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45 忠哥的座驾
    曾国兴在医院,一共和林军谈了能有十多分钟后,就臊眉耷眼的走了,并且当天晚上他就让刘紫光的家人送来了五十万,而刘紫光的家人也说了,这钱不是曾家赔的,而是他们赔的,因为曾国兴一个月工资就几千块钱,根本没能力赔偿这么多。r?an w?e?n w?ww.ranwen`net

    林军听到这话一笑,随即就让李英姬把钱收了,但第二天这五十万就以融府的名义捐给了吉l市的某扶贫单位,并且告知对方这是给封山镇改善师资情况的善款,一定要做到专款专用,做好监督。

    其实,镇级行政单位是有专门的扶贫办公室的,但林军故意绕了一道,没跟这里接触,那就是因为这钱直接给镇里,那就等于变相还给了曾国兴,咱不说他肯定贪了或者怎样,但肯定不会是用到师资问题上。

    当天中午,林军返回吉l后,特意给二斌打了个已电话,并且直奔主题的说道:“那个啥,你帮我研究一台英菲尼迪qx50,要顶配的!”

    “干啥啊?”二斌楞了一下问道。

    “给小忠的。”林军直言相告。

    “怎么滴了?!江山不稳拉?哈哈!”二斌笑着调侃道:“咋还给司机送上礼了呢?”

    “……你不知道啊?”林军无语。

    “知道啥啊?”

    “……小忠伤了,帮我办的事儿。”林军轻声解释道。

    “啊!严重吗?”

    “已经没啥事儿了。”林军回了一句后,就张嘴嘱咐道:“啥时候有空,你让下面的小哥们,把车开吉l来!”

    “……呵呵!”二斌听到这话一笑:“你特么拿话点谁呐?强行让我给你送波礼呗?”

    “哈哈!”

    林军声音爽朗:“艹,我给你钱啊!你看给你吓的……那个啥,咱们分期付款,按十五年还!”

    “我挂电话了昂!”

    “哈哈,麻烦了昂!”林军再次一笑。

    “行,事儿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挂断了电话,而晚上下班之前,林军特意领着李英姬去银行把钱取了,并且还因为他卡里的钱不够,而管李英姬借了一部分,弄的李英姬扯个**嘴,墨迹了一路。

    ……

    让李英姬给二斌送完钱,林军就硬着头赶回了医院,并且他停车楼下,坐在车内时,心里还挺慌,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跟凌涵谈一下了。

    但这个话应该怎么谈,尺度应该掌握到哪儿,林军确实有点犯愁,因为他怕自己说浅了,凌涵会误会,说深了,又容易让人家姑娘伤着。所以,林军在车里斟酌了半天后,才硬着头皮,上楼看望了凌涵。

    病房内。

    凌涵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已经不怎么呕吐和眩晕了,因为曾强给她整的那破玩应,有点类似于镇定剂药物,而不是其它的什么东西,并且这玩应还他妈有可能是假的,人吃了之后不良反应很大。

    “……好点了?”

    林军进屋之后,笑着问了一句。

    “啊,好多了。”凌涵看着林军的眼神,有些躲闪。

    “不行就在医院多养两天,s家庄那边的工作,你先不用惦记!”林军帮她倒了杯水。

    “不用啦,我身体可以的。”凌涵接过水杯回了一声。

    “这两天一直折腾,你又洗了胃,这会饿不饿啊?”林军坐在床上问道。

    “……有一点。”凌涵低头回了一声。

    “那走吧,我豁出去五百块钱,请你吃个饭!”林军龇牙招呼了一声。

    “好!”凌涵爽快点头。

    ……

    晚上,六七点钟。

    林军开车拉着凌涵就去了一家吉l挺有名的粤菜馆,因为这里有几种特色粥很养胃,适合现在凌涵的身体状况。

    进屋之后,林军点菜时,凌涵就一直低着头,表情很不自然,甚至总是有些失神和反应迟钝。

    “行,就先这些吧!”林军点完菜,就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来一四瓶黑啤!”凌涵眨眼插了一句。

    “不是,我发现你怎么跟掉酒缸里了似的呢?”林军皱眉说道:“吃完这顿饭,你不活拉?”

    “……想喝一点!”凌涵托着下巴,停顿半天后轻声说道:“小忠……!”

    “他没事儿!”林军打断了凌涵的话,直接摆了摆手。

    “……我……我不是有意的……!”凌涵捋着发梢,声音沙哑的回应道。

    “这种事儿谁都不可能是有意的。”林军叹息一声说道:“那天也怨我,我接了一个电话,弄的很心烦!这就是事儿赶事儿,碰上了,谁都没招!”

    “可还是因为……!”

    “不说了!”

    林军再次打断,抬头看着凌涵,直接岔开话题说道:“聊天身心健康的,怎么样,在s家庄工作的还适应吗?”

    ……

    与此同时。

    吉l市医院内。

    “3号床病人伤口出血,马上送急救室!”护士快步从曾强病房跑出来,高声喊道。

    话音落,护士台内的人,还有病房内的医生,全部放下手头工作,快步向病房移动。

    “这怎么又出血了!!”

    已经在厕所蹲了半天的曾国兴,提上裤子就冲出来,随即脸色慌张的冲到了病床旁边。

    床上。

    曾强紧贴着睾.丸的大腿根处,纱布已经被浸的通红。

    “谁给他翻身了?!”医生皱眉喝问道:“手上的固定架怎么也摘下来了?”“

    “……他不舒服,我给拿下来的!”曾国民插了一句。

    “你懂什么啊?你就瞎弄啊?”医生烦躁的骂道:“动脉抻的裂开,怎么办?”

    曾国民没在吭声。

    “……大夫,我儿子这个伤没事儿吧?”曾国兴表情慌张的问道。

    “要去手术室重新检查一下,伤口可能崩裂了!”

    “他……这个伤……不会影响到日后生育吧?”曾国兴非常担忧的问道。

    “不会!”

    “那就好,那就好……!”曾国兴长长出了口气。

    说话间,众人推着曾强就再次赶到了手术室。

    门口处,曾国兴身体虚脱,但却恨意浓厚的骂道:“……艹他妈的,这帮人下手也太重了!”

    “没事儿,养一养就好了!”曾国民劝了一句。

    “呼呼!”

    曾国兴叉腰站在原地呆了一会,随即捂着肚子说道:“你让人下楼给我买一管开塞露!”

    “干啥啊?!”曾国民一愣。

    “我他妈拉不出屎了!”曾国兴舔着嘴上的大泡骂道。

    “滴玲玲!”

    话音落,曾国兴手机响起,随即他掏出来一看,正是陈雪峰来电。

    ……

    三天后。

    市人代会召开,封山镇招商的事儿正式走上台面,被确立为明年的主要工作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