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524 回到长C
    “咳咳!“

    范瑶咳嗽了一声后,扭头看着林军问道:“这个视频拿到的并不容易吧?”

    “挺容易的,视频是他主动发我的,而且可能别人也收到了!”林军话里有话的应道。燃文小?说   w w?w?.?r?anwen`net

    范瑶沉默半晌后,插手回了一句:“林军啊,我对你和你们公司的做事儿方法,还是很认同的!”

    “嗯!”林军点了点头。

    “但有些事儿,光我认同不行啊。”范瑶眉头轻皱的继续说道:“视频里应该多了一个名字,你清楚吗?!”

    林军知道范瑶指的是陈雪峰,但没有吭声。

    “既然多出了这个名字,你应该知道融府的问题是出在哪儿!”范瑶话语简洁的说道:“所以,民工工资和方圆的问题,不在于你们犯了多大的错,而在于有关部门的人是否愿意追究到底!”

    “为什么呢?”林军不解的问了一句:“我规规矩矩的干着买卖,碍着他那儿了呢?!”

    “这样吧!”范瑶根本没回答林军的话,而是岔开话题,直接说道:“方圆他们的问题很快会解决,但其他的事儿,还得保持现状!”

    “这个视频我要扔在媒体那边,我相信大家都不好受!”林军咬着牙回了一句。

    “小林,它是不会出现在媒体面前的,你明白吗?”范瑶指着手机,毫不避讳的说道:“一个视频你能闹出多大水花呢?!想着扳倒谁吗?!啊?”

    林军咬着牙,没有回话。

    “适当退让一下,你还有回来接着干工地的哪一天。”范瑶拍着林军的手掌,轻声说道:“这话是我私下和你说的。”

    “呼!”

    林军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子,皱眉就将杯里的茶干了。

    ……

    一个小时后。

    回去融府的路上。

    林军疲惫的靠在后座座椅上,轻声说了一句:“……咱们都看错了,范瑶是谁的人,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他是看了视频,才答应圆圆的事儿?”周天问了一句。

    “对!”林军点头。

    “这次扎融府,是老陈的意思?”张世峰十分费解的说道:“因为招商的事儿?”

    “很有可能!”周天紧跟着应了一句。

    “工地的事儿没缓儿了?”张世峰冲林军问道。

    “从吉l切入是没有了!”林军直接摇了摇头。

    “从京城找点关系活动一下呢?”张世峰心里着急的再问了一句。

    “……没用!”周天搓着手掌说道:“哪怕把工地活动开了,后续的事儿也麻烦!三天两头找事儿,你怎么办?碰见一回,就找一回关系吗?!谁能天天给咱服务啊!”

    张世峰听到这话后无言。

    车内。

    众人陷入长时间沉默,而林军休息了一会,随即笑着说道:“艹!工地放在这儿也跑不了,他非要整,那就让他整吧,咱正好歇一段!”

    “……你也不上火!”张世峰直嘬牙花子的说道。

    “我现在就是上吊去,那也有用啊!”林军心里其实极度憋屈,但此刻他也只能宽慰着众人说道:“你一个身体再强壮的人,也他妈怕这帮小细菌天庭在背后研究你!防不胜防啊!”

    “唉!”

    张世峰叹息一声。

    “明天工地停了,咱回长c!”林军咬着牙说道:“停工的这段时间,我啥都不干了,就陪小二, 赵五,黄永利他们这几个货玩玩!!”

    ……

    五天后。

    方圆率先被释放,而二斌,罗兵旭等人则是要在等等,等检察院通知公安局两次补充侦查后在出来。

    释放当天,林军亲自开车将方圆接走回长c养伤。

    路上。

    “……工地停了?!”方圆声音沙哑的问了一句。

    “嗯,停了!”林军笑着点头。

    “你也别上火了……!”方圆沉默许久后劝道:“这两年咱们可以了,停一停,过个坎儿,都正常!”

    “我他妈一点都不上火,天天在家捅咕捅咕装修,比谁都欢乐!”林军龇牙一笑:“你没事儿就行!”

    “呵呵!”方圆看着林军背影,脸色苍白的一笑。

    当天晚上十点多,林军刚刚在长c吃完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张世峰打来的。

    “喂?”

    “怎么了?”林军问。

    “唐人出了点事儿!”

    “啊?!”林军一愣:“啥事儿啊?!”

    “振北回来了!”张世峰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

    ……

    一个半小时之前。

    钟振北从外地回来之后,连续喝了三顿大酒,随后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领着刘卫等七八个人,就去了唐人唱歌。

    进屋之后,钟镇北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位置,翘着二郎腿抽烟。

    “先生您好,您点点什么?”经理笑呵呵的走进来问道。

    “给我先拿两盒子弹嚼嚼!”刘卫坐在圆墩上,笑着说了一句。

    “呵呵,这个咱这儿没有!”经理一愣后,龇牙问道。

    “那你有啥啊?!”刘卫摸着脖颈子,抬头继续问道:“赵五他媳妇在不在?你叫她过来,我们唠会磕!”

    经理原本以为刘卫是开玩笑,但一听这话顿时感觉事儿不太对。

    “翁!”

    就在这时,刘卫前面的那个兄弟,坐在点歌器旁边,直接点了个出殡时放的哀乐,并且把声音调到了最大。

    “哎,先生!”经理一愣后就要往前走。

    “哈哈,这个曲儿好!”刘卫笑着评价了一句。

    “哥们,什么意思啊?!”经理抬头问了一句。

    “唱歌啊,什么什么意思!”刘卫直接站了起来。

    “你们放这玩应,还让不让别人玩了?!”经理争辩了一句。

    “哎呦我艹!”刘卫摸了摸脑袋,歪脖问了一句:“我他妈花钱买包房,你还管我在屋里唱啥啊? !你怎么那么牛b呢?!”

    “我跟你说,你别再这儿惹事儿!”经理指着刘卫说道:“我们敢开这个买卖,就不怕你……!”

    “啪!”

    刘卫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抽在经理脸上,随即耗着他的头发问道:“不怕我啥?!”

    “啪嗒!”

    钟镇北磕着爪子,笑吟吟的说道:“小卫,你先别捅咕他,让他出去叫人!”

    

    【活动】领全额红包,拿万元大奖

    【专题】最新热销小说top20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