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688 约
    兴旺村村部后院的偏僻小路上,一台沃尔沃停在路边,车内坐着俩人。?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刷,刷刷……!”

    童叔坐在副驾驶内,借着车内棚灯的光亮,正在一张张a4纸上签着自己的名字,并且语气轻松的调侃道:“呵呵,你们还真是手眼通天啊,把这些玩应做的这么真……!”

    “就这一张纸和上面盖的印章,你都想象不到,它值多少钱!”曾国兴的媳妇轻声回了一句。

    “你们让我长见识了!”童叔感叹一句后,随即就将手里签完的一沓子a4纸,扭头递过去问道:“你说你们应该也不缺钱了吧?怎么还大事儿,小事儿的都跟着掺和呢?不怕真出事儿啊?”

    “什么叫不缺钱?!有多少算不缺钱?!”曾国兴的媳妇一边往牛皮档案袋内装着童叔签好的文件,一边语气平常的回应道:“你觉得你不缺了!可你上面的人,觉得他自己还没吃饱呢!你觉得你整的差不多了,可你下面的人,还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你,等着他的机会!”

    童叔听到这话后,无言以对。

    “进门容易,出门难啊!!”曾国兴的媳妇虽然看着有着浓浓的暴发户气质,但话语却无比朴实的说道:“用我儿子的话说就是,社会不是魂斗罗,你想咋磕就咋磕!”

    “呵呵!”童叔被她逗笑了。

    “尾款还会打那张卡上!”

    “……好,走了!”童叔伸手就推开了车门。

    “你不恨我吗?”曾国兴的媳妇突然问了一句。

    “……!”童叔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回应道:“你一次性给我的,比我干一辈子村支书都多!呵呵,你没亏待我!”

    曾国兴的媳妇听到童叔这话后,内心莫名悸动,却不知道该说啥。

    “走了!”

    “我会帮你找好关系的,你在里面不会遭罪的。”曾国兴的媳妇补充了一句。

    “呵呵!”童叔一笑后,就转身奔着家里走去。

    ……

    另外一头,辽n。

    莽哥等人回到包房之后,付迪因为喝的有点多,所以洗完澡就睡下了。而莽哥则是枕头下面放着枪,并且只脱了一件外套,躺在了最靠门口的床上。

    众人刚将屋里的灯关上的时候,清泉就躺在最靠窗户的床上看手机直播,而等到晚上11点多的时候,他依旧没有睡,而且越来越精神。

    屋内一片寂静,莽哥缓缓睁开眼睛,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夜光手表,随即眉头紧皱。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屋内突然泛起沙沙的声响,随即莽哥隐约看见了清泉迈步下床,并且穿上了衣服。

    “……!”莽哥咬牙轻叹一声,随后再次闭上眼睛。

    四五分钟后,清泉蹑手蹑脚的拎着瓶水,一边奔着外面走去,一边拿着微信说道:“对,我就是刚才加群的那个,你不是qq名叫“会游泳的丁字裤”吗?对对,你到了是吧?门口呢?行行,我现在就下去,恩,拿你身份证开放昂,我身份证已经用了。对,我跟朋友住在一块,好了,你等我吧,两分钟……!”

    “咣当!”

    话音落,清泉联系着qq鸡,就推门走出了客房。

    “刷!”

    莽哥听见关门声响起后,顿时睁开了眼睛,随即小声骂道:“妈了个b的,这是拿我好说话呢!要跟唐川一块出来办事儿,这么管不住裤裆,得他妈挨多少遍嘴巴子!”

    骂了一句后,莽哥就扫了一眼中间床的付迪,随即左手将床头柜上摆放的钥匙揣进兜里,右手握着手枪,就下了地。

    ……

    “踏踏!”

    大厅内,清泉夹着裤裆,一溜小跑的就冲出了宾馆正门,那脸上火急火燎的表情,就跟当了五六百年的和尚,终于还俗了一样。

    “刷!”

    冲出门口之后,清泉扭头向四周扫了一眼,随后就看见台阶下面,站着一个穿着橘红色风衣的倩影。

    “哎,会游泳的丁字裤!”

    一声急迫的喊声响起。

    “刷!”

    丁字裤回头,一张大脸,一口龅牙,外加宛若吃了死孩子一般的大红嘴唇子,往那儿一站,不光风情万种,还他妈特别惊悚。

    “黑土地上的泉哥,是吗?”丁字裤试探的问道。

    “……不是!”泉哥摇头。

    “不是,不是你咋知道我网名呢?!”

    “泉哥是我朋友,他让我告诉你一声,今晚不约了!”清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金链子上挂着的玉佛,自己在心里说了一句,没事儿,咱不怕鬼。

    “艹,他说不约了,就不约了啊?我都打车来了!”丁字裤话语梆硬,十分社会。

    “……那你想咋地?”

    “打车钱得给我啊?!”

    “多少啊?”

    “二百!”

    “艹你妈的,你从哪个坟圈子过来吓人的?这么贵?”清泉脱口而出的骂了一句。

    “吱嘎!”

    话音刚落,一台捷达直接停在路边,随后副驾驶车窗落下,里面一个小年轻叼着烟,左手拿着一把大卡簧,坐在车里冲清泉问了一句:“咋地,哥们,玩不玩啊?”

    “……不玩了!”

    “不玩打车钱给了呗!”青年笑着说道。

    “多少啊?”

    “五百!”青年话语干脆。

    “你他妈的……还别说……辽n打车还是挺便宜的!”清泉磨了磨牙,随后又看了看青年手里的大卡簧,顿时话锋一转的回了一句。

    “便宜给钱吧!”

    “哎,好!”清泉思考了一下后,就自认倒霉的过去扔给对方五百块钱。

    “翁!”

    对方收了钱后,就拉着姑娘扬长而去。

    “真他妈点背!”清泉咬牙骂了一句后,就扫兴的回到宾馆,往房间内走去。

    ……

    楼上,包房内。

    莽哥声音很小,动作缓慢的穿上衣服后,就从窗口处把那个装钱的箱子牵在了左手,随即一边右手持枪的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付迪,一边轻步奔着房门口走去。

    从起床到拿了钱往外走,莽哥虽然动作缓慢,但也就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而他万万想不到的是,清泉嫖.娼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

    “刷!”

    临近门口的时候,莽哥刚伸手准备开门。

    “滴!”

    一声脆响,门外响起了刷门卡的声音。

    “艹!”

    莽哥瞬间愣住,随即本能向卫生间方向躲了一步。

    “咣当!”

    紧跟着房门被推开,清泉低头走了进来。

    “嘭!”

    被推开的门一下就撞到了地上装钱的箱子。

    “刷!”

    清泉一抬头,正好与莽哥四目相对。随即他一愣过后,低头就看见了地上的钱箱子和莽哥手里的枪。

    时间宛若静止,二人全部愣住,只有床上付迪的呼噜声依旧此起彼伏的响着。

    

    


    


    【公告】全站包月最后6天,错过不再有

    【安卓版】下载,离线阅读无广告

    【书单】《人民的名义》同类推荐

    【iphone版】全新客户端下载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