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31 厕所内的碰面
        “你认识我?!”唐川回头后,盯着新犯人问了一句。?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我上次进去的时候,也押在你那个监狱,在一监区集训队的时候见过你,呵呵。”新犯人笑着回道。

        “啊!”唐川以为对方只是曾经跟他关在过一个监狱的犯人,所以应了一声后,就没准备再理他。

        “川哥,呵呵,我进来的时候,听说点事儿。”新犯人从袖子里拿出一盒烟,低头点了一根。

        “刷!”

        唐川有点心烦的再次看向了对方,眉头轻皱的骂道:“……闭嘴歇一会吧!”

        “呵呵,我听说你妈被人从老家接走了!”新犯人再次说了一句。

        “扑棱!”

        唐川猛然坐起,眼珠子瞪的宛若铜铃一般,那拷在铁栏杆上的手铐子抻的好像格尺一般笔直。

        “咋了?”新犯人眨眼问道。

        “艹你妈!”唐川咬着钢牙,眼神凶残无比的盯着新犯人,胸口的纱布缓缓渗出鲜血,因为那是由于他刚才起的太猛,把伤口抻裂了。

        “你骂我干啥啊?!”新犯人依旧笑着问道。

        “你拿谁的钱,进来的?”唐川咬牙问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艹你妈,我整死你!”唐川突然一声怒吼,随即用那个没被铐子拷住的手掌,抓起吊瓶架就疯狂抽向新来的犯人。

        “噼里啪啦!”

        屋内泛起一阵声响,新犯人措不及防被砸了两下后,额头冒血的站在墙边,目光平静的看着唐川骂道:“疯狗!”

        “小b崽子!我就是被枪毙了,也有人收拾你,你信吗?!啊?!”唐川声若洪钟的怒吼着。

        “呦,你还有朋友,呵呵!”新犯人无比嘲讽的回了一句。

        “咣当!”

        话音刚落,门被管教从外面打开。

        “干什么呢你?!”

        “把架子给我放下!”

        “你,靠边站!”

        “……!”

        三个管教进屋后先喝令那个新来的犯人去门口蹲着,随即又将唐川手上的吊瓶架子抢了下来,并且立马叫了外面的医生。

        按理说,犯人和犯人之间打架,一个管教过来处理就足够了。但唐川这一动弹,不光三个管教进来了,没多一会就又来了四五个领导找唐川谈心。因为他的案子实在太大,责任部门是一点问题都不敢出,生怕受牵连。

        “你有啥条件可以提,但不要闹事儿。咱们遇到问题,可以通过沟通解决。”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语气尽量和蔼的冲唐川说道。

        “……!”唐川躺在病床上没有吭声。

        “先给他换个单间吧,不要让其他犯人和他押在一块了。”干部思考了一下后,扭头就冲着管教招呼了一声。

        ……

        换了单间之后,唐川还没等躺下,就又被安排了提审,因为他的办案人到了。

        四十分钟后,提审结束,唐川戴着手铐子低头正往监室走的时候,管教突然听住脚步,扭头指着厕所说道:“进去!”

        “什么?”唐川一愣。

        “进去吧!”管教再次补充了一句。

        “吱嘎!”

        唐川伸手推开厕所门,往里扫了一眼,只见一个中年正站在小便池那儿撒尿。

        “咣当!”

        门被关上,管教站在门口点了根烟。

        厕所内。

        “刷!”

        中年提上裤子回头,随即一边走向洗手池,一边笑着说道:“挺巧啊,呵呵!”

        “张世峰,我艹你妈的!!”唐川怒骂一声后,两步就窜过去将张世峰推到了墙边,使劲用手顶住了他的胸口。

        “干什么啊?!”张世峰后背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们他妈的拿我妈说事儿,是吗?!”唐川眼神癫狂的问道。

        “谁跟你说的?”

        “别他妈跟我装,刚才进我屋的那个犯人,是你们安排的吧?!啊?!”唐川低声喝问道:“我告诉你,即使我出不去了,但你敢动弹我妈,我也保证你们都好不了!”

        “你都啥样了,咱能不能不装了?”张世峰上下扫了一眼唐川,歪脖问道:“你他妈的玩的一个朋友都没有,你拿啥保证我好不了啊?!你还有什么啊?”

        “……!”唐川咬着钢牙,双手颤抖的拽着张世峰脖领子骂道:“我艹你妈,你信不信……!”

        “整死我啊?!拿啥啊?手铐子啊?”张世峰直接打断着问道。

        唐川无言。

        “嘭!”

        张世峰一把推开他,随即拧开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说道:“你弟弟唐丰就他妈是个败类。他去s家庄抓的不是林伟,而是林伟媳妇和孩子,所以,他死了就jb是活该!我也不骗你,崩了他的就是林伟兄弟,而且因为这事儿,林伟到现在也都还没出来。”

        唐川盯着张世峰,一动不动。

        “事儿是他挑的,我们正当防卫的弄躺下他,没毛病吧?”张世峰一边洗着脸,一边骂道:“但你要把他的死,全归结在融府身上,那我也觉得你是挺傻b的!大莽当时能救他,但开车跑了,赵五明明可以用扎卡办这个事儿,但却非得让唐丰过去!为啥啊?!因为你弟弟出事儿,你肯定得报仇啊。你要想报仇,那必然跟他抱一把啊,对不?”

        唐川瞪着眼珠子,几次想抬手用手铐子勒住张世峰的脖子,但最后都忍住了。

        “刷!”

        张世峰冲了把脸,随后转身说道:“我跟你说的这些,你心里肯定明白,但怎么想,你自己琢磨吧!”

        “……我他妈还得谢谢你们杀了我弟弟呗?!”唐川声音沙哑无比的喝问道。

        “我说了,那是他该死,因为他吃的就是江湖这碗饭!!你报仇没有错,林伟打死他更没有错,明白吗?”张世峰指着唐川的胸口顶了一句。

        唐川没有吭声。

        “还有,今天的融府,已经有足够的空间和权利,去选择怎么办一件事儿!”张世峰看着唐川说道:“我们没你那么下作,什么招都会用……你妈是被全省最好的养老院接走的,林军给她交了二十年费用,足够她在那儿闭眼了……!”

        唐川惊愕。

        “话我放在这儿,你继续咬林军,我们也不会找你妈的麻烦。但如果你他妈闭嘴,我能保证你妈的晚年,比你在的时候要好的多。”张世峰扔下这句后,转身就走。

        “……等等!”唐川叫了一句。

        “怎么的?”张世峰回头。

        “我想见见我妈!”

        “……你知道我见你一面费多大劲儿吗?!”张世峰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诉讼期过了能见!”

        “她真在养老院吗?!”

        “不要用你那个狭隘的思维,去揣摩我们的行为方式!”张世峰话语简洁的回应道:“遇到同一件事儿,你想的是绑人父母,不达目的就同归于尽。而我想的是你最在乎的是什么,你最放心不下的是什么。”

      

        话音落,张世峰推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