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12 人生大起大落,太刺激
        青h省,某市。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你说什么?能确定吗?!人呢,人有没有事儿?!你他妈赶紧往外走,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赵五瞪着眼珠子,声调加高的连续问了几声后,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小二看见赵五脸色煞白,顿时挑眉问了一句。

        “雪……雪峰……好像……你等会,我打个电话!”赵五咽了口唾沫后回应了一句,随即就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吉l一朋友的电话。

        “喂?”

        “雪峰出事儿了吗??!”电话接通后,赵五直奔主题。

        “……你听说了?”

        赵五一听对方这样回话,顿时哑口无言。

        “晚上出的事儿,挨了四枪!”对方停顿一下后,直接说道:“我问了一个医院的朋友,他们说不太乐观!”

        “……好,我知道了!”赵五嘴唇蠕动,咬牙回了一句。

        “恩!”

        简单寒暄一句后,双方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小二迅速抬头问道。

        “啪!”

        赵五低头点了根烟,随即说道:“挨了四枪,我朋友说他的情况很不乐观!”

        话音落,屋内瞬间陷入沉默。

        足足十几分钟后,坐在沙发上的马钢,突然端起酒杯说了一句:“呵呵,我说句话可能有点难听,但却是个事实!”

        “刷!”

        小二回头看向了他。

        “你们可能跟陈雪峰是朋友,所以不希望他出事儿!”马钢抿了口红酒,随即继续补充道:“但如果抛去朋友的角度,他现在出事儿,对你们最有利!”

        “滋滋!”赵五抽着烟,一声不吭坑,而小二叉腰看着马钢,眼睛眯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陈雪峰是实打实的干部子弟,而他爹又正当壮年,一步比一步迈的结实!!所以,别管是融府开的枪,还是那个什么钟振北报的仇,只要陈雪峰一出事儿,那这两伙人,谁都跑不了!”马钢话语简洁,且一阵见血的说道:“咱都不说老陈是封疆大吏,但起码是个朝中上品吧?!这样的人,儿子被混社会的打死了!你告诉我,谁能接受啊?!这事儿有过先例吗?!我把话放在这儿,不管陈雪峰救没救活,明天早上要整融府和钟振北的会议,肯定顺利召开!哪怕是老陈的敌对伙,也不会在这事儿上跟他唱反调!!因为他们是相互暗整,但不是要拼命!人家儿子没了,这时候谁能给他穿小鞋啊!那不等着老陈红眼吗?!”

        “呼!”

        赵五长长的吐了口烟,随即冲小二问道:“你怎么看?”

        小二此刻不好表态,因为他稍微一说话,就有利用陈雪峰的嫌疑,所以,有些事儿不能自己先说,要不就显得特别没有人情味。

        “这还有啥可看的了?路都给你摆明了,你直接走两步就完了呗!”马钢歪着脖子,话语铿锵的说道:“现在和融府,再扯社会上的事儿,就显得特别傻b了!他们开枪一弄陈雪峰,斗争就基本意味着结束了!小二你听我的,你现在就找政治关系,在后面往死挺老陈,不等那个苏润说话,就帮老陈把这一刀,结结实实的剁在融府脑袋上!”

        小二此刻心里想的,基本跟马钢说的一致,所以他思考了一下回应道:“……我和雪峰是朋友,他没少帮过我!所以,这次的事儿,哪怕不是融府干的,我也会帮老陈追究的!”

        “呵呵!”马钢一笑,心里暗骂小二这句话就说的有点假了,而且有点急。

        “我给老陈打个电话!”小二扔下一句后,迈步就往窗口走,因为他确实很急,第一是急陈雪峰到底死没死,第二是急于打听老陈此刻什么态度。

        “滴滴!”

        小二走到窗口后,就低头在手机内翻找老陈的电话。

        “滴玲玲!”

        与此同时,赵五的手机响起,随即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就一边往卫生间那边走,一边接起了电话:“喂……!”

        “啪!”

        小二此刻已经将老陈的电话拨了出去。

        “等等……!”

        就在这时,赵五突然转身喊了一句。

        “怎么了?!”小二皱眉问道。

        “……我……我一个市局的朋友说……雪峰……雪峰跟一个连环杀人案有关!”赵五结巴的回了一句。

        “连环杀人案?!”小二惊愕无比。

        “……省内严打,就是因……因为这个案子……前段时间新闻播的那个!”赵五再次补充了一句。

        “啪!”

        小二楞了一下后,就立即挂断了手机。

        “怎么可能啊?!”马钢有些不信的问道:“瞎jb扯淡呢吧?!陈雪峰有病啊,他弄这事儿?”

        “市局从他家冰箱里已经起出一具尸体……我朋友告诉我……基本确定就是他干的了……!”赵五重复了一句。

        “啪!”

        小二听到这话后,气的瞬间将电话砸在地上,随即破口大骂:“他妈的!!他图什么啊?!图什么?艹!”

        “完了!”马钢靠在沙发上,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后,与刚才的心情反差无比巨大的说道:“本来是想着能借老陈的力,一把掰掉融府!但陈雪峰这事儿要他妈是真的,那融府能不能掰上我不知道,但老陈整不好会让他这儿子,一把就拽下来……!”

        “小二,不能给老陈打电话了!”赵五也立即补充了一句。

        “……!”小二咬着牙看着窗外,一声不吭。

        ……

        吉l,靠近郊区的医院停车场内。

        “……我现在上楼!”陈书记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冲着刚刚给他打进电话的秘书说道。

        “书记!雪峰的案子基本已经确定了!!但市局在瞒着消息,而且是张裕下的命令!所以,他要干什么,现在不好说,很有可能他已经捅到省里了!”秘书声调很高的提醒道:“您这时候,不应该去医院……!”

        “那我该去哪儿?!”陈书记问道。

        “领导啊!!您到不到医院,对雪峰是没有任何帮助的!夫人在哪儿,就足够给您消息了!”秘书情急之下,言语有些冒失的说道:“这时候要避险啊!?”

        “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他就是在穷凶恶极,那也是我儿子!血缘关系在这儿摆着,我怎么避险?!我能回到过去,掐死他啊?”陈书记阴着脸回了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

        “刷!”

        主刀的任医生,扭头冲护士摆了摆手。

        “恩?”

        “出去告诉他的家人,要做好心理准备,然后马上通知他父亲感到医院……!”任医生声音很轻的冲护士招待了一句。

        “好!”护士快步离去。

        “清理一下伤口周围,两分钟后,我回来继续抢救……!”任医生摘下手套,迈步就往外面走。

        “啪!”

        突然间,陈雪峰伸手抓住了任医生的手腕。

        “怎么了?”任医生低头问道。

        “……把……把设备撤了……给……给我打一针强心针就行……求你了……!”陈雪峰哀求的说道。

        任医生停顿半晌后,直接摆手说道:“给他打吧!”

      

        “书记!”

      

        “书记!”

      

        “……!”

      

        门外叫声传来,陈书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