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05 拜访万隆昌
    停车场事件过去的第二天一早,林军起床后,一边刷牙,一边给钟振北打了个电话。燃文小?说   w w?w?.?r?anwen`net

    “喂?咋了?”

    “你在哪儿呢?”林军吐了口牙膏沫问道。

    “刚要去工地。”

    “呵呵,你整的挺早啊。”林军一笑。

    “艹,不快点挣钱,哪有余粮交他妈罚款啊。”钟振北挺无奈的说道。

    “别扯犊子了。”林军涮着牙刷,低头继续说道:“哎,一会你跟我去昌哥哪儿看看呗?过去坐一会,唠唠嗑。”

    “有事儿啊?”

    “也没啥事儿,我就是这几天可能去外地,临走前跟他打个招呼。”林军含糊着回了一句。

    “行吧。”钟振北想了一下后,点头应道:“我能出来,昌哥也没少帮忙说话!这从回来之后,我就跟他见了一面,吃了顿饭,这是该过去看看。”

    “那你来接我?”

    “行,你等着吧。”

    “哎,好叻。”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昨晚,停车场内的事儿发生之后,林军,波.波,还有南征都一致认为,这事儿百分之八十是他妈黄永利在背后捅咕的,所以,林军此刻觉得,老黄既然没有回北j眯着的意思,那自己就不能老这么被动的等着他过来找,而是得想个办法,主动碰上他。

    所以,今天来万隆昌这儿,林军第一是想和钟振北一块过来谢谢人家,第二是有点小事儿想求一下昌哥。

    上午十点左右,某别墅院内。

    万隆昌孤身一人穿着羽绒服,拿着雪铲,正在院里推着积雪。

    “吱嘎!”

    汽车停在门口,林军和钟振北拎着一些给万隆昌母亲买的礼品下来后,看见万隆昌一愣。

    “……呵呵,扫雪呢?”林军笑着冲万隆昌打了声招呼。

    “原本要去公司,但小振北说你俩要过来,我就在家等了等。”万隆昌推着雪回应道。

    “就自己扫啊?”钟振北挺惊讶的问了一句。

    “……恩,我家里就这点活能留给我干了,出来透透气,人精神。”万隆昌磕着雪橇,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来,你俩靠靠边,我把手头这点活儿干完,咱进屋喝会茶!”

    “来来来,我帮你整一会!”林军扭头就要过去拿一把雪铲。

    “你这是看我快干完了,过来卖个人情哈??”万隆昌调侃着回应道。

    “哈哈!”林军一笑。

    “去,上一边去,我就剩这点了,马上整完。”万隆昌摆了摆手。

    ……

    半小时后。

    林军和钟振北先是看望了一下万隆昌的老娘,并且把礼品都放屋里后,才下楼去了客厅。

    “哗啦!”

    保姆给众人倒完茶后离去。

    “你俩过来有事儿啊?”万隆昌喝茶很奇怪,只喝那种以前小卖部几块钱一袋的茉莉花。

    “我出来之后,工地就一直挺忙的,这儿今儿有空,军就叫我过来看看。”钟振北直来直去的说道:“昌哥,我的案子得谢谢你昂。”

    “这算个什么事儿。”万隆昌根本没当回事儿的摆了摆手,随即岔开话题冲林军问道:“你敦h的事儿,结干净了?!”

    “恩!”林军一愣后,抱拳说道:“上次关键时刻你叫我过来吃饭,这真得谢谢你。”

    “哈哈!”

    万隆昌一笑,轻声回应道:“那天正好是省里的一个朋友请我吃饭,赶上了。”

    “振北,你看见没有,这就是境界!”林军调侃着说道:“省里的朋友请吃饭!这几个字儿,你得记下来,回家贴门框子上面,没事儿瞅两眼。”

    “滚犊子。”钟振北话语简洁的骂道。

    “别拍了,歇会吧昂!”万隆昌笑吟吟的指着林军说了一句。

    “哈哈!”

    三人一笑。

    “滋溜!”

    万隆昌喝了口茶后,轻声再提了一句:“我听说黄永利给酒店卖了?”

    “恩!”林军点了点头。

    “他这个人我以前有过接触。”万隆昌一针见血的评价道:“我总觉得他啊,沉稳有余,魄力不足!但这是以前啊……现在他儿子没了,你会很麻烦啊!”

    林军听到这话后,眉头轻皱了一下回应道:“是啊。”

    “……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万隆昌点到为止,没有多说。

    “过几天军要去外地一趟。”钟振北插了一句。

    “是吗?”万隆昌听到这话后,短暂楞了一下。

    “恩!出去溜达溜达,呵呵。”

    “对,老这么等着也不是个事儿。”万隆昌已经明白过来钟振北话里的意思。

    “……昌哥,我有个小事儿,要求你帮忙。”林军直言不讳的说了一声。

    “你说吧。”万隆昌端着茶杯点了点头。

    “是这样昂……!”林军沉思一下后,低声就跟万隆昌交谈了起来。

    ……

    与此同时。

    吉l,郊区某垂钓园内的人工湖面上,几条狼狗撵着大鹅奔跑在冰层上嬉戏,半指厚的雪花上,留下一排排深浅不一的脚印。木质的三层阁楼,飘着袅袅炊烟,矗立在这宛若画卷的郊区景色当中。

    三楼观景台内,小二,黄永利,赵五,还有陈雪峰,四人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聊着天。

    “……青h的那个马钢,给你打电话了吗?”小二冲赵五问了一句。

    “还没有呢,但这事儿他肯定会办。”黄永利轻声应道。

    “他行不行啊?”小二思考一下后又问。

    “……我看行。”黄永利话语简洁的评价道。

    “哎,林军……!”赵五张嘴就要插话。

    “你们先聊昂,我下楼喂喂鸽子!”陈雪峰一听几人把话题扯到正事儿上之后,就站起身准备撤了,因为他对这些事儿,并没有多大兴趣,更不想听。

    “恩,行,你先下楼溜达一会吧。”小二点头。

    “好,你们聊着!”陈雪峰拿起外套,转身就奔着楼下走去。

    剩余三人坐在圆桌旁边继续研究着。

    ……

    楼下。

    “滴玲玲!”

    陈雪峰刚去要拿饲料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陈大少,干啥呢?”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你他妈有事儿说事儿,别扯没用的。”陈雪峰皱眉回了一句。

    “最近手气不好,又输了七八个……你看你那儿宽不宽裕,再借我点。”中年男人笑着的问道。

    “我发现你有点嗮脸哈!”陈雪峰脸色阴沉的回了一句。

    “……呵呵,陈少,你差我这点吗?!”中年男人依旧笑着问道。

    陈雪峰手里攥着饲料,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