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98 西北快马
    余下一周内。??火然文  w?w?w?.?r?a?n?w?e?n?`net

    林军经常在长c和吉l两地来回奔波,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一方面最近吉l这边工地的主楼,已经开始封顶,而长春那边进入冬季也迎来旺季,所以,公司的事儿比较多。而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林军也想看看没了儿子的老黄到底啥意思,所以,他每次在吉l和长c来回跑的时候,身边的人都不太多。

    可一周时间过去,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而林军也听说老黄在卖了酒店之后,人就在东北露过一次面,并且是当天回来,当天就走了。

    但林军没听说的是,不光黄永利最近没回东北,而且赵五也偷着去外地了。

    ……

    大西北,青h市。

    赵五和黄永利在某镇的塔尔寺烧香拜佛之后,就住在了当地一家酒店内暂时落脚。

    晚上,吃过晚饭。

    黄永利在赵五的屋里喝茶时问了一句:“你说的这个马钢靠谱不?!咱来两天了,他还没露面?”

    “他应该不在青h这边,估计也是往回赶呢!”赵五抽着烟回应道:“你没听说过这个马钢吗?”

    “没有啊!”黄永利摇了摇头。

    “厦门的赖你听过吗?”赵五再次问道。

    “那我知道啊!”黄永利一愣后点了点头:“他进去,ga部的那个副部长长不都跟着吃锅烙了吗?整了个死缓!”

    “对,这个马钢以前就是跟着赖的!”赵五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赖进去,他能没事儿?”黄永利挺惊讶的问了一句。

    “……厦门那边出事儿之前,他就因为身上的事儿太多跑了。”赵五轻声解释道:“但我分析,他跑也是赖那边安排的,因为他身上的命案,单扒拉出来哪一个,都他妈不是小事儿!所以,他要不跑,被抓了,那很多人的脑袋也就搬家了!”

    “后来没抓他?”黄永利托着下巴又问了一句。

    “这事儿就不好说了!”赵五摇了摇头回应道:“要么就是这人跑外面去了,一直在逃,没抓着!要么啊,那就是上面想保赖,所以,在他的问题上就放宽了态度呗!”

    “恩!”黄永利点了点头,目光阴沉的评价道:“那这个马钢也不是一般人啊?”

    “那肯定啊!”赵五皱眉补充道:“远h集团走私案,公布出来的涉案金额就他妈四五百个亿!老黄,四五百个亿什么概念啊?!上面从99年就要动它,但这个案子到11年才算彻底结束!为啥整了这么长时间啊?!那肯定是侦破过程中动了不少人的利益啊!你知道马钢身上背了多少事儿吗?03年h关总署派到厦门的稽查干部,任职不到一个月,就让人崩死在桥上了!马钢当时以私人名义找的另外一个领导,直接放话就说……我他妈流氓一个,烂命一条,咱们有事儿直接明面来!你要不让我好,你脑袋肯定在脖子上,呆不到任期结束!”

    “他敢整这帮人?”黄永利非常惊愕。

    “……他要没这两下子,能给远h办上事儿吗?”赵五轻声说了一句:“你要有南边的朋友,可以打听打听吃江湖饭的这帮人,前些年那个不认识西北快马,小钢!?唉,这是赖倒了,他这两年也过的挺难……要不啊,咱就是跟他见面,也谈不下来这个事儿!因为人家那时候,根本不缺这个钱啊!”

    “也是!”黄永利点头表示赞同。

    “等等吧,看他咋说!”

    “恩!”

    二人说到这里后,就继续喝茶。

    ……

    第二天下午。

    酒店门前来了一辆奔驰商务,随即一个身高一米七五,走路稍微有点外八字的四十岁左右中年,迈步从车上走了下来。

    “踏踏!”

    车刚到,赵五迈步就从酒店大厅赶了出来,并且扫了一眼这中年问道:“小钢吧?”

    “哎!”

    马钢笑着点了点头,并且挺客气的跟赵五握了一下手:“不好意思啊,人没在本地,北j老广给我打电话,也没说你们这么快就来!”

    “哎,我和另外一个朋友,也是想上这边的庙里看看,所以,提前来了几天!”赵五与马钢并肩招呼道:“走,屋里坐吧!”

    “好,好!”马钢再次点了点头。

    “踏踏!”

    奔驰车上,两个一米八十多的青年,锁上车之后,一声不吭的跟着马钢走了进去。

    ……

    二十分钟后。

    酒店楼上的包房内。

    “你好,马钢!”

    “哎,昨晚还和五聊起你了呢!”黄永利一笑:“我叫黄永利,你叫我老黄就行!”

    “好!”

    “坐,坐……!”赵五张罗了一句。

    “呼啦啦!”

    众人弯腰坐下。

    “刷!”

    黄永利喝了口水后,扭头就打量起了马钢这个人。

    他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方盘大脸上留着八字胡,头上剃着干净利索的小寸头,左下颚处有一块拇指大的疤瘌。

    “哎呀,我本身想叫老广一块过来,但他最近确实太忙了!”赵五打着哈哈说道:“你说人家一天几百万上下,我这给硬叫来,也报销不了啊!”

    “呵呵!”

    马钢后背靠在椅子上,脸上看谁都有笑意,但这人话不太多,你说什么,他就嗯啊的点头答应着,看不出深浅。

    “……能喝点吧?”黄永利问了一句。

    “能!”马钢干脆的点了点头:“倒点吧!”

    “哗啦!”

    黄永利拿着酒杯,主动给马钢倒了大半杯白酒。

    ……

    与此同时。

    莽哥在把裤裆里的伤稍微养好了一点后,就在ktv请了几天假,随即也没叫上小超和铁子,而是自己开车回到了老家,并且约了一个在本地混的老朋友。

    “大李子,你看我这货咋样?”莽哥拿着大颗粒的冰儿,摆在桌上问了一句。

    “……在哪儿弄的?”大李子看完货之后,还挺惊讶的问了一句。

    “朋友托着卖的!”莽哥的谎话是张嘴就来。

    “你有多少?剩下的也都是这个成色吗?”大李子捏着颗粒再次问道。

    “对,都是这样的!”莽哥点头应道:“我有多少你就别管了,你就说你能买得起多少吧!”

    “350一克,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大李子挺实在的回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