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526 宁蹲不走
    唐人ktv可能从开业到现在,还没有碰上过让人砸店的事儿,在准确点说,应该是进入10年往后,东北普遍实行天网工程之后,除了镇县等地方,可能会发生这种大规模社会闲散青年聚集的情况以外,主要城市已经很少看见这种动辄就上百人一块出门办事儿。r?an w?e?n w?ww.ranwen`org

    00年至10年左右,这十年间东北几乎都经历过老城区拆迁,农村修路抢地等一系列的发展政策,所以,催生了很多职业办事儿,搞拆迁,要账和抢地的团伙在从中挣钱。如果有过这方面生活经历的朋友可能记得,那时候一到晚上或者凌晨四五点钟,经常就能看见某广场,或者是某小区院内,突然聚集三五十台出租车,打着双闪,里面坐满了人的景象,而这两个时间段也是有说法的,晚上出去办事儿多数是去要账,铲事儿,而凌晨四五点钟则百分之九十是要出去拆迁,因为白天事发点人太多,晚上拢人还困难,所以,一般组织者都选这个时间集人,并且早上**点钟基本就已经结束分钱了。

    所以,那时候网吧很受欢迎,经常能看见岁数不大的青年相互询问:“明儿一早有活儿不?”

    “有啊,拆迁去!”

    “强迁还是守迁啊?”

    “强迁吧!”

    “人头多少钱点啊?!”

    “一百吧!”

    “我艹不错啊,那我明天跟你去呗!”

    “行啊!”

    那个时期,这种对话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但进入10年往后,随着各个新城区开发已经接近瓶颈,拆迁的活儿越来越少,并且社会治安,天眼工程也越来越完善,所以,上百人一块出去办事儿的场面,就很难见到了。

    但今天,钟振北在不算自己地盘的吉l,号召着蛰伏已久的各种社会带队青年,在唐人ktv彻彻底底的回味了一下从前!!

    摇滚了,玩命折腾了,谁劝也不好使了!

    后来有人说,钟振北当天绝对喝多了,没控制住,所以,生干了!

    但钟振北听到这话,直接回了一句:“扯犊子,我他妈天天都喝酒,怎么就哪天想起来去砸唐人了呢?!”

    听到这话的人基本全部无语!

    是啊,钟振北天天酒局不断,怎么就这天想起来砸唐人了呢?

    憋的!

    从进入吉l开始,无数次摩擦过后,钟振北在心里其实已经不止一次想收拾赵五了,但都被这样和那样的原因给阻碍了,而这次二斌和罗兵旭进去,已经彻底让他觉得难以忍受了。

    你让我难受,那我他妈百分百得让你感觉到疼!

    ……

    上百人冲进唐人ktv内,一顿大镐把子加片刀,就将这个富丽堂皇,稍显奢华的娱乐场所,砸成了四处漏风的垃圾场。这过程中唐人的内保,经理等一系列人员,基本没有还手和抗争过程,因为刘卫找的人太多了, 二三十个走在一起,对方要是叽歪一下,估计一回合就得让人干躺下,因为现在的情况无关于魄力问题,这边只要有一个动手的,那其他人轮着片刀,绝对蹭拳蹭脚,而且人在极度亢奋的时候,是不考虑后果的。

    足足打砸了五六分钟之后,街道上就响起了警车的声音,随后唐人内的人再次宛若潮水一般退了出来,随后各自跑进胡同,或开车,或打车的扬长而去。

    唐人三楼。

    赵五呆在窗口看见了钟振北的座驾,随后咬着牙给小二拨了个号。

    “喂?!”

    “钟振北整他妈一百二百人,给我店砸了!”赵五咬牙说了一句。

    小二停顿一下回应道:“砸你店,你就报案呗!”

    “你给雪峰打个招呼,我找人抓钟振北!”赵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选择了从官方这边报复一下钟振北,而这也是他和钟振北在为人处事儿上的本质不同。

    一个算是地地道道的江湖混子,而另外一个已经不能称之为混子了,因为他就是一个披着混子壳的黑色商人,善于妥协,善于运作,善于背后捅咕……

    “行,我打招呼,你找人抓他吧!”小二点头。

    “嘟嘟!”

    赵五咬牙挂断电话,直接就拨通了刚才离去的谭威电话,因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报案也需要有熟人……

    ……

    办事儿的一百多人全散了之后,刘卫特意去唐人门口撒了泡尿。

    门口围聚的唐人经理和看场子的内保,全都没吭声的看着刘卫,站在台阶两侧。

    “都瞅你妈了个b!”刘卫提上裤腰带,扭头冲众人骂了一句:“告诉赵五,这事儿不算完!我们哥几个一人卖一套房,今年别的不干,就收拾他!”

    话音落,刘卫系上裤腰带转身离去。

    ……

    五分钟后,车内。

    “喂?!”

    振北接了林军的电话。

    “……砸了?!”林军无语半天后问道。

    “啊,砸了!”钟振北坦然回应道。

    “赶紧回长c吧,出去溜达一圈!”林军知道结果已经产生,所以也没说啥劝阻的话,只催促了一句。

    “让我跑啊?!”钟振北皱眉问道。

    “那你还咋的啊?”林军反问了一句。

    “我要是跑了,那我还砸它干啥啊?!有意义吗?”钟振北性格极端,但并不代表是个傻子,所以,他此刻非常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没想过要跑。

    “你不走,出事儿了怎么办?!”林军反问了一句。

    “他们要抓我,我就认蹲了,但判不了我死刑,我出来就把他们全干死!”钟振北声音平稳的回了一句。

    “……!”林军听到这话后,无言以对。

    “军,我不能跑,我要跑,那啥都没了!”钟振北话语简洁的说道:“他有啥招,我接着!就这样吧!”

    话到这里,钟振北直接关了手机。

    “去哪儿,哥?!”司机问。

    “回家睡觉!”钟振北直言回应道。

    “……!”司机没敢在吭声,开车就往钟振北家里走。

    ……

    另外一头。

    林军没商量通钟振北之后,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

    半小时后。

    钟振北刚到家准备吃口饭睡觉,屋外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活动】领全额红包,拿万元大奖

    【专题】最新热销小说top20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