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10 案中案
        刘卫等人换了一台出租车后,刚行驶了不到两公里,钟振北就坐在后座,突然说了一句:“师傅,前面停一下,我们下车!”

        “哎,好!”司机一愣后点头。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怎么了?”伟星问了一句。

        “没事儿!”钟振北再次扫了一眼倒车镜回道。

        两分钟后,出租车停在路边,随即钟振北带着另外三人迈步下车之后,就奔着胡同内走去。

        “刷!”刘卫回头扫了一眼。

        “咱们刚走的时候,后面那台丰田就跟着!”钟振北摸了摸脑袋说道:“枪拿出来,咱们准备回去看看!”

        “哥,你俩先往前走再打个车,我和小东回去就行!”刘卫背着单肩包说道:“人多没用!”

        “也行!”钟振北话语干脆的应了一声,随即冲伟星招呼道:“走!”

        话音落,四人在胡同内分开,并且刘卫和小东背着帆布包就窜出了胡同。

        几分钟后。

        另外一条街道的路边上,钟振北坐在车里抽着烟,眯眼看见刘卫和小东跑了回来。

        “走吧,哥!”刘卫坐上来说了一句。

        “怎么回事儿?”钟振北皱眉问道。

        “不是跟着咱们的。”刘卫解释了一句:“就是路过的!”

        “扯蛋,我看见他跟着咱们了!丰田,尾号307!”钟振北一愣后,话语清晰的强调了一句。

        “真不是,你敏感了!”刘卫再次解释道:“路过的,车里还有女的,不信你问小东!”

        “刷!”

        钟振北扭头就看向了小东。

        “真不是,哥!”小东也点了点头。

        “……!”

        钟振北一听二人都这么说,随即只能皱眉冲出租车司机招呼道:“师傅,走吧!”

        “翁!”

        话音落,出租车顺着街道扬长而去。

        ……

        另外一头,陈雪峰被两个民警送往医院抢救的过程暂且先不提,只说市局接到枪击报案后,甄队带人赶到别墅区之后发生的事儿。

        陈雪峰别墅门前的路上,红蓝灯光连成一片,救护车,警车,私家车足有二十多台混在一块,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

        “赶紧把警戒线拉上!”甄队一溜小跑的从别墅内冲出来,随即一边指挥着同事,一边跑到了张裕座驾旁边。

        “里面什么情况?!”张裕坐在车内,阴着脸问道。

        “有一具尸体!”甄队咽了口唾沫后,还是如实相告。因为他进屋第一眼,就看见了倒在沙发旁边的清泉尸体。

        “……!”张裕听到这话后,呼吸凝重,一时间气的有点说不出话来。

        “领导,我们局长马上过来!”

        “案子都发生了,他再过来有什么用?!陪我唠嗑啊?”张裕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

        甄队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个案子,你是负责人吗?”张裕指着甄队问道。

        “还没开会,但我接的案,基本就是我负责!”“甄队点头。

        “你能干吗?!说话!”

        “能!”

        “好,你能干是吧?那这个案子我就找你!你也就跟我负责,有问题吗?!”张裕声音洪亮的喝问道。

        “没有!”甄队挺直腰杆回应了一句。

        “开车,回局里!!”张裕皱眉冲着司机喊道:“挂着这样的车牌在这儿呆着,我腰杆 很不硬气!”

        “甄队,甄队!”就在这时,路边跑过来一青年,张嘴喊了一声。

        “怎么了?”甄队回头问道。

        “刷!”青年警察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张裕,随即一时间没敢说话。

        “什么事儿还吞吞吐吐的?!说!”张裕皱眉呵斥了一句。

        “被送往医院的那个被害人身份确认了!”青年刑警再次扫了一眼二人,随即只能硬着头皮补充道:“……他是……他是陈书记的儿子!”

        甄队听到这话后呆愣。

        “陈书记,哪个陈书记?!”张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市委陈书记!”青年再次补充了一句。

        “……!”

        话音落,三人沉默了半晌,随即张裕连连摇头的指着甄队说道:“……如果犯罪嫌疑人,是重要在逃犯,那你们就等着老陈在省里闹吧!!”

        甄队没有吭声。

        “去医院!救治老陈儿子的医院!”张裕冲司机催促了一句。

        数秒之后,汽车迅速离去。

        “甄队,这案子怎办啊?”青年刑警有些懵圈的冲甄队问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甄队轻声扔下一句后,就一边戴着手套,一边奔着别墅内走去。

        ……

        十几分钟后,别墅内。

        原本只是按照惯例正常调查案发现场的甄队,迈步走到厨房后,就率先注意到了灶台上的冻肉和已经被关掉的烧水锅。

        “这是什么玩应?!”甄队指着已经有些融化,并且流出浅淡血水的冻肉问了一句。

        “……好像是啥肉吧!”旁边负责画脚印的警察,扶了扶眼镜说道:“刚才一进厨房,锅是开着的,沸水已经往出冒了!所以,我估计这是陈大少在外面和朋友嗨饿了,完了回来准备做点吃的!”

        “做肉?!”甄队低头扫了一眼冻肉,随即疑惑的说道:“这锅里没有汤,外面也没有调料和青菜什么的,明显是准备直接把肉煮了!你家做菜这么做啊?谁吃啊?”

        “那谁知道他整这玩应是干啥啊?!”

        “恩?!”

        就在这时,甄队盯着肉突然愣了一下。

        “咋了?!”

        “哎,你看看这肉,里面怎么好像冻着头发呢!”甄队弯腰指着肉说了一句。

        “在哪儿呢?!”

        “这不就这儿呢吗?”

        “哎,还真有哈!”技术科的刑警扶着眼睛也点了点头。

        “来,你把冰箱打开,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这样的肉了!”甄队冲同事招呼了一句。

        “咣当!”

        话音落,双开门冰箱就被技术科的人拽开。

        “哗啦!”

        甄队提着裤线,直接蹲在地上拽开了冷冻抽屉,并且伸手扒拉了一下里面的塑料袋。而就是这一下,让屋内的人魂飞魄散!

        “我艹!什么东西!!”技术科的刑警低头一看,顿时泛起一声惊呼。

        “艹!”

        经验极其丰富的甄队,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低头扫了一眼冷冻抽屉后,竟然噗咚一声坐在了地上。

      

        “人脑袋?!!”甄队盯着冷冻抽屉,高声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