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30 时光草堂
        林军这次说是进去,但其实没签刑事拘捕,也没签行政拘留,公安局那边只说是传唤,但实际流程就是甄队把林军叫到了公安医院,天天唠嗑,因为林军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可甄队为啥这样做呢?

        那是因为现在只有唐川和李九龙单方面的口供,咬林军参与了包装厂的特大持枪火拼案,但警方这边并没有直接证据。而且林军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所以上面也怕操作不当,最后整出个乌龙。那样既要打官司,也会给当地媒体空子钻。

        不过,林军现在虽然看似行动宽松,而且待遇也不错,整天有刑警队长过来看自己,可这些都是非常表象的东西。因为专案组一旦拿到证据, 那林军的情况并不乐观。

        这次能传唤林军,那就说明上面的某些大领导已经默认要查融府了,所以稍有不慎,林军的结果并不好说。

        医院病房内。

        “来,吃个这个,挺有营养的!”甄队递着蒸蟹说道。

        “什么人养的?”林军皱眉问道。

        “艹,老有营养了!”

        “啊,老友养的啊!”林军接过螃蟹后,轻点了点头说道:“老友,你朋友啊?!”

        “哎,你去聋哑学校了吗?不行咱俩哑语沟通吧?!”

        “你说啥?!”

        “……没事儿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左耳一点都没恢复呢,你要说话坐右边说!”林军眨眼回了一句。

        “艹!”甄队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只能往林军右边坐了坐。

        “……这螃蟹挺好吃!”林军吧唧着嘴说道。

        “今天市局开会!”甄队一边剥着螃蟹,一边张嘴就要说话。

        “打住昂,吃螃蟹行,但千万别谈别的!”林军摆手打断。

        “林军,你怎么那么轴呢?!你知道现在是啥情况吗?上面这回是发狠要收拾几个领头的了,明白吗?!你如果想让自己身上的压力小一点,那怎么做还用我跟你说吗?”

        “我特好奇,你为啥非得盯上我呢?我为啥要让自己身上压力小一点呢?我怎么了?”林军皱眉问了一句。

        “你怎么了,还用我跟你说吗?你不清楚吗?!”

        “我就问你一句话,这次青h包装厂的事儿,跟融府的这帮人有关系吗?!”林军眉头紧皱的喝问道:“你可以使劲儿查查,包装厂发生枪案的时候,你眼中所谓的融府重点监控对象,张世峰,方圆,李英姬,这些人当时都在干啥!”

        “我知道他们当时都在吉l!”甄队回了一声。

        “……那你还逼着问我!”

        “我想问的不是他们!”

        “那是谁?”

        “钟振北!”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林军有点要急眼了,脸色极为难看的回了一句。

        “话我明告诉你,上面发话必抓钟振北!明白吗?”甄队再次强调了一句。

        “那你就抓呗,你抓住他,顺便判我个包庇!”林军直接顶了一句。

        “我还告诉你,如果钟振北跑了,这股火儿没处撒,弄不好就烧你头上!”甄队指着林军再次警告了一句。

        “我他妈就是太上老君炼丹炉里蹦出来的,啥火都接着!”林军脸色阴沉的坐在床上,直接点了根烟。

        “……话我跟你说完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吧!”甄队扔下一句后,拿着衣服就走了。

        林军抽着烟,根本没有回话。

        五六分钟后,一个管教路过门口后,冲着还没缓过气儿来的林军问道:“军,明儿吃点啥啊?”

        “啥?!”

        “我问你,明天吃点啥?!”

        “啊?”

        “吃点啥!!!”

        “……艹,你进来说呗,在门口练什么哑语!”林军摆手喊了一声。

        “拉倒吧,你呆着吧,跟你唠嗑太冒汗了!”管教摆手说道:“晚上说吧!”

        ……

        上h,某酒店内。

        周天站在落地窗前,拿着电话问道:“你们到了吗?!是一个航班吗?”

        “恩,是。”远在境外的小袁点头回应道:“已经到了。”

        “那边不比家里,你注意一点。”周天嘱咐了一句。

        “……恩恩,这我心里有数!”小袁点头后,皱眉继续说道:“叔!有个事儿我挺纳闷的!”

        “什么?!”

        “你那边明明已经联系上了公司,为啥还让我单独走一条线呢?这不是有点脱裤子排气吗!”小袁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无语的补充道:“你让那边公司给我安排个内应,我直接拿着行程单跟他们走就完了呗!”

        “公司要他妈的百分百托底,我还用找你吗?!人家说啥,我信啥啊?万一他们拿了钱,最后跟我玩个路子,说人找不着了,我是能杀他还是砍他啊?”周天眉头轻皱的骂了一句。

        “……啊,你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你干你的活儿,不用管我怎么安排了,明白吗?!”

        “行,我知道了!”

        “好,那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咣当!”

        几分钟后,张世忠拿着门卡进屋,抬头喊道:“叔,公司经理约你!”

        “下楼!”周天点头后,迈步就往屋外面走。

        ……

        北j。

        某大厦内顶层的时光草堂古玩中心内,新宇穿着便装坐在沙发上,皱眉冲张小乐问道:“怎么说的啊?”

        “情况有点微妙,虽然没签刑事,但也不太乐观。”张小乐坐在旁边,沉吟数秒后问道:“想求你帮个忙!”

        “快别扯淡了,你丫想怎么整,就赶紧直接说!”新宇催促了一句。

        “口供怎么翻,咱都不用管,只需要……!”张小乐扭头冲新宇嘀咕了几句。

        “那这事儿我就能办啊!”新宇听完之后,就立即回应道:“我们正好在外面拉练演习呢,而且这次还给地方少量参观名额,让他们学习现代军人精神!所以……!”

        “军和峰哥都说了,这事儿不能你出面,更不能直接参与!”张小乐摇头回应道:“要不以后出问题,可能就是个大麻烦!”

        新宇沉默半晌后,就立即摆手说道:“一小时之后,我给你介绍个活儿!”

        “好!”张小乐点头。

        ……

        当天中午。

        吉l公安医院三区内,一个新的犯人从看守所内突然调到了这边。

        “哥们,你叫啥啊?”新犯人冲着躺在窗口处的一个重伤犯人问了一句。

        “刷!”

        重伤犯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随即没有吭声。

        “你叫唐川吧,呵呵,我认识你!”新犯人咧嘴一笑,突然问了一句。

        “刷!”

        唐川听到这话后,猛然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