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37 酒吧
    屋内,酒桌上,刚才一直在领人灌凌涵酒的曾强上了个厕所后,回来就发现凌涵已经不在了。??? ? 火然?文 ?? w?w?w?.?r?a?n?w?e?n`net

    “人呢?!”曾强是个移动的酒桶,他每天的工作,几乎就是请完他爸的朋友喝,然后在请自己的朋友喝,所以,这货喝了将近一斤白酒,只是脸色红润,眼神有点发直,但却绝对不算醉了。

    “……谁啊?”桌上的人被他问的懵了半天。

    “涵涵呢?”曾强挺亲昵的说出了凌涵的名字。

    “啊,你说那个小姑娘啊,你走,她就走了!”一个壮汉笑着回了一句。

    “艹,你们这些人啊,真是不着四六!”曾强无语的骂了一句:“要你们坐这儿是干啥的,不明白吗?”

    “呵呵!”

    众人一笑,随即都没有吭声。

    “踏踏!”

    就在这时,门外有俩穿着貂皮的青年,迈步走向了曾强这边,并且问道:“还没喝完呢?”

    “你东西拿回来了?”曾强回头问道。

    “啊,在车里呢!”左侧一个身材较矮的青年点了点头。

    “……哎,刚才在这桌坐的那个小姑娘,你看见了吗?”曾强十分关心正事儿的问道。

    “哪个啊?”

    “就坐我对面的那个,凌涵!”曾强急不可耐的再次问道。

    “啊,你说她啊,我俩开车回来的时候,看她往正街那边走了!”青年反应了过来。

    “和谁啊?”

    “就自己!”

    “走,出去看看!”曾强二话不说,也不管桌上的人了,拿起衣服就往门外走。

    “……走吧,跟他找找去!”矮个子青年拿着车钥匙,笑着说了一句。

    “哎呀我去,这小强对这个女的,比对他妈都好!”另外一个小伙也是挺无语的跟了出去。

    说话间,三人很快就到了门外,随即一块上了曾强的顶配丰田塞纳商务,这个车新的全款下来要六十多个,但它属于平行进口车,而且牌子小众,所以不知道这车的还得以为是个价格不高的大面包。

    强哥一共有两台车,并且买的理由也很必要,他说这个塞纳主要是负责替他爸招待朋友的,外表看着低调,内饰还尽显豪华。而另外一台猛禽则是因为封山镇路况复杂,所以,他需要一个好一点的交通工具。

    两台车,两种开法,起价就一百多万,但人家不是为了自己,纯粹是为了业务。

    上车之后,三人开车离去。

    ……

    另外一头。

    不熟悉镇里情况的张世忠,出门就给凌涵打了个电话,但对方没有接,随后他就开着李英姬开来的那台奥迪在镇里转悠,并且还是不停的用手机联系着凌涵。

    与此同时。

    林军已经和范瑶秘书进了招待所楼上的包房,但他到的时候曾国兴正好要去送另外一帮客人所以没在,而林军一看范瑶身边围着那么多人,也就没有马上上前寒暄,而是跟着他的秘书坐在门口边儿的椅子上轻声交谈,但心里也一直挺惦记着醉酒的凌涵,所以,他也抽空给张世忠发了两条短信,询问那边状况。

    正街上。

    曾强开着尽显“王室奢华”的大塞纳,按照副驾驶朋友的指示,往前开了不到两公里,就看见凌涵低头走进了镇内唯一一家有独立包房,有正规慢摇舞池的娱乐场所。

    “她不就在哪儿呢吗?”朋友看见凌涵之后,就指着酒吧门口说了一句。

    “我他妈看见了!”曾强停下车后,眨眼说道:“哎,你俩在车里等着,我先进去,一会我要领着她出来,你俩就想个招先回去!”

    “咋回去啊?”朋友一脸懵b。

    “打个倒骑驴呗!”曾强挺没人性的说了一句。

    “艹!”朋友骂了一声后,皱眉问道:“这娘们是跟着考察团来的,底细你摸好了吗?别碰雷上!”

    “我打听了,她就是融府一中层管理,还不是本地的,在s家庄工作!”曾强龇着黄牙回了一句:“而且我吧,也真不是就想扎一下,我是相处对象!”

    “去一边去吧,你能处个jb对象!”朋友骂了一句后,身后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袋递了过去:“一千卖你了!”

    “刷!”

    “我说的是真的,真想处对象!”曾强回头一瞅,顿时咧嘴抢过袋子说道:“我要他妈成了,给你媳妇买个貂还能咋地!”

    话音落,曾强推门下车,而他那俩朋友则是呆在车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待着。

    ……

    五分钟后。

    曾强裹着大衣,走进了酒吧,随后他在舞池靠边的位置上,就看见了趴在桌子上,眼神发直,失魂落魄的凌涵。

    “咋一个人跑到这儿了呢?”曾强走过去问了一句。

    “刷!”

    凌涵趴在桌子上抬头,俏脸通红的回应道:“滚远点,行吗?”

    “……你看你这是咋了?”

    “我不想说话,你赶紧走!”凌涵烦躁的摆了摆小手。

    “怎么的?我能吃了你啊?”曾强皱眉问道。

    “你怎么没皮没脸呢?”凌涵皱着黛眉,声音沙哑的说道:“能不能离我远点!”

    “你来酒吧干啥啊?”曾强歪着脖子问了一句:“是不是就要喝酒?!”

    “跟你有关系吗?”

    “哎,正好我心情也不好!”曾强脱掉外套,人模狗样的说道:“咱俩对着来,喝完你走你的,我走的我的,就完了呗!”

    “滚!”

    “啪!”

    曾强端起桌上凌涵点的酒,仰脖直接干了,随即放下空杯说道:“别说话,就是干,行不?!”

    “……真特么吗,有病!”凌涵骂了一句后,也端着酒杯喝了大半口。

    “一会喝完,我让你上台嚎两嗓子,然后心里就啥毛病都没有了!”曾强皱着眉头,叹息一声说道:“这个**的社会,啥样的人,也不可能天天乐呵!咱就凑合一天,算一天吧!”

    凌涵瞥了他一眼,根本没搭话。

    ……

    与此同时,张世忠开车在街里晃悠了半天,也开到了酒吧附近,因为镇中心并不大,一个倒骑驴骑十分钟,基本就能横穿了。

    “啪!”

    找了半天也没找着,张世忠就坐在车里,给新宇打了个电话,并且让黄晓彤联系了一下凌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