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583 相信情谊,还是相信自己?
    莽哥看完小超发的短信后,就直接去了药店,并且总共在外面也就停留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随即就返回了住所。?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进门之后。

    小超抬头看了一眼莽哥没有吭声。

    “止疼药有依赖性,我给你买了点好的,你按照说明吃吧。”莽哥将药扔给了小超。

    “嗯!”小超点了点头,随后拿着药就进了卧室。

    “呵呵!”

    唐川看着二人一笑。

    “你笑啥啊?”莽哥皱眉问道。

    “我总觉得……你俩现在气氛不太对啊?”唐川目光玩味的看着莽哥,笑容调侃的问道:“怎么好像你干了背着他偷人的事儿呢?”

    “呵,一天屋里这点秘密全让你发现了。”莽哥冷笑着回了一句后,张嘴说道:“他对我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关键时刻弃了铁子!”

    唐川舔了舔嘴唇,话语意思模糊的回应道:“你也不容易!”

    “睡了!”

    莽哥推开房门,转身就走进了另一间卧室。

    ……

    长c。

    晚间融府一大家子人,正在某饭店用餐,席间也都谈论着刘卫和罗冰旭的事儿。

    “这事儿确实干的有点冲动,你说他俩钱也没少挣,何必又去捅咕曾家呢?现在气是出了,但在逃这事儿怎么解释?”小岩挺上火的说道:“你都说跑,哎呀,这跑到哪儿算一站啊!”

    “……军哥,曾国民怎么样?”小崔冲林军问了一句。

    “不死也废了。”林军话语简洁的回应道:“听说是伤了内脏,得做一部分切除手术!以后估计就靠药物维持了。这曾家就是有钱,啥药都用得起,要摊别人身上,估计人就没了。”

    “没整死,可惜了。”丹哥用小刀切着羊腿,话语简洁的评价道。

    “……当时他俩就应该找外人干,这样不至于让自己身上背着事儿。”李英姬撇着大嘴,仔细的分析着说道:“这样自己生整,你到最后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你快别jb事后诸葛亮了!”丹哥话语非常实在的说道:“人这个心里的气儿,就是要随时有随时撒!你他妈的要能想到让别人去办这事儿,那心里还能有要整死别人的气儿吗?你不在刘卫和骡子的那个角度,就体会不了他俩当时啥心情!”

    “那我不分析吗?”李英姬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受点累,还是分析分析你啥时候死吧!”丹哥烦躁的摆了摆手。

    “哎,你再拿话怼我一个?”

    “你再bb一句,你信不信我拿钳子给你串上,扔炉子上,撒点小孜然?”

    “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太没文化!”李英姬怂怂的摆了摆手:“……我离你远点,省的一会你带我上后山接你爸去!”

    “呵呵,小崽子!”丹哥咧嘴一笑,拍了一下李英姬的狗头。

    “唉,我北哥这回更糟心了。”阿莱叹息了一声。

    “他才不会在这些事儿上糟心的呢。”林军摇了摇头,随后看向丹哥准备问个事儿。

    “嘀铃铃!”

    就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

    “刷!”

    林军低头扫了一眼电话,随即站起身说道:“你们先吃,我出去接个电话!”

    ……

    数十秒后,饭店门外。

    “喂?”林军接通了阿哲的电话。

    “……今晚我和大莽没见上面,就通了个电话!”阿哲直奔主题。

    “为什么?”

    “他说那边有人在盯着他,怕见面被人堵住!”

    “有人盯着他?”林军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他说是谁在盯着他了吗?”

    “说了,就是那个叫小超的!”

    “小超盯着他?”林军短暂思考了一下:“那是……大莽在小超那儿露出马脚了?”

    “嗯,大莽说是因为他给李英姬枪的时候,小超察觉出了不对。”阿哲话语简洁的解释道:“现在俩人已经到了摊牌阶段,而小超没有在赵五那儿告状,就是心理还念着点旧情!”

    “这个事儿有点麻烦了。”林军有点上火的回了一句:“光他妈靠旧情维系身份不露,这风险很大啊。”

    “是啊,这么整挺不保险的。”

    “小卓怎么说?”林军突然问了一句。

    “他和我的意思一样,如果咱想保大莽,那唯一的办法就是……!”阿哲把话说了一半。

    林军听到这话后沉默,心里迅速的合计这事儿的性价比。

    ……

    第二天一早。

    吉l某酒店的包房内,那个声称前段时间帮别人卖了两颗东风导的中年,梳着油光锃亮的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我已经铺好路子了。身份,背景,公司职位,几几年入职,几几年开始进入管理层,等等一系列资料,现在都清晰了。”另外一个中年,拿着一沓子资料递给金丝眼镜男后,继续说道:“……如果按我的路子快干,成功机会很大的。”

    “你的路子,就是扯jb蛋!”金丝眼镜男,衣着虽然低调奢华有内涵,但一张嘴说话却是略显直接和粗鄙:“你让他们先往外拿款,这不行!”

    “目标就是山沟沟里的一傻b暴发户,他们懂什么啊?”

    “就因为他们jb毛都不懂,所以才会谨慎,你明白吗?”中年非常实在的说道。

    “那你想咋干!?”

    “咱俩一人出点血吧,你掏一半,我掏一半!”金丝眼镜男低头点了根烟。

    “……这钱太多了,万一折了咋整?”同伴理解了中年的意思后,略显犹豫。

    “那倒没事儿,我在中东还有点原油生意,如果这事儿亏了的话,我带你搀和搀和!”金丝眼镜中年矜持的说道。

    “你他妈的别跟我吹牛b行吗?大哥,咱俩同行,你老拿我练什么手呢?”同伴烦躁的回了一句。

    “……想吃大的,你就得听我的。要不,这事儿我就不干了。”

    同伴听到这话后,皱眉沉默。

    ……

    两天后,浙j,杭z。

    唐川站在客厅内,皱眉冲莽哥和小超说道:“你们呆一会,我有事儿出去一趟!”

    “哎,好!”莽哥一愣后,直接点了点头。

    小超躺在沙发上,一声没吭。

    五分钟后,唐川离去,大莽起身直接奔着卫生间走去。

    “咣当!”

    门被关上,莽哥坐在马桶上换了电话卡,目光发红的看着电话屏幕上的号码,发呆了半晌后,才一咬牙,编辑了一条短信。

    ……

    十分钟后。

    一台汽车速度不慢的穿梭在街道上,副驾驶一青年拿着电话说道:“白天刚到,晚上短信就来了。嗯,我清楚!”

    

    【专题】最热连载小说抢先看

    【书单】推理悬疑,古墓惊悚一箩筐

    【活动】网文联赛选拔最后倒计时

    【专题】完本经典,无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