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18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就在曾国兴和媳妇见面的时候,青h某市的公路上,赵五和马钢坐在一辆奔驰车内交谈了起来。?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五子,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想留下吗?!”马钢半笑不笑的问道。

        “你应该问,我有的选择吗?”赵五叹息一声后,抬头反问道。

        “……恩,要我我也会搏一把。”马钢沉思一下后,眉头轻皱的说道:“跑国外去就废了,还不如跟着小二在整一把!如果成了,你还有跟着他回国的机会,在南方他在帮你捧出个唐人,也不是难事儿。”

        “是啊,但凡有一点机会,我都不想跑到国外去!”赵五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五子,跟小二他们绑一块,你后悔吗?”马钢又问了一声。

        “我赵五干过的事儿,没有一件后悔过。”赵五话语铿锵的说道:“我他妈的不是雪峰,生下来就有大把资源,但我也从来没抱怨过,因为现实就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我想改变它,那只有靠抢,靠手段,靠不要脸,靠比别人更会弯腰,更会做人!”

        马钢听到这话后,没有吭声。

        “十年前的你,也跟我一样吧?”赵五喝了口水后,继续问道。

        “恩。”马钢没有否认的点头应道:“但幸运的是,我熬出来了!”

        “对啊,我接触陈雪峰和小二,不也是想让自己熬出来吗?”赵五一笑,继续补充道:“早晚都得走这一步,有啥可后悔的。”

        “我挺佩服你,你比黄永利强,因为他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所以没了。”马钢话语简洁。

        “呵呵!”赵五一笑,摇头说道:“你能看上我,因为咱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但人家永利是他妈贵族,跟咱两个世界!”

        “哈哈,对!”马钢听到这话一笑,随即停顿半晌后继续说道:“你现在回去有点危险啊!”

        “那也得回去。”赵五停顿一下说道:“回去找个人,马上就回来!”

        “你还回来啊?直接在东北等着就完了呗!”

        “不行,唐川他们也要回来了,还是先在这边聚一下。”赵五想了一下应道:“折腾点就折腾点吧。”

        “路上有什么事儿,就跟司机提,不用客气。”马钢嘱咐了一声。

        “呵呵,行!”赵五一笑。

        “恩!”

        就这样,车一直开着,二人一直交谈,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后,车就停在了某加油站入口,随即马钢陪同赵五下车,往前走了不到二十米,就来到了一辆大切诺基旁边。

        “你俩路上照顾好五哥昂!”马钢嘱咐了一句。

        “哎!”车内正副驾驶的人,立即点头说道。

        “那我走了。”赵五回头看着马钢说道。

        “好,有事儿打电话!”

        “恩!”

        话音落,赵五上车与马钢寒暄几句后,就乘坐大切诺基扬长而去。

        ……

        送走赵五之后,马钢再次返回了市区,随即在某处公寓下车后冲司机说道:“文丰,你先回去吧!”

        “那我明天还来这儿接你?!”

        “不用,明天我要办点事儿,有人来接我。”马钢轻声应道:“这两天没啥事儿你就去店里吧,和董成他们照顾照顾生意。”

        “行,我知道了,钢哥!”文丰点了点头。

        “走吧!”马钢摆了摆手。

        “好叻!”

        话音落,二人在街口分开,随即文丰开车就去了马钢在当地开的一家夜总会。

        “喂?!啊,我和钢哥办完事儿了,你在店里呢?!艹,喝啥喝啊?这两天都快累死我了,恩恩,你把盈盈叫上,咱们一块找地儿吃口饭吧。”文丰将车停在停车场后,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推门下了车。

        锁上车门之后,文丰挂断电话,夹着包就走到了夜总会正门,随即等了也就一根烟的功夫,正门口就走出来两女一男。

        “走啊?”男的问道。

        “走吧,吃个火锅去!”

        “开车不!”

        “开你的吧,我太累了。”

        “行!”

        话音落,四人换了台车后,就扬长而去,但他们刚走没多一会,一台出租车就停在了路边。

        “咣当!”

        又剃了头的钟振北,嘴上叼着烟走了下来。

        “哥,就是这家!”刘卫轻声说道。

        “什么情况?”钟振北扫了一眼夜总会四周后,轻声问道。

        “这个夜总会是他开的,全市都知道。”刘卫话语简洁的回应道:“白天的时候,我打听了一下在这儿周围趴活的司机!他平时有两台常用车,一台奔驰,一台宝马,司机也是两个人,都跟他关系很近。”

        “是亲戚吗?”钟振北问了一声。

        “那就不知道了,这种事儿也打听不到啊。”刘卫摇头。

        “他坐那个车的时间多一点?”

        “这也不好说,不一定。”刘卫还是摇头。

        “咱们人少,打车盯的话太麻烦。”钟振北舔了舔嘴唇后,轻声说道:“明天拿五万块钱,想办法弄台本地车!如果弄不着,就让伟星想办法,整个旧点的车!”

        “可以!”

        “两台都盯上,但千万别让对伙发现。”钟振北面无表情的嘱咐道:“用他找赵五和小二本身就不是完全有准儿的事儿,所以咱们得谨慎点,如果被发现了,那赵五和小二一跑,在就找不着了。”

        “妥!”刘卫点头。

        ……

        俩小时之前,杭州。

        老人看见陈书记之后,就一直用批评的口吻训他,但陈书记却没有犟一句嘴,只一边接受训话,一边给老人倒茶。

        两壶茶水喝光之后,老人插着手掌,眉头紧锁的冲陈书记问了一句:“你今天过来,究竟是跟我承认错误,还是想让我包庇错误啊?!”

        “……领导,我来,是想让您再给我一些时间。”陈书记思考许久后,抬头换个了称呼:“老师,我还是我,没变过!”

        老人一愣后,抬手指着陈书记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只长叹了一声!

        ……

        数日后,周四。

        赵五偷偷潜回了吉l,并且没有联系任何人,甚至连老婆孩子都没见,只给让他觉得自己值得以身犯险的一个熟人打了个电话,并且约好了见面地点。

        与此同时。

        张裕在回长c之后,第一次开完会后,与省里一把简单的谈了一下“陈雪峰”的事儿。

         ps:今日五章已经全部更完,原本想着不在凌晨更新了,但今天状态还行,所以就拼一把吧。我休息半小时,吃点东西后,在写一章,发到凌晨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