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97 套死
    吉l,离唐人ktv不远处的胡同内。??火然文  w?w?w?.?r?a?n?w?e?n?`net

    莽哥被面袋子蒙着脑袋,后背靠在墙壁上被丹哥的四个兄弟按住,一动都不敢动。

    “……在好想想,你拿没拿错东西?!”李英姬再次喝问一句。

    “哥们,我大概知道你们为啥找我了!”莽哥停顿一下后,语气快速的答道。

    “因为啥啊?”丹哥双手互插在白貂的袖口里,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是那天在ktv里的事儿不?”莽哥主动问了一句。

    “啪!”

    阿莱一个大耳雷子抽在莽哥的脑袋上,随即骂道:“知道因为啥事儿找你,你他妈还说你没拿?”

    “这b养的嗮脸!”李英姬指着莽哥咬牙骂道:“韩哥,挑他动脉,艹他血管!往死收拾他!”

    “啪!”

    旁边一壮汉从外衣兜里掏出大卡簧弹开,随即刀尖直接点在了莽哥的肚皮上。

    “别,别……哥们,哥们,你听我说!”莽哥连连摆手,咬牙说道:“我对天发誓!哪天我确实让ktv的兄弟追下楼了,但我真没看见啥东西!”

    “一个黑色箱子!”李英姬提醒了一句:“你没看见?”

    莽哥听到这话后,立即回应道:“黑色箱子我确实看见了!因为有俩人问我,那东西能不能寄存,我说不能,然后他们就把箱子拎回去了!”

    “艹你妈的,我要不给你上点刑,我看你是不能说了!”李英姬扭头冲丹哥故意说出了“货”的价值:“大哥,咱这是快他妈十万块钱的货了,你看咋整?”

    “别说了,弄他,弄他……!”丹哥耸搭着眼皮摆了摆手。

    “给他裤子脱了!”李英姬这个人的三俗恶趣味,一向在融府内是有口皆碑。

    “艹你妈,别动!”

    “腰带,腰带……!”

    “哗啦!”

    说话间,丹哥的四个兄弟外加阿莱,就给莽哥的裤子扒了。

    “哎,哥们……别整,我是真没拿……!”莽哥开始挣扎了起来。

    “嘭,嘭嘭!”

    阿莱压着莽哥的脖子,连续往他脑袋上砸了五六下,并且骂道:“你再动一下?”

    “啪!”

    李英姬拿出zipoo,直接就在莽哥裆部点燃了。

    “嗷!!”

    莽哥下身铁棒处一阵火辣,钻心的痛感直逼脑门!

    “拿没拿?!”李英姬再问。

    “没有,真没拿……!”莽哥的嘴硬程度和贪财程度,也绝对是黑土地上霸主级别的人物,烈火烤篮.子,这谁能受得了?!面对这种不是人的逼供方法,人家瞪俩眼睛就他妈不说,这一点,有几个虎b能做到?

    “艹你妈的?!还撒谎?别人怎么说你拿了呢?”李英姬故意将了一句。

    “别问了,弄他,弄他……!”丹哥在旁边再次催促了一句。

    “这话谁他妈说的?!你把他叫过来,你看我不给屁.眼子撕开!”莽哥嗷嗷喊道。

    “嘭,嘭嘭!”

    阿莱和剩余四个壮汉,上去又是一顿踢。

    “真没拿?”李英姬拿着烤的都有点烫手的火机,低头又问了一句。

    “……哥们,都是湖上跑的船,不是我的东西,我能拿吗?”莽哥躺在地上,在眼眶子敖青,脸上全是血的情况下,还他妈甩词呢。

    “我知道你在唐人!艹你妈的,话我跟你明说,你要让我发现你,这东西是你拿的,下回我他妈整个篝火点你裤裆下面!!”李英姬指着莽哥骂了一句。

    “……哥们,我在唐人不走,你想来,啥时候都行!”莽哥回了一句。

    “走吧!”

    丹哥抱着肩膀,招呼了一声众人。

    十几秒后。

    “啪!”

    莽哥摘掉脑袋上的面袋子,并且在裤子褪到脚腕的情况下,叽里咕噜的就爬到旁边的雪堆旁边,随即狠抓了数把白雪,就在裤裆里搓了起来!!

    实在太疼了!!

    火辣辣,钻心的疼!

    雪搓上去,能tm降降温!

    ……

    当天晚上。

    林军自己开车赶到了吉l,随即处理完公司的事儿之后,晚上就请李英姬,阿莱,丹哥,还有s家庄来的那帮兄弟,一块吃了顿火锅。

    “我老板,呵呵!”丹哥冲他s家庄的兄弟介绍道。

    “哎,军哥!”

    “军哥!”

    “……!”

    众人站起身打了个招呼。

    “坐,坐……!”林军脱掉外套冲着众人摆了摆手。

    “呼啦啦!”

    桌上的人一块弯腰坐下。

    “这边挺冷吧?”林军随口冲众人问道。

    “还行!”

    “反正是不暖和!”

    “……!”

    众人稍微放松一些答道。

    “来,服务员,给我拿点白酒!”林军回头冲着服务员招呼道:“不要柜台里的,就要门口泡的那个酒,你整点热水给我烫上,一人先来一杯!”

    “好叻!”服务员点头后离去。

    “呵呵,整的挺接地气啊!”旁边一壮汉,看林军也没啥架子,所以调侃着说了一句。

    “啥酒你们都喝过,这到东北了,咱整点你们那边看不着的!”林军一边搅拌着火锅蘸料,一边扭头冲丹哥问道:“怎么样了?”

    “货就是他拿的!”丹哥抽着烟,话语干脆的说道:“但这b养的有点要钱不要命的意思,李英姬给他裤裆都点了,这小子都没说!”

    “呵呵!”林军听到这话后,咧嘴一笑。

    “这么一整,他就不敢在本地把这货卖了!”李英姬补充了一句。

    “不用在找他了,这人套死了!”林军轻声点了点头,随即端起酒杯,岔开话题说道:“麻烦了昂,各位!来,咱们喝一口!”

    “刷刷!”

    众人一起举杯后,仰脖就喝了一大口辛辣的白酒。

    ……

    与此同时,莽哥回到了唐人ktv的寝室内,随即光着身子,正在拿小剪刀刮着jb毛,因为李英姬那一把无情的大火儿,已经把他不少毛烧成了一半,而他要涂抹烧伤外用药,就得给毛刮了,要不不太方便,并且还挺扎得慌。

    “咣当!”

    就在这时,铁子推门从门外走了进来。

    “刷?!”

    莽哥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继续刮。

    “干啥呢?哥?”铁子满嘴喷着酒气,有点懵的问了一句。

    “……上点药!”

    “哎,你这上面咋整的啊?!喝多了,给烟头掉裤裆里拉?!咋烧成这b样呢?”铁子十分费解的回了一句。

    “滚你妈的!”莽哥烦躁的骂道:“一天扯个**嘴,可哪儿叨叨叨,叨叨叨的!!把门关上,艹你血奶奶的!”

    “你拿那玩应刮能行吗?小超没事儿就用那剪子扣脚上鸡眼!这多埋汰啊?你别再整感染了!”铁子好心劝了一句。

    “……不拿这玩应,我拿啥啊?屋里连个刀片都没有!”

    “你听我的,你把剪子放炉子上烤烤,消消毒在刮!”

    “我去.你.妈的!!我这是烧伤!你还让我烤烤?那他妈不刮糊了吗?”莽哥破口大骂:“滚滚滚!”

    ps:八点左右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