赵三话语干脆的回应道:“咱怕的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讲义气的小愣头青!而像老吴这种混了半辈子的人,其实更好谈,你明白吗?”

    “……我不在那边,你心里有点数!”赵五眨了眨眼睛,张嘴就继续嘱咐了起来:“不行,你这样,你先让其他人……!”

    ……

    半小时后。

    延市郊区,李家羊蝎子馆儿门口。

    “吱嘎!”

    汽车停滞,赵三扭头冲着一块来的莽哥说道:“咱俩把电话打通,你把手机放在胸口,进屋就坐老吴对面谈!按照我跟你说的做,啥事儿都没有!”

    “我去啊?!”莽哥听到这话后,眼珠子乱转的问道。

    “你去咋地?”赵三皱眉问了一声。

    “咱们三四个人,就一块进去谈呗!”莽哥有点后悔自己跟着过来了。

    “……我他妈不能跟他先谈,你能听懂吗?!”赵三有点烦的回了一句。

    “哎呀,就进屋说两句话,你们有啥可墨迹的!”小超抽着大鼻涕,张嘴就说:“我进去吧!”

    “……拿话整我呢?是不?!”莽哥斜眼一巴掌抽过去骂道:“就他妈显你能啊?!”

    “不是……!”小超挺委屈的挨了一下,随即就没在吭声。

    “他们岁数小,进去根本压不住点!”赵三冲着莽哥说道:“你赶紧的!”

    “艹!”莽哥被逼无奈,随即只能接了电话说道:“我就把你跟我说的,跟他说一遍呗?!”

    “对,啥事儿都没有!”赵三连续点了点头。

    ……

    几分钟后。

    莽哥怀兜里揣着接通的电话,迈步就走进了羊蝎子小馆儿,并且心里也不托底,一直突突着。

    过了大厅,莽哥在包房区的走廊内找了一圈后,就迈步走进了吴忠永的包房。

    “刷!”

    坐在圆桌旁边,已经点菜喝上了的吴忠永,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眯着眼睛没有吭声。

    “老吴吧?!”莽哥看到屋内没有其他人之后,就迈步往前走着问了一句。

    “……赵三呢?”吴忠永闷了一口小酒,抬头直接问道。

    “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谈也一样!”莽哥拉开椅子,坐在吴忠永前面说道:“赵三能做主的,我就能做主!”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算个jb?!”吴忠永歪着脖子,撇嘴骂道:“他是赵五亲哥,你算啥?”

    “……喝多了?”莽哥皱眉问了一声。

    “滚!”吴忠永直接冲莽哥摆了摆手。

    “……咱们之前压根没共过事儿,你觉得,赵三和你通个电话,就能亲自过来吗?”莽哥点了根烟说道:“你能来,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不干净的事儿!而这个事儿,你不跟我们谈明白,那它就一直悬着!”

    “威胁我!?”

    “我跟你说的是实在话!”

    “你就一小马仔,你知道什么是实话?!”吴忠永放下酒杯,棱着眼珠子说道:“你回去告诉赵三,他要没那个背后的捅咕的胆儿,就别jb往我老吴身边靠!!掉脑袋的东西,我跟你谈?!你他妈懂个六儿啊?!”

    莽哥脸色铁青一声不吭。

    “滚!”吴忠永再次骂道。

    “……这样,你把东西先给我扫一眼!如果真能对得上,那我保证让赵三现在就过来!”莽哥再次退步。

    “我让你滚!”吴忠永眯着眼珠子,再次骂了一声。

    “呵呵,行!那你就把东西和脑袋一块留着吧!”莽哥脸色阴沉的扔下一句,随即转身就走。

    “滋溜!”

    吴忠永举杯再次闷了口小酒。

    ……

    数十秒后。

    莽哥拿着电话,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他压根不跟我谈!说啥都没用!”

    “……!”赵三坐在车内,皱着眉头没有吭声。

    “周围我看了,他jb就一个人过来的!”莽哥眨眼继续补充道:“咱四五个,还怕他一个啊?!你直接进去谈,就得了呗!”

    “不进去,先等一会!”赵三想了一下后说道:“你上车吧!”

    话音落。

    二人结束通话。

    ……

    吴忠永在莽哥走了之后,又在包房里坐了十多分钟,但他一直没有等到赵三露面。

    “……这个篮子!”吴忠永将杯中酒喝净后,心里无限遗憾的骂了一句,随即出门结账后,就离开了羊蝎子小馆儿。

    门外,冷风吹过,凉意顿显,但已经喝了一斤多白酒的老吴,浑身燥热,心中莫名愤怒的情绪一直在激荡着。

    远处。

    赵三在看见吴忠永从饭店门口走出来,随即沉思半晌后冲铁子说道:“开车过去吧!”

    “露面啊?!”铁子回头问道。

    “恩,他真就一个人,咱过去吧!”赵三决定出面。

    “翁!”

    汽车启动,直接奔着饭店门口赶去。

    “呵呵!”

    吴忠永扭头看见有车直愣愣的奔着自己开过来,顿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