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94 蹲在唐人门口
    三天后。ranw?en w?w?w?.?r?a?n?w?e?n?`net

    唐人ktv内,来了两个操着河北口音的壮汉,并且在二楼内要了一个小包房。二人进屋后,不到五分钟,服务员就迈步走了进来,并且笑呵呵的问道:“哎,大哥,咱们几个人玩啊?”

    “就我们俩!”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脱掉外套回了一句。

    “现在选姑娘吗?”服务员又问。

    “不用,一会再说!”

    “那您要啥套餐啊?”

    “……都多少钱的?”汉子点了根烟。

    “这个包房低消八百,有两个大果盘,四盘干果,酒水38块钱起,自己随便配!”服务员满脸微笑。

    “行,那就这个吧!”汉子摆手说道:“酒水你看着拿就行!”

    “哎,好叻!”服务员应了一声后,点头就出去准备东西了。

    “刷!”

    服务员走后,屋内俩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小声交谈了一下。

    “你看见他了吗?”三十多岁的那个汉子张嘴问道。

    “刚才站楼梯口唠嗑的就是他?”另外一人回道。

    “等我五分钟,我出去找他!”

    “恩!”

    ……

    二楼楼梯口处。

    莽哥抽着烟,身体侧着倚靠在一个长方形的小服务台上,随即贱嗖嗖的正撩骚着一个岁数也就二十左右的女服务员。

    “……哎,天天晚上过来接的那个小子,是你对象啊?”莽哥龇牙问了一句。

    “恩!”服务员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扯着。

    “处多长时间了?”

    “……也没多长时间,就两年多吧!”服务员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

    “同居了啊?”

    “恩,我俩租了个房子。”

    “他在哪儿上班啊?”莽哥聊天的**很强烈。

    “前段时间在物流送货,这段时间不干了,在家呆着呢!”

    “艹,你养活他啊?!”莽哥挺粗鄙的问了一句。

    “他一直找活儿呢……!”服务员脸色不太好看的回应道。

    “哎呀,我跟你说昂,小老妹!我看你这四方大脸滴,就好像有点虎是的!”莽哥找到话题切入点之后,顿时神采飞扬的说道:“就你对象这点b套路,那都是我年轻的时候玩剩下的!我告诉你,他现在说找活儿,那jb都是瞎扯淡!哎,我就把话放在这儿,你在养他几个月,他就该跟你谈心了……肯定说他现在不好,但心里一直想干点事儿,所以,就得让你攒点钱!但你一个服务员,一月撑死两三千,咋攒啊?!妥,他就得告诉你,这年代笑贫不笑娼,要实在攒不了,你就做两年台试试……!”

    “我对象不是那样的人?”

    “你快拉倒吧!这男的没脱裤子之前,那jb都是满嘴仁义道德!”莽哥叼着小烟,指着服务员说道:“我跟你说,这女的啊,千万别虎了吧唧的,得多留点心眼!别到最后,让人一边操着b,一边还骂着傻b……!”

    “我去那个包房看看!”服务员转身就走。

    “你看,你咋还上脸了呢?”莽哥张嘴喊道:“小老妹,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干货!!”

    “去.你.妈.了个b哒!”服务员小声骂了一句后,顺着楼梯就下楼了。

    “这也是个彪子!”莽哥扫了一眼女服务员的背影,随即就转身要去楼上看看。

    “踏踏!”

    就在这时,给两个河北人包房送东西的那个男服务员,在楼梯口碰见了莽哥。

    “哪屋的啊?”莽哥随口问了一句。

    “2015的!”

    “几个人啊?”莽哥象征性的又问了一句,因为赵三出事儿之后,唐人这边不少以前跟他关系铁的人,全部都跑路了,暂时躲起来了,并且再加上莽哥,小超,铁子三人也算跟着赵五参与了不少事儿,所以,莽哥在唐人的地位略有提升,现在手里也管着一组女孩。

    “就俩人!”

    “点台了吗?”

    “没有!”服务员摇了摇头。

    “……等一会,再进去问问,他们可能在等人呢!”莽哥嘱咐了一句后,迈步就要走。

    “踏踏!”

    就在这时,走廊内脚步声泛起,那个三十多岁的河北汉子,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皮箱走了过来,随即喊了一声:“哎,哥们!”

    “刷!?”

    莽哥本能回头,随即笑着问道:“咋了?”

    “……哎,咱们这儿有寄存柜吗?!”河北汉子拎着皮箱问道:“我想把箱子存里面!”

    “那就放包房屋里呗!”莽哥一愣后回应道。

    “就不想让别的朋友看见,要不,我存他干啥,呵呵!”河北汉子一笑。

    “啊!”莽哥点了点头,随即摆手说道:“我们这没有寄存柜,存不了东西!你要不想放包房,可以在楼上开个房扔屋里,但如果是贵重物品,那最好也别放里面,要丢了,咱不好弄!”

    “那行吧!”河北汉子一听这话后,只能无奈的答道:“算了吧,我一会在包房找个地方放下吧!”

    “……哎,好!”莽哥点了点头。

    “刷!”

    河北汉子领着箱子转身就走。

    “他那啥玩应啊?还至于藏起来?”服务员随口嘀咕了一句。

    “说不定是给谁送的礼,不想让别人看见!”莽哥此刻也没太当回事儿的回了一句,只催促服务员说道:“等一会在进去问他们选不选台!”

    “好!”

    话音落,服务员推着酒和果盘之类的物品,就往包房里送,而莽哥则是闲着没事儿下楼溜达了一圈,随即又回到二楼吧台里,玩起了微信。

    ……

    唐人ktv周围的街道上。

    “……哎,哎,咱别打了,我看时候差不多了,让人进去吧!”李英姬把扑克一扔,张嘴就冲众人催促了一句。

    “你他妈的一赢点钱,就扬沙子!”丹哥烦躁的骂了一句。

    “干正事儿,干正事儿!”斗地主赢了七百多的李英姬,心满意足的摆了摆手。

    “你让他们进去吧!”丹哥回头冲阿莱说了一声。

    “妥!”

    阿莱推门下车,随即跑到街对面,就上了一台停在路边的金杯。

    数十秒后。

    “哗啦!”

    金杯车门弹开,六七个年龄都在三十岁往上的汉子,迈步下车。

    李英姬坐在车里扫了一眼这帮虎背熊腰,膘肥体壮的大哥们,顿时冲丹哥调侃道:“你这队形可以啊?!”

    “……那你不废话吗?!丹哥在s家庄巅峰时期,从城东头喊一嗓子,说今晚没.冰抽了,那城西头卖药的,都得蹬着三轮子过来送货!你造不?”大脑袋傲然说道。

    “我也不给你钱,你别jb老替我吹牛b!整滴气氛很尴尬!”丹哥都有点不好意思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