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11 一点枪响,波澜初现
       医院里,急救室内。?燃文小说???? ?? ? w?ww.ranwen`org

        “胸腔大面积出血,还需要两个引流管!”主刀医生拿起止血钳,眉头紧皱的说道:“来,把他身体侧起来,注意别压迫胸腔,我先把他背部止血!”

        “踏踏!”

        话音落,屋内脚步声再次凌乱起来,医生和护士继续全力抢救陈雪峰。

        ……

        再过半小时后,姓任的主刀医生,突然被叫出了手术室,并且与刚刚赶过来的某副院长,进行了简短的对话。

        “这个病人的身份有点特殊,他是市委陈书记的儿子,所以剩下的话,就不用我跟你说了!”副院长话语急促的嘱咐道:“现在陈书记的夫人就在门外呢,你一会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尺度!”

        “他就是谁的儿子,我们都是该怎么救,就还怎么救!”主刀医生话语非常直接的说道:“他身上挨了四枪,只有一枪在腿上,其余三枪全部在胸口!你告诉我,我一会跟陈夫人说话,该怎么注意尺度?!”

        “……!”副院长一声长叹后,就没再说话。

        ……

        急救室门外。

        陈雪峰的母亲,穿着一身较为朴素的居家常服,脸上虽然表情变化不是特别明显,但攥在身前的手掌,却是不自觉的颤抖着。

        数十秒后。

        副院长领着主刀医生走了出来,并且简单介绍了一下双方:“这是陈夫人,这是我们院最好的外科医生,任主任!”

        “你好!”

        “您好,我儿子他怎么样?”陈雪峰的母亲声音颤抖着问道。

        “……!”任主任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如实说道:“不太好,希望不大,您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陈雪峰的母亲呆愣。

        “当然,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救治,以目前的情况来说……!”

        任主任话语简洁的向陈母介绍了一下情况,但陈母在听完上句话之后,就明显眼神呆滞,双耳轰鸣。所以后面任主任都跟她说了些啥,她是完全没听清楚的。

        “咣当!”

        急救室的门,被从里面推开。

        “任主任,病人腹腔再次发现两个出血点……血流速很快……!”一个护士语速很快的说了一句。

        “刷!”

        任主任二话没说,转身就返回了急救室。

        ……

        另外一头,吉l市区公安医院内。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林军躺在病床上冲李英姬问道。

        “原本我想去找找那个摩托车,但没想到,我们刚到,就看见陈雪峰被人干了!”李英姬思考了一下后,轻声解释了一句。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去找摩托车的时候,看见陈雪峰被人干了!”李英姬重复了一句。

        “什么?”林军还是没听清。

        “我艹!”李英姬往林军右耳那边走了两步,随即吼道:“我说陈雪峰被人干了!!!”

        “被人干了?!”林军一愣后,又速度问道:“被谁干了?!”

        “……你说呢?”李英姬反问了一句。

        “艹!”

        林军骂了一声后,顿时扯脖子喊道:“你都看见了,你为啥不拦住他呢?!不知道给他叫回来?”

        “没拦住!”李英姬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后,就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真他妈的!”林军再次骂了一声,随即问道:“那陈雪峰咋样,你清楚吗?”

        “起码挨了三枪!”李英姬想了一下说道。

        “那他妈的不就废了吗?”坐在窗口处的二斌,一听这话后,顿时张嘴骂了一句。

        “呼!”

        林军长长出了口气,随即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后,抬头说道:“世忠,小崔!”

        “哎!”

        “哥!”

        二人站了起来。

        “你俩去一趟离陈雪峰出事儿最近的大医院,找找他!”林军抬头嘱咐了一句:“看看他是个啥情况……!”

        “明白!”

        “恩!”

        二人瞬间理解了林军的意思。

        “……我听说省厅的张裕来吉l了!”林军躺在床上问了一句。

        “对!”方圆点了点头。

        “唉!”林军长叹一声,没再说话。

        十几分钟后,李英姬在门外给林军编辑了一条短信,随后发了过去。而林军低头扫了一眼后,面色如常,没有回话。

        ……

        与此同时。

        靠近市郊医院的停车场内,张裕坐在自己的专车里,低头发着短信,也不抬头。

        “厅长,咱们是上去,还是……?”司机试探着问了一句。

        “等老陈来!”张裕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滴玲玲!”

        话音刚落,张裕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你好!”

        “厅长,我是大案队小甄,刚才咱们见过!”甄队直奔主题。

        “说!”

        “我有特别重要的情况,需要向您当面汇报!”甄队想了一下后,就话语直接的说道。

        “我在医院,等我回市局叫你!”

        “厅长,您还是现在就回来吧!”甄队强调了一句。

        “什么意思?”

        “陈……陈书记的儿子……很可能与一起连环杀人案有关……!”甄队说这话时,也是咽了一口唾沫。

        “……!”张裕听到这话后,足足停顿了四五秒后,才反问了一句:“什么叫可能啊?!你给我说准确的话!!”

        “……基本就是他了!”甄队想了一下后,咬牙回了一声。

        “现在都谁知道?”张裕想了一下又问。

        “除了我们专案组的人,没有其他人知道!”

        “涉案人员的敏感程度就不用我告诉你了,这么大事儿,捂是肯定捂不住,但你要给我暂时控制住消息!”张裕话语直接的说道:“留出一定缓冲时间!”

        “明白!”甄队点了点头。

        “先办案,回来的时候,来找我!”张裕说完这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厅长!”

        司机看张裕挂断了手机后,就立即回头说了一声:“刚刚陈书记的车,好像去那个停车场了,您是等一下再下去吗?”

        “……!”张裕想了半天后,一边拨通着他省里直系领导的电话,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见了,开车走吧!”

        “哦!”司机一愣后,也没敢多问,随即开车就离开了停车场。

        ……

        “咣当!”

        另外一侧停车场内,陈书记坐的车刚刚停滞,他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

        楼上急救室内。

        “……我……我……爸妈来了吗?!”陈雪峰竟伸手拽着呼吸机,话语直接的问了一声。

        “把它戴上,不要碰!”护士说了一声后,伸手就要将他的呼吸机重新戴上。

        “……叫……叫我爸来……有……有话和他说,再不说……可能就……就……!”陈雪峰眼睛微闭,依旧声音微弱的叨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