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96 酒店卖了
    两天后。ranw?en w?w?w?.ranwen`net

    长c,融府康年办公室内。

    “喂?”林军接起了电话。

    “……在办公室呢?”周天的声音响起。

    “恩。”

    “你等着,我和世峰马上过去。”周天说了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

    半小时后,周天和张世峰匆忙赶到了融府办公室,见到了林军。

    “怎么了?”林军抬头问了一声。

    “……刚听到个信儿。”周天皱着眉头,与张世峰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

    “什么信儿啊?”林军站起身也奔着沙发走去。

    “黄永利把酒店卖了!”张世峰吸了口烟,看着林军补充道:“这事儿已经定了,前段时间永利内部高层就已经开过会了,不过消息保护的很好,一直没散出来,但昨天股份变更的事儿已经全部做完了,新的领导班子,已经跟老高层碰面了。”

    林军听到这话后,沉默着坐在沙发上问道:“黄永利呢?”

    “从烂尾楼出事儿之后,黄永利人就一直不在长c这边。”周天回应着说道:“我听说昂,他好像一直在北j,把媳妇也安排走了!”

    “……军,就是这猫没了孩子,也他妈变老虎了。黄永利如果这么干的话,那很有可能偷着整咱一下。”张世峰出声嘱咐道:“你得小心点。”

    “烂尾楼的事儿,他不平衡,我他妈心里还憋得慌呢!”林军皱着眉头,话语干脆的回应道:“他要滚回北j眯着,咱不搭理他,但他非要掺和掺和,我他妈要抢在他动手之前,就先让他出局!”

    “对!”周天表示赞同。

    “这几天,没事儿我就出吉l!”林军蹭的一下站起来说道:“给他制造点机会,我就看他敢不敢来找我!”

    “……也是个招,咱老躲着啊,不是事儿。”张世峰也点了点头。

    ……

    另外一头。

    吉l,唐人ktv寝室内。

    “啪!”

    莽哥光着膀子,坐在电暖气旁边,伸手从脚前的黑色皮箱子里,拿出一袋整有一百克的大颗粒晶体状物品,皱眉观察。

    “……这是他妈的啥玩应?怎么粒儿这么大?瞅着跟大粒盐似的?”莽哥是个地地道道的山沟地癞子,所以知识储备量非常有限,也jb不太懂城里的流氓都玩啥。

    一百克的大颗粒晶体状物品,在黑箱子里一共有两袋半,也就是二百五十克,这些东西藏在黑箱子底部的暗格里,上面摆放的都是看着挺值钱,实则全是地摊货的仿制古董。

    那天莽哥在2015包房里发现了这个箱子之后,心里就被整的活泛了,因为那两个河北壮汉在出事儿之前,特意找过自己,问黑箱子能不能存在ktv,而没过多久,这俩人就被七八个壮汉给掏了,所以,莽哥本能觉得这箱子里,一定有点啥值钱的玩应,随即他支开服务员,单独就把箱子就藏了起来。

    拿着袋子看了一根烟的功夫,随即莽哥眨了眨眼睛,就用烟盒外面裹着的包装塑料,从大袋子里扣出了两小块晶体状物品,随即放在了烟盒塑料里后,就穿上衣服,藏好箱子,迈步走出了寝室。

    ……

    吃过午饭。

    莽哥找了个空当,就当着ktv里一个管小.姐的妈咪面儿,把那个包着晶体状物品的烟盒袋拿了出来。

    “啥啊?”妈.咪问了一句。

    “哗啦!”

    莽哥打开小袋儿,指着里面的两粒儿东西问道:“一个朋友昨天给我的,你帮我看看,这玩应是不是冰!”

    “刷!”

    妈咪低头扫了一眼,点头说道:“是啊!”

    “不对吧?”莽哥一愣,再次问道:“这冰哪儿有这么大粒的啊?我在老家也不是没看人玩过,他们整的全是那种碎成面儿的啊!”

    “那都是用小锤子砸开的,卖着方便!”妈咪挺懂行,因为唐人ktv里也暗中干着这种勾当,所以,她小声解释了一句:“这种大块的,全是职业倒腾这玩应的人手里才有。因为他们拿货的时候就这样,那帮生产这东西的人,还能把冰给你砸的像洗衣服似的?那不扯犊子吗?”

    “啊!”莽哥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哎,晚上咱给它玩了呗?”妈咪荡笑的冲莽哥问道。

    “……我想给你玩了。”莽哥斜眼回了一句后,拎着东西就走了。

    “妈b,挺大个老爷们,扣扣搜搜的!”妈咪撇嘴冲着莽哥背影啐了一口。

    ……

    深夜,九点多。

    莽哥从唐人ktv走出来,随即顺着胡同,准备去旁边一家小饭店吃口饭,并且心里一直琢磨着怎么把手里的东西散出去,但他不准备找唐人ktv里面的人帮忙,因为这个破b地方人多嘴杂,十分不托底。

    一边想着,莽哥一边迈步往前走。

    黑暗中。

    丹哥裹着白貂,缩着脖子冲阿莱吩咐道:“这傻b走道儿就带着一股彪气!!弄他,弄他!”

    “现在弄啊?”

    “瞅他来气,弄他!”丹哥摆了摆手。

    “呼啦啦!”

    阿莱领着四个从s家庄过来的中年,随即迈步就从后面奔着莽哥冲去。

    “踏踏!”

    脚步声响起。

    “刷!”

    莽哥听见后面有动静,随即本能回头。

    “啪!”

    一个装白面的袋子,直接从莽哥脑袋上套下,随后蒙住了他的脸。

    “嘭!”

    阿莱一脚蹬了过去。

    “咣当!”

    莽哥身体一个踉跄,后背直接撞在了墙上,并且破音的喊道:“大哥!!什么业务?!兜里有钱,有钱!”

    “懂规矩吗?!”阿莱张嘴问了一声。

    “别动!”

    四个壮汉,拽着蒙在莽哥脑袋上的白面袋子,齐刷刷的喊了一声。

    “懂,懂!”莽哥看不见众人,随即心里非常没底的喊了一声。

    “懂,是不?!”丹哥插着袖口,与李英姬并肩走了过来。

    “懂,懂!”莽哥再次点头。

    “艹你妈的,我可三四天没杀人了!”李英姬斜眼冲着莽哥说道:“我问你啥,你得好好说!”

    “哥们,你问,你问……!”

    “ 你最近是不是拿错东西了?”

    “……!”莽哥停顿一下,就张嘴回应道:“没有啊!”

    ……

    与此同时,融府康年内。

    林军在启程准备去吉l之前,特意去了一趟财务室。

    “哎,林总!”

    “我让你给浙江打的那笔款,你打了吗?”林军关上门小声问了一句。

    “……帐不太好做,我还没打。”财务回应了一声。

    “整快一点。”

    “最晚后天,我把钱打过去!”财务点头后,继续问道:“还从天叔那边走?”

    “恩!”林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