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455 冲着我来的
    奶站门口。燃文小说?   w w?w?.?r?a?n?w?e?n `net

    顾友亮这边的一台私家车突然原路返回,随即直愣愣的扎到了奶站办公室门口,并且用车辆大灯晃向屋内。

    “咣当,咣当!”

    车门弹开,私家车内冲下来四个人,其中两人拿枪,两人直接用身体堵住了办公室正门。

    屋内。

    付海成的青年亲戚,刚带人把桌椅板凳归位,并且拿了奶站内存储的现金要走,就听见外面马达声音轰鸣,随即有刺眼的大灯光芒晃向屋内。

    “艹,谁啊?”

    屋内一小伙,皱眉喊了一声。

    “妈了个b的,是不是他们回来了?”付海成的亲戚骂了一句,随即又拿起那把消防斧就要往外走。

    “亢!”

    就在这时,一声沉闷的枪响在宁静的小村内响起,办公室正前方的窗户应声而碎。

    “哗啦!”

    办公室内的书柜,顿时被无数钢珠打的千疮百孔。

    “艹!”

    付海成的亲戚拎着斧子一愣。

    窗外,两人直接把枪口从碎裂的窗户插进屋内,随即也不答话,简单粗暴的就扣动扳机。

    “亢!”

    “亢亢亢……”

    枪声连续响起,屋内付海成的亲戚身上连中两枪后倒地,而剩余的人则是二话不说,拎着东西就往门口跑,但前面的人推门时,却发现门板已经让外面的人顶死,根本没推开。

    “亢亢!”

    两把五连发再次冲着门口崩了两枪,随即付海成的一个兄弟,腿上中了一枪,也被干倒。

    “艹你妈,在嗮脸,要你命!”

    窗口处的一个持枪中年骂了一句后,随即立即招呼了一声同伴:“走!”

    “踏踏踏!”

    四人来的快,退的也快,他们集体钻进车里后关门就跑了。

    ……

    不到五分钟后。

    付海成开车返回了奶站,随即在见到办公室外已经没人之后,就迈步冲进了室内。

    屋里。

    两大摊的血迹染红了瓷砖,付海成的亲戚被一人架着身体,坐在地上,随即用整整一盒纸巾捂住了肚子上密密麻麻的钢珠眼儿。

    “鸣子,没事儿吧?”付海成立即冲过去扶起了亲戚。

    “艹他妈的,这帮狗篮子玩阴的!”鸣子脸色苍白,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谁干的看见了吗?”

    “他们拿大灯往屋里晃,人我没看清!”鸣子扶着地面,呼吸浓重的说道:“但肯定是顾友亮让人回来了!刚才外面喊话的那小子的声,我认识,就是刚才走的那帮人里的!”

    “别说了,上车,去医院!”付海成架起亲戚,随即又招呼着其他人说道:“把小洪也扶起来,快点的!”

    ……

    一小时后。

    融府工地外,刘卫在完活儿之后,就请了工地内的几个工头出来吃火锅,但饭局刚进行一半,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刘卫一看是付海成打来的电话,随即就起身到了包房外把电话接通了。

    “你怎么整的? ”付海成的声音充满埋怨的喝问道:“你不说你跟顾友亮已经谈妥了吗?!”

    “什么意思啊?”刘卫被问的一愣。

    “我他妈刚跟你通完电话,他就整三车人来奶站了!我弟弟让他崩了两枪!”付海成皱着眉头回应道:“你要没谈明白,你告诉我啊!这整的我完全没反应啊!”

    “他找你去了??”刘卫脸色瞬间阴沉的问道。

    “我要在奶站,肯定也完了啊!”

    “行,我知道了!”刘卫咬着牙,话语挺冷的说了一句:“现在这点事儿,已经不光是冲你了!你上医院吧,我现在就让几个朋友过去,你让他们在身边就行!”

    “你要干啥啊?”付海成皱眉回应道:“……我跟你说!”

    “你不用跟我说,我怎么办事儿,用不着你教!”刘卫直接打断的说道:“你找我了,我他妈要让你当不上村支书,那算我白玩了!”

    话音落,刘卫直接挂断了手机,随后马上联系上了罗兵旭,还有李英姬等人。

    ……

    与此同时。

    曾国民当天晚上,就联系上吉l市某检察院就职的一个朋友,随后让他给钟镇北打了个电话,并且发生如下对话。

    “哎,振北!”

    “韩检,啥事儿啊?”钟镇北认识此人,因为他在看守所的时候,二斌让这人帮自己办过案子,但交往并不深,因为运作案子的事儿,钟镇北也没差他过,该安排的都安排了。

    “呵呵,我问你个事儿哈,刘卫是你们公司的吧?”

    “啊,是啊,怎么了?”

    “也没啥大事儿!”韩检一笑,张嘴解释道:“封山有个顾友亮要选村支书,但也不知道咋得罪你这个朋友了,二人整的不太愉快!现在顾友亮的一个朋友找到了我,让我帮着说和说和这事儿!实在不行,安排安排你这个小兄弟也行!”

    钟镇北一听这话,心里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随即他笑了一下,张嘴回应道:“韩检,刘卫有刘卫自己的事儿干,我平时也不问,他也不怎么说!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所以,只能给你问问!”

    “呵呵,那就麻烦你了呗!”韩检一笑。

    “我问问吧!”钟镇北已经没有把话说死。

    “哎,我等你电话!”

    “嗯!”

    说完,二人结束通话,随即钟镇北就给刘卫打了一个。

    “喂?哥?!”

    “你在封山镇捅咕事儿了?”钟镇北说话一向简洁,不绕弯子。

    “啊!”刘卫一愣后回问道:“有人找你了?”

    “嗯!”钟镇北点了点头后,再次问道:“能不能卖我个面子啊?”

    “不能!”刘卫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沾上了!”

    “……!”钟镇北一听这话,就皱眉再问:“自己能平吗?”

    “嗯,能!”

    “不行,给我打电话!”钟镇北原本是打电话来说情的,但跟刘卫还没等说上五句话呢,立场就瞬间变成了护犊子。

    “哥,他们找你了,是不?”刘卫又问。

    “嗯!”

    “你帮我个忙,你就说,我同意说和,你让他们过来吧!”刘卫话语干脆的回了一句。

    “行,我约个地方,你们去跟他们谈吧!”钟镇北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