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04 演讲
    融府写字楼的大厦外面。火然??? ?文  w?ww.ranwen`net

    鸭舌帽青年离开之后,拿着手机就拨通了马钢的电话。

    “喂?吕炎?”马钢接通电话之后,试着交出了青年的名字。

    “那个电话我没用,暂时用这个。”吕炎摘下鸭舌帽回了一句。

    “恩。”马钢点头:“那边怎么样?”

    “刚跟上,我就露了。“吕炎笑着回应道:“这个林军平时就自己走,但旁边却一直有人跟着!明摆着的,就是为了钓找你办事儿的那帮人。”

    “……恩,你继续说。”马钢皱眉点了点头。

    “跟着林军的就两个人,但……不太好搞!”吕炎左手摸着被南征一膝盖顶上的胸口,张嘴继续说道:“硬干能干,但得看找你的那帮人托不托底!一旦整出大事儿,谁给兜着?呵呵!”

    “行,我心里有数了。”马钢再次点头。

    “恩,就这样!”

    吕炎说完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随即一撩开衣服,只看见被南征一膝盖怼上的胸口,敖青一片。

    “艹!”吕炎骂了一声后,就将鸭舌帽口罩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随即手里把玩着一个非常小的强光手电,迈步消失在街道上。

    ……

    另外一头。

    融府工地门前。

    “没事儿吧?”林军坐在车里问道。

    “就一小口!”南征用纸巾擦着脖子下方,被军刺划开的小口,随即轻声回了一句。

    “……几个人啊?”波.波拧着眉毛问道。

    “一个!”南征擦着消毒水回应道。

    “就他妈一个,你能让人怼一下子?”波.波回头喝问道:“你咋整的啊?”

    “……你别跟着bb,要单扒拉,你也不好说。”南征扭头吐了口唾沫说道:“这小子他妈的手挺硬的!”

    “就一个?”林军也挺意外。

    “恩!”南征擦着t恤上的血,低头继续说道:“他跑之前跟我说,靳辉回来了,让你准备准备!”

    “他说的?”林军猛然间扭头问道。

    “恩!”南征点头。

    “这话他妈的是真的吗?”波.波表情狐疑的骂道。

    “百分之八十是他妈撒谎,你要说靳辉在国外捅我一下,我还能理解,但要说,他冒险跑国内生整,这有点扯淡!翟耀死了,他啥靠山都没有,一旦出事儿,那就是个毙!”林军思考一下,摇头说道:“所以,这话可能就是故意让咱往偏了想,弄不好啊,就他妈是老黄他们找人干的。”

    “我觉得也是。”南征表示赞同。

    “……这个老黄卖了酒店以后,是啥人都敢用了。”林军点了根烟,皱眉评价道:“他这是死活都要跟我磕一下了。”

    “老这么等着对伙儿出来,不是个事儿。”波.波喝着水应道:“这人也不是机器,你老这么防着,多疲啊!”

    “恩,得想这个招!”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三人坐在车上,聊了能有不到二十分钟后,随即就让波.波把车开进了工地,并且嘱咐二人,停车场的事儿先别往外说,免得众人惦记。

    吉l火车站。

    新宇领着黄晓彤登车之后,还特意给林军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他那边的情况,而林军则是连续宽慰几句,告诉他刚才南征下去啥也没看着,你就安心走就行了,新宇听着林军说诚恳,随即半信半疑的就踏上了回北j的旅途。

    ……

    另外一头。

    h市,某公安系统年底总结会上,宣传部干部彭国强受邀发表演讲,而主要演讲内容,就是他在新x侦破范玉案时,专案组遭遇的种种困境和怎么样与当地公安系统进行亲密无间的合作的。

    当然,这个演讲内容,不是彭国强所经历的,而是张政委让机关御用枪手给编的,所以,内容非常感人,思想非常正确……

    遭受到明升暗降,并且失去了一定权利的彭国强,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他以前那种一往无前,玩命扑在抓捕一线,喊着逢大案必破的劲头,已经逐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没了棱角的沉默。

    “哗啦啦!”

    演讲完毕后,听讲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随即张政委拿过麦,继续总结中心思想。

    半小时后,会议时结束。

    “小彭!”张政委冲彭国强喊了一声。

    “哎,领导!”彭国强笑着应了一声。

    “……警校那边的领导一会在食堂请客,点名要求你要在场,给校内的学生领袖传播一下思想精神。”张政委背手邀请道:“过去看看吧!”

    如果是以前,彭国强绝对会一口拒绝,因为他十分反感这种完全不谈正事儿,只是吃饭喝酒的应酬。但如今的他只是沉默数秒后,就笑着答道:“好!”

    “啪啪!”

    张政委满意的拍着彭国强的肩膀说道:“好,走吧!”

    ……

    当晚酒局之上,彭国强矜持中带着安分,连连举杯敬着各位领导,并且说话也变得委婉,不在直来直去。

    一场大酒喝下来后,彭国强忍着迷糊的脑瓜子,与其他同事一起,将张政委等人送走。

    车上。

    警校这边搞思想政治工作的领导,笑着冲张政委说了一句:“这个小彭现在有点不一样了,今年年底,省里要抽出十个典型,咱省会这边有三个名额!我看……可以给他一个!”

    “可以开会研讨一下。”张政委点头。

    “你这思想工作做的很到家啊!以前这个小彭,是啥难听说啥,一开会就骂人,现在稳当点了。”

    “我做他多大工作,都不如让他进一回绝境来的直接!”张政委摇头说道:“不是你我改变了他,而是我们所在的环境在告诉他,什么是正确!就跟当初这个环境,改变你和我一样!”

    校方领导听到这话后,一声不吭。

    ……

    晚上,回到家里。

    彭国强扔掉手包,脱掉警服,随即又洗了把脸,醒了醒酒后,这才走到客厅正南面的墙壁旁边,伸手拉开了一块直通棚顶的落地黑布。

    “刷!”

    抬头望去,一块数米长的黑板,端端正正的挂在墙上。

    黑板上面,一副非常详细的关系图,里面有范玉等有所新x案涉案人员。

    黑板旁边的书柜内,摆放着新x死去战友的遗像。

    或许,社会,环境,和铁一样的体制,让我们逐渐失去棱角。

    但对有的人来说,那心中仅剩的执拗和坚持,将永远伴随着他步步前行,哪怕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