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53 如此团队
    当天晚上。火?然 ?文? ?  w?w?w?.?r a n?wen`net

    刘卫跟顾友亮通过电话之后,心里就打消了大半夜领人去一趟封山的想法,因为顾友亮已经把话说的挺明白了,他说要回去商量了一下,然后有信儿我给你打电话,所以,刘卫现在过去找他也没啥必要。

    而另外一头,接到顾友亮电话的曾国民,在听说这事儿之后问道:“对面找你的是谁?”

    “钟镇北和二斌的兄弟,叫刘卫!”顾友亮答道。

    “那你打算咋整呢?”曾国民又问。

    “那能咋整?”顾友亮几乎没啥犹豫的说道:“为了选这个书记,我已经扔里好几十个了!再说了,这玩应要选上了,那招商一来,我不是也能给你办事儿吗,民哥?呵呵,我不管他们是干啥的,反正我是不可能关键时刻往后缩缩,他要找事儿,那我就接着呗。”

    “硬整啊?”曾国民皱眉问了一句。

    “那不硬整还咋整?我就不信,他来村里,我还能让他们给收拾了!”顾友亮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不,你听我的,这事儿你最好别硬来!”曾国民沉吟一下劝说道:“你不怕事儿,人家能挣到钱的肯定也不怕事儿!真整出啥磕碜事儿,让上面看见,那就麻烦了!”

    “不硬来咋整啊?”

    “那个付海成能找到这伙人,你找不到啊?”曾国民皱眉解释道:“你去找吉l这帮人谈谈呗,实在不行,你出点血,把他们安排好了,让他们帮帮你就完了呗!”

    “……找刘卫啊?”

    “艹!”曾国民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即回应道:“你找他,钱肯定不少花,但事儿还不一定成,因为他和付海成啥关系,你也不知道!你应该去找钟镇北和二斌!只要他俩任何一个人帮你说话,那刘卫不答应,也得答应啊!”

    “……我跟钟镇北和二斌也接触不上啊!”顾友亮想了半天后,挺无奈的说了一声。

    曾国民听到这话,沉吟数秒,随即应道:“算了,你准备点银子,不够我在给你补点!然后等信儿吧,我这边找人联系联系钟镇北和二斌!”

    “呵呵,那麻烦了,民哥!”顾友亮龇牙一笑。

    “哎呀,没事儿,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曾国民笑着回了一句:“你等我电话吧!”

    “好叻!”

    话音落,二人挂断了手机,但顾友亮脸上还是没啥笑意。

    “民哥,咋说?”旁边的朋友问了一句。

    “他让我准备点钱,找找刘卫的大哥!”顾友亮攥着手机回了一声。

    “还得掏钱啊?”朋友满面通红,撇嘴说道:“艹,这一遇到事儿就得拿钱怼,啥体格能受得了啊?”

    “可不是呗!”顾友亮皱着眉头,抽了口烟。

    在选村支书的事儿上,曾国民能出钱,出力的支持顾友亮,那肯定不是因为顾友亮嘴甜儿,而是招商引资开始之前,曾家也在展开布局,而顾友亮既能办事儿,平时又很懂事儿,所以,曾国民才愿意帮他运作运作。

    但顾友亮懂事儿归懂事儿,可他毕竟就是盘局在封山镇的一个有点钱的地头蛇,并且性格还很扣儿,目光也相对短浅。所以,他此刻觉得刘卫突然搅局,自己莫名其妙可能又要拿出点钱,所以,心里不太平衡。

    而也正是这时,与顾友亮一块喝酒的朋友,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

    “哎,我说友亮!”朋友眨着看似奸诈,但实则却很无知的小眼神说道:“这事儿我觉得咱不能这么办!刘卫刚给你打个电话,你就托人找关系给人家送钱,那不是没见面就矮三分吗?!说句难听的,刘卫这边拿了钱,没过十天半月的,在管你借二十万,你是给还是不给?”

    顾友亮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你让他们给一把拿住了,那这村支书没彻底落你头上之前,人家缺点啥,都得管你要!”朋友撇着大嘴,继续说道。

    “那你啥意思呢?”

    “你这样,你让曾哥那边先给办着,然后咱去找找付海成!”朋友皱眉继续支着招:“你给他要整老实了,不敢争了,那刘卫不就也撤了吗?然后曾哥那边找到关系以后,你在象征性打点一下刘卫,给他点面儿,这事儿不就完了嘛?”

    顾友亮听到这话后,抽了口烟,陷入沉默。

    ……

    晚上,十点半左右。

    付海成在奶站的休息室里呆了一会后,就迈步走到了旁边的那屋。

    “哎,哥!”

    一个站在麻将桌旁边,正在看热闹的青年,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咋没玩呢?”付海成问了一句。

    “我腰坐的有点疼,站起来活动一会!”青年摸着肩膀说道。

    “我要出去一趟,你们玩一会也歇着吧,明天早上收完奶,就得往市里送货了!”付海成嘱咐了一句。

    “你干啥去啊?”坐在麻将桌上的另外一个中年,张嘴问道。

    “我找个地方活动活动去!”付海成一笑,随后拿起外套,夹着包就走了。

    独自一人,迈步走到门外之后,付海成就上了车,随即一边启动,一边给封山镇一个娘们打了个电话。

    “喂?”

    “在家做个奶浴,把腿毛刮刮,穿上小裙,我现在往哪儿走!”付海成龇牙调侃着说道。

    “你给我滚!”电话里的小娘们,笑骂了一句。

    “做点饭昂,我有点饿了!”

    “哈哈,我下面给你吃啊?”小娘们继续笑着。

    “艹,别嘚瑟了,挂了!”

    话音落,付海成挂断手机后,刚要拧开大灯起步时,就看见村口的小路,有三台私家车晃着大灯,往这边开了过来。

    “艹!”付海成一愣后,就谨慎的没有马上支开自己车的大灯,而是轮着方向盘,向村子旁边的岔路口开去,因为这个兴业村有私家车的不超过十户,而且一到晚上九点过后,就很难看见路上有行人在串门了。

    “翁!”

    付海成开车钻进岔路口后,那三台私家车就过了小侨,直奔奶站而来。

    “艹!”

    付海成坐在牧马人里,皱眉疑惑的嘀咕了一句:“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