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49 唐川
    办公室外。燃文小?说   w w?w?.?r?anwen`net

    两个管教走出去之后,就在走廊内抱着肩膀,一边抽烟,一边唠嗑,但他俩万万没想到,手里这根烟刚点上,屋里突然就传出一声破音的质问。

    “赵五!我他妈就这一个亲人,你都看不住!!?”唐川扯着赵五的脖领子,愣着眼珠子骂道:“你叫小丰回来的时候,是他妈怎么跟我说的?!你不说,你没事儿,他就没事儿吗?!艹你妈的,他没了,你咋还活的好好的呢?”

    赵五看着唐川一声不吭。

    “你妈了个b的!”唐川情绪非常激动,轮着手掌就往死抽着赵五脸蛋子。

    “啪!”

    “啪!”

    “啪!”

    “……!”

    一个个大嘴巴子抽在赵五脸上泛起清脆的声响,唐川红着眼睛,手掌不停,直打的赵五鼻孔蹿血。

    “行了,川哥,别打了!”

    跟赵五来的一个青年,上去直接抱住了唐川,随即瞪着眼珠子喊道:“不光小丰没了啊,三哥不也没了吗!!”

    “滚你妈了个b的!”唐川使劲儿一甩抓着他的青年,咬牙切齿的就还要动手。

    “咣当!”

    管教推门进来,看见屋内的场景顿时一愣,随即皱眉说了一句:“咋回事儿啊?”

    “没,没事儿!”赵五擦了擦嘴角和鼻子,摆手回应了一声。

    “这门外来回走着人呢!”管教再次补充了一句:“消停点昂!”

    “哎!”

    赵五点头。

    “嗯!“

    管教关门再次走了出去。

    “川,无论怎么说,小丰也是我没照看好!!”赵五拧着鼻子里面的血,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川,这事儿我对不起你,你有啥条件,只要我赵五能办到,你尽管说!……!”

    “人都没了!!你他妈对不起我,有啥用啊?”唐川喘着粗气,双眼通红,嘴唇颤抖的问道:“谁他妈干的!”

    “川,这事儿我会办的!”

    “我问你谁干的!!”唐川攥拳地吼道。

    “林军的弟弟!”赵五身边人应了一声。

    唐川叉腰站在原地,来回走了数步后,指着赵五说了一句:“……我他妈就不该让小丰回来!”

    “川!”赵五叫了一声。

    “踏踏!”

    唐川阴着脸,迈步直接走到门口,摔门离去。

    “呼!”

    赵五长长出了口气,随即冲跟来的人说道:“把这些东西,给他存进监内!”

    ……

    晚上六点半之后,各监区的犯人全部干完活,吃完饭之后,就回到监室休息。而唐川则是让监号内几个小跟班,冲各监的朋友,要了整整一水壶白酒,随即就坐在铺板上喝了起来。

    监狱不比看守所,因为这里的羁押环境相对宽松不少,所以,对物品管制的也很松,在看守所内,你不到逢年过节,那想要喝点酒,关系必须得杠杠硬才行,但在监狱内,这种事儿就不是太难了,基本上面有点人照应着,那都能办到。

    唐川平时在监号里虽然挺霸道,但有东西却不扣,所以人缘还行,而且每到下班点了之后,他都会跟几个级别差不多的劳改犯,一块打会扑克,但今天前后有俩人叫他,他都没吭声。

    “踏踏!”

    监过道内,一个中年洗漱完之后,迈步走进来,随即冲唐川对面铺上,两个拿着扑克唠嗑的犯人问道:“咋没玩呢?”

    “大川也不知道咋地的了,叫他他也没动静啊!”

    “是啊,打升级,没他也玩不了啊!”

    “我去问问!”中年放下洗漱用具后,背手就走到了唐川旁边,随即开玩笑的踢了唐川一下腿问道:“艹,你咋的了?在这儿得道呢啊?”

    “上一边去!”唐川嘴里喷着浓浓的酒气回道。

    “怎么了?来事儿了啊?”中年歪脖继续问道:“你喝多少啊?差不多得了,一会耍酒疯,管教不收拾你啊!”

    唐川扭头扫了他一眼,脸上没啥表情,也没吭声。

    “艹,别喝了,来打会升级!”

    “不玩!”

    “你咋的了?”中年磨磨唧唧的又问了一句后,低头就看见唐川铺头位置放着一张唐丰照片,随即就是很平常的拿起来看一眼,并且开着玩笑的说道:“哎呦,这小崽子干啥的啊?你私生……!”

    “嘭!”

    话还没等说完,唐川拿着水壶直接就拍在了中年的脸上。

    “艹!”

    中年措不及防,被砸的顿时向后趔趄了一步。

    “啪!”

    唐川光着脚丫子,一步迈到地上,随即眼珠子通红的从洗漱盆里拿出一个牙刷,并且用拇指按着牙刷杆,直接在床头的三角铁上一别!

    “嘎嘣!”

    牙刷杆应声而碎。

    “川哥!”

    “川哥!”

    “大川,你干啥啊?”

    “……!”屋内众人一阵惊愕。

    “噗!”

    唐川拿着牙刷杆,上前一步直接捅在了中年小腹上

    “拦着点,快点的!”

    “呼啦啦!”

    众人瞬间围了过去。

    “噗!”

    唐川也不答话,伸手在捅,中年伸手一挡,牙刷杆捅在他的胳膊上,当场扎进去小半根手指深。

    “啪啪!”

    冲上来的犯人讲唐川拽住。

    “铃铃铃!”

    监室警铃炸响,数秒过后管教领着正好换岗的武警就冲了进来。

    “谁扎的?!!”管教拧着眉毛问道。

    “我!”唐川瞪着眼珠子回了一句。

    “蹲下!!东西扔了!”武警呵斥。

    “啪嗒!”

    唐川扔掉了牙刷,但没蹲下。

    “我发现你有点给脸不要脸!”管教指着唐川骂了一句,随即补充道:“戴上镣子,进小号撅着去!”

    “你他妈有病啊!”被牙刷捅了的那个中年捂着肚子冲唐川骂道。

    “我最好赶紧转监,要不我他妈还捅你!”唐川面无表情的回应了一声。

    “没完了!”

    武警训斥一声,上去就扯住了唐川的脖领子。

    ……

    当天晚上,唐川被关进小号,随即他的关系管教过来看望,而唐川跟他聊了两句后,就借了电话,因为他虽然在里面也有手机,但进小号却肯定带不进来。

    站在铁栏杆里面,唐川拨通了赵五手机后说道:“我得出去!!你想办法!”

    ……

    另外一头。

    陈雪峰晚上的时候,给他爸陈琦打了个电话,并且话语简洁的说道:“小二这边帮你联系了几个实力雄厚的公司,可以接触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