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17 吞药
        医院内。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林军看着李英姬问道:“一点消息都没有?”

        “恩!”李英姬坐在靠林军右耳这边的椅子上,摇头说了一句:“以前跟我们在一块玩的朋友,我全打听了,但小卫一个都没联系过!”

        “……振北的性格就这样,他遇到事儿连自己的朋友都不会拖累,就更不会让小卫的朋友跟着他吃锅烙!”林军摇头说道:“你打听家里的这帮人没啥用,他们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陈雪峰死了,振北下一个会干谁?!”李英姬压根就没想到钟振北会罢手,所以直接问林军他们下一个目标。

        “赵五和小二。”林军完全没有任何思索的回了一句后,随即脖子靠在枕头上说道:“……我估计啊,振北现在已经不在东北了!”

        “我觉得也是。”李英姬一点也不傻的猜出来林军话里的意思。

        “你把这事儿跟峰哥和天叔说一下,咱们不能光等消息,得主动找找他们。”林军想了一下回应道:”实在不行,就先把咱家人撒出去,以免那边真出事儿了,咱们来不及!”

        “行!”李英姬站起身点了点头。

        ……

        当天晚上,一架飞机抵达杭州,随后陈书记被车接上,去了当地某干部疗养院。

        晚上八点多钟。

        陈书记在疗养院内见到了一个年过七十,但身体却明显很硬朗的老人。

        “老领导,您喝茶。”陈书记提起茶壶,轻声说了一句。

        “真不想见你,但不是为了避嫌,你明白吗?!”老人竖眉凌厉,声若洪钟。

        “让您脸上无光了。”陈书记像个学生一样,不敢争辩的点了点头。

        “一个孩子你都管不了,你怎么去管一个城市啊?你很失败啊!”老人再次数落道。

        “是!”陈书记再次点头后,就将茶杯推给了老人。

        “封山镇的事儿,虽然不归你主管,但毕竟是发生在你任期之内的重大事件!”老人端起茶杯,叹息一声说道:“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出事儿之后给我打电话,隐晦的提起这个事情吗?!他们在争取我的态度,因为你是我提上来的啊!”

        陈书记静静的听着,一声不吭。

        ……

        另外一头。

        吉l市公安医院内。

        “时间别太长,要不我也不好办。”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冲着曾国兴媳妇嘱咐道:“东西先放在这儿吧,我确定没问题以后,明儿会放在他病房的。”

        “好,谢谢!”曾国兴的媳妇点头。

        “……恩,你进去吧!”

        “好!”

        话音落,曾国兴的媳妇拎着皮包,就进了病房,并且关上了门。

        “……!”曾国兴躺在床上,目光有些呆愣的抽着烟。

        “伤都没好利索呢,怎么还抽呢!”媳妇看见后,就立即走过去抢下烟头,训斥了一句。

        “咳咳!”

        曾国兴咳嗽了两声后,抬起头说道:“坐!”

        “你这么急叫我过来干什么啊?”媳妇坐在椅子上,一边给曾国兴剥着水果,一边说道。

        “陈雪峰出事儿了,你知道吗?!”曾国兴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听说了!”媳妇连连点头回应道:“我是真看不出来啊,那样一个公子哥能在家里杀了那么多人!……当初我还想把静雯介绍给他呢,这幸亏他俩没成,要不后悔都来不及!”

        “你想过陈雪峰出事儿的后果吗?!”曾国兴声音平淡的问道。

        “我也想过!”媳妇听到这话后,面色顿时有些忧虑的说道:“陈雪峰这么一死,那之前托他办的那些事儿就完了,没人管了……唉,实在不行,我就得找陈书记的秘书帮忙了……!”

        “你想的就这么简单?!”曾国兴表情无语。

        “那还怎样?”

        “我在市里是有朋友的,所以今天听到信儿说,陈雪峰出事儿的时候,公安厅厅长张裕是在吉l的,但他却始终没有和陈书记见面!而且还马上就离开了吉l,回长c了。”曾国兴表情有些呆滞的说道。

        “这能说明什么啊?”媳妇完全不懂的问道。

        “这能说明省里各大佬对陈书记的态度,已经冷淡了。要不然,张裕不会在老陈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儿的时候,连去慰问一下的行动都没有!”曾国兴话语简洁的说道:“这次不光是陈雪峰没了那么简单,估计市里也要变天了!”

        “……!”媳妇听到这话后呆愣。

        “我是陈书记的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明白吗?”曾国兴长叹一声,表情僵硬的看向了媳妇。

        “那你……你……怎么……!”媳妇顿时结巴了起来。

        “两件事儿!”曾国兴沉默许久后,再次点了根烟说道:“第一,你要把咱儿子快点运作出来,因为他没多大罪,弄个判缓应该不难;第二,尽快把能挪的钱挪走,但千万不要贪,那些动起来很繁琐的,就不要往手里拿了!还有,你要赶紧走,因为家里的事儿,你多多少少都有掺和,所以,一旦真出事儿了,你也很难置身事外!”

        “老曾,这事儿就没缓了吗?!”媳妇攥着曾国兴的手问道。

        “……!”曾国兴没有吭声。

        “啪嗒!”

        媳妇放掉手里的水果,抓着曾国兴的手,憋了半天后,满脸泪痕的说道:“……咱们刚到封山镇的时候,小强过年能吃上一顿鱼,那就算当年丰收了!老曾啊,我后悔了……我他妈后悔当初你不在家的时候,偷着收下了别人送的那台铃木摩托车……这不到五千块钱的东西,让咱一家都完了。”

        “跟东西没关系,就是心里渴望了,穷怕了,想过好日子了。”曾国兴呆愣的说道:“我有时候挺佩服兴旺村的那个老童!人呐,坚持十年原则, 不是难事儿!难的是坚持一辈子啊……一辈子抵抗住诱惑,太他妈难了……!”

        ……

        当天晚上,媳妇哭着离去,随即曾国兴趁护士不注意,吞了连续n天积攒下来的安神类药物企图自杀。但不幸的是,他准备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并没有实现,因为护士在给其他病房送药的时候,发现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曾国兴。

        经过数小时抢救,曾国兴重新恢复了意识,随后躺在床上嚎啕大哭的喊着:“……救我干啥啊,救我干啥……!”

      

        ps:今日第四章,11点之前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