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09 双方各有暗棋
    茶馆内。r?anwen w?w?w?.?r?a?n?w?e?n?`n?e?t?

    小二心里决定去浙江之后,就冲赵五说道:“你办两件事儿,第一,要彻底确定林军是不是在浙j,第二,要提前准备出两处住所,让马钢他们先过来,然后一块往浙j走!”

    “林军这边好确定。”赵五点头后应道:“至于住所,就安排在唐人这边呗。”

    “不行,唐人这边太腥了。”小二摇头说道:“林军既然是明着走的,那有可能就会先盯着你,因为他找不到我和老黄!”

    “……我这儿的不行的话,那让雪峰研究个地方呢?!”赵五试探着问道:“他肯定有闲着的地方啊。”

    “行,那你跟他研究一下,就说替我办的这事儿。”小二点头。

    “好!”

    “老黄!”小二扭头看向黄永利说道:“你联系马钢,让他的人过来吧。”

    “妥!”黄永利话语干脆的应了一声。

    “林军引咱们,只知道咱们仨个抱在一块,但马钢进来了这事儿,他绝对不知道。”小二站起身说道:“所以,咱们这回整他,马钢很关键。”

    “我现在就给马钢打电话。”黄永利站起了身。

    “最好让他自己来。”小二插了一句。

    “那不太可能,这种人,咱指挥不动他。”赵五听到这话后,摇了摇头。

    “那就让他用点劲儿吧。”小二叹息一声后,无奈的补充了一句。

    众人聊到这儿之后,小二就抽空去了个厕所,随即他站在卫生间内思考半晌后,就又做了第二个准备,给x疆的扎卡打了个电话,并且二人只简单的谈了几句后,扎卡就表示,他现在也让人动身往东北这边赶。

    事情弄到这一步,其实双方现在心里都不知道这次事儿如果一旦响了,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因为林军这边有暗棋,小二也他妈没闲着,马钢有多大能耐,扎卡会来多少人,也是林军目前所掌握不了的。

    打完电话后,小二洗了个手,就回到了茶馆包房,而他刚到,黄永利坐在蒲团之上就又补充了一句:“光这么整,我还是不托底。”

    “怎么的呢?”小二楞了一下后,皱眉问道。

    “咱们的人不少了。”黄永利沉吟半晌,目光阴沉的说道:“我觉得可以再走一条线……!”

    “什么线?”赵五插嘴问了一句。

    “可以这样干……!”黄永利眨着眼睛,就又冲二人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

    第二日,晚。

    经过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极速奔驰后,林军和苏润赶到浙j,温z市。

    由于连续赶路,众人到了温z之后都挺疲惫,所以,众人抵达酒店之后,就只在一块吃了口饭,随即就各自回到客房休息了。

    “哗啦!”

    折腾了一天,林军被搞的有点拉稀,所以,他进了包房后,就在卫生间一边上厕所,一边给李英姬那边打了个电话,并且轻声询问了几句。

    ……

    与此同时,吉l,唐人ktv内。

    赵五这边接到活儿之后,先是联系上了陈雪峰,求他帮忙安排两个住所,随即这事儿谈成之后,他才联系上唐丰和莽哥,让他们把人领到市郊,但没想到的是莽哥和唐丰因为这事儿,还绊了两句嘴。

    原因是,莽哥接到电话之后,就很快的让小超和铁子把要一块去办事儿的这帮人集合完了,但唐丰因为正招待一个朋友,所以,就一直在包房里喝酒,而莽哥有点急,就进去催了几次,所以,他给唐丰整的有点不乐意了。

    包房内。

    “……丰,你快点哈,咱外面的人都等着呢。”莽哥进屋之后,呲牙招呼了一声。

    “你们先去吧。”唐丰有点爱答不理的冲莽哥摆了摆手。

    “五子让一块去。”莽哥坐在沙发上,笑着回了一句。

    “我这儿有朋友,你没看见啊?”唐丰脸色阴沉的回应道。

    “……这酒啥时候不能喝啊?!”莽哥再次墨迹了一句:“先走吧,要不行,一会你再回来了。”

    “我天天还得让你管着呗?”唐丰皱着眉头,叼着烟说道:“来,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咋了?”

    “你就来吧!”唐丰站起身摆了摆手。

    “踏踏!”

    莽哥停顿一下后,迈步就跟了过去。

    五秒之后,ktv走廊外面。

    “啪!”

    唐丰猛然回头,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抽在了莽哥的脸上。

    莽哥彻底懵b,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艹你妈的!你在唐人行了呗?”唐丰指着莽哥问道。

    莽哥的岁数几乎快比唐丰大十岁了,所以,他挨完这一下后,小眼神里顿时充斥着愤怒和羞.臊等负面情绪。

    “……你行吗?”唐丰用手点着莽哥的胸口再次问了一句。

    “唐丰!我也没吃你的饭,至于吗?”莽哥沉吟半晌,张嘴回应道:“你岁数小,我不跟你一样的!”

    “我把话跟你说明白点!”唐丰指着莽哥的脸回应道:“三哥没了,五哥也有点顾不上唐人。这中间你在唐人里扣了多少钱,就不用我提了吧?!你最好心里有点b数,别他妈让我收拾你!”

    “刷!”

    莽哥盯着唐丰看了数秒,随即转身就走。

    “艹!”唐丰盯着莽哥背影,扭头就冲着垃圾桶吐了口痰,并且骂道:“这他妈都什么狗.操玩应!”

    ……

    五分钟后。

    门外。

    “莽哥,你脸咋了?怎么肿了呢?”铁子不解的问道。

    “没事儿,磕了一下。”莽哥知道唐丰削自己,是在夺权和在自己这儿竖立一把的威信,因为赵三没了之后,唐人内部有点乱,但他挨完揍之后,也没窜,表面上毫无波动。

    “……哎,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出去一趟,就带点伤回来呢?”小超也很费解的说道:“天天不是磕这儿,就是磕哪儿!我看不行,咱明天给腿换了吧!”

    “别他妈bb,开车!”莽哥抬头催促了一句。

    “翁!”

    话音落,金杯车扬长而去,直奔市郊。

    ……

    深夜,浙j温z市,飞龙商务会所的年轻老板,依旧穿着他那件风衣,独自一人开车赶往了某公园方向。

    ps:八点二十左右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