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399 浙J,飞龙商务会所
    莽哥偷着回了老家之后,就以350的价格,把手里那些“捡”来的全部货散了出去,随即把得到的不到十万块钱存上后,这才返回吉l。

    ……

    与此同时。

    青h,酒店包房内,黄永利等人与马钢他们寒暄几句后,就聊到了主题。

    “……小钢,我之前一直关门做生意,很少掺和外面的这些事儿,所以,你们什么规矩,我也不太懂。”黄永利沉吟一下后,轻声冲马钢继续说道:“既然见面了,那我有话就直说。”

    “哎!”马钢抱着肩膀,点头应了一声。

    “……老话说的好啊,没成家之前活自己,成家之后活孩子。”黄永利说到这里后,自己皱眉又喝了一大口白酒:“唉,我儿子没了,钱对我来说,就不算事儿了。你说,我就是有一百个五星级酒店,又有啥用?!给谁攒着啊?”

    “恩!”马钢礼貌回应着,表示自己在听。

    黄永利看向马钢,很直接的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要在东北找人,可能很少有人愿意碰林军,所以,整他挺难的,但咱们吃饭归吃饭,办事儿归办事儿,这事儿你要能办,那我……帮你整个这样的酒店,你看咋样?”

    “呵呵!”

    马钢听到这话后一笑,但没接话。

    “小钢,老黄性格比较直,他的意思是,咱们亲是亲,财是财,不能让你白动弹,哈哈!”赵五感觉老黄的话整的挺直,所以在中间笑着插了一句。

    “恩!”

    马钢点了点头,随即咧嘴说道:“恩,这两年我整的确实不太好!要不是你们过来请客,我都好长时间没来过这么好的饭店喝酒了!”

    黄永利听到这话后一愣。

    “……哎呀,钢,老黄不是那个意思啊!”赵五停顿两秒后,伸手拍着马钢的胳膊说道。

    “呵呵,开个玩笑。”马钢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轻声说道:“行,这事儿我记住了。来,喝酒,喝酒……!”

    “倒酒,倒酒!”

    赵五招呼着司机说了一声。

    “叮!”

    众人撞杯,随即轻抿了一口。

    ……

    十分钟后。

    马钢起身去往厕所,随即黄永利扭头冲赵五问道:“他行不行啊?”

    “呵呵,怎么了?”赵五问道。

    “扔出去一个这样的酒店,我能接受!”黄永利皱眉说道:“但他别他妈价儿要的挺高,最后回头一试,瘸马一个啊!”

    “……我也没跟他接触过,他啥样,我也是听说啊。”赵五解释了一声。

    “一会看他啥意思吧。”黄永利弹了弹烟灰。

    “恩!”

    赵五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浙j,某市,某高层公寓内。

    小辰,大佛,坐在沙发上,正与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说话聊天。

    “……伤好一点了吗?”青年笑着冲大佛问了一句。

    “恩,好多了。”大佛点头应道。

    “这边潮湿,你们要呆着不得劲儿,回头我在给你换个地方。”青年补充了一句。

    “没事儿,这就挺好了,不用折腾了!”小辰回了一句。

    “……你俩到这儿了,就是到家了,有什么事儿直接跟我说。”青年搓了搓手掌,笑着说道:“但咱有言在先,你俩要干啥,得提前跟我说一声!要不,我没法跟军boss哪儿交代。”

    “呵呵,行!”大佛理解的点了点头。

    “恩!”

    青年说完之后,站起身答道:“那就这样,我一会还有点事儿,得回店里一趟,再晚一点,我过来接你们出去吃饭,溜达溜达!”

    “……不用了,我们自己吃一口就行了!”小辰摆了摆手。

    “哎呀,已经都来这边了,就暂时把事儿放下,我领你们溜达溜达。”青年劝了一句。

    “恩,行,那一会打电话吧!”大佛应了一声。

    “那我先走了。”

    “哎!”小辰说话间就站了起来,想往外送送。

    “坐着,坐着,我出门就走了。”青年摆了摆手,随即穿上阿玛尼风衣,示意小辰不用送了。

    “慢点开昂!”小辰笑着嘱咐了一句。

    “没事儿!”

    风衣青年点头应了一声,随即迈步就离开了公寓。

    ……

    四十分钟后。

    司机开着捷豹座驾,将风衣青年送到一家名为飞龙商务会馆的娱乐场所门口。

    “……你去加点油,俩小时后过来接我。”风衣青年扫了一眼手表,随即冲司机交代了一声。

    “哎,好!”

    “恩!”风衣青年应了一声,随即迈步就走进了飞龙会馆内。

    十分钟之后,楼上办公室内。

    风衣青年喝着茶水,皱眉冲财务问道:“东北的钱到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

    “……刚到!”财务站在办公桌前回应道。

    “呼!”

    风衣青年长长出了口气,随即摆手说道:“你把账本留下,回去把这笔钱做一下,今天晚上就处理完。”

    “好的!”

    “浩子呢?”青年抬头又问。

    “好像在物流那边呢。”财务应了一声。

    “……行,他一会要回来,你让他来办公室一趟。”风衣青年点了点头后,张嘴再次嘱咐道:“……东北那边在打钱,你不能接了,他们哪儿现在也缺银子呢。”

    “那物流资金供不上啊!”

    “我想办法!”风衣青年点了根烟回应道。

    “哎。”

    “行,你去吧。”风衣青年摆了摆手。

    “咣当!”

    财务推门离去。

    “啪!”

    风衣青年打开账本,一边喝着茶,一边皱眉在灯光下看了起来。

    ……

    另外一头。

    青h酒局上。

    “那我就先走了。”马钢吃完饭后,准备起身告辞。

    “哎,钢,等一下!”赵五叫了一声。

    “怎么了?”马钢回头。

    “是这样哈!”

    黄永利起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存折,随即摆在桌上说道:“来的挺匆忙,我俩也啥都没带,这个存折你拿着,呵呵,回去给家里人随便买点啥。”

    “哈哈!”

    马钢看见存折一笑,随即拿上衣服说道:“不用了!”

    “钢,别客气!”赵五劝了一句。

    “老黄啊,事儿我记住了!”马钢胳膊上搭着衣服,人站在桌子旁边,停顿一下说道:“但我马钢暂时手里还不缺这俩钱花!这事儿成了,你在谢我!”

    黄永利和赵五同时一愣。

    “走了!”马钢摆手带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