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33 十倍价格,交个朋友
        “秦老师,成色怎么样?”张小乐翘着二郎腿,一边品茶,一边轻声问道。?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挺好,年代没问题,手工也精致!”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坐在工作台上,戴着白手套端详着玉器摆件,连连点头说道:“名字寓意也好,路路连科,仕途遂顺哈。”

        “那您给估个价呗?”张小乐短暂思考一下后,继续问道。

        “呵呵!”老人看着旁边的玉姐一笑,随即回道:“……人在这儿呢,你让我怎么估啊!”

        “哎呀,玉姐是我亲戚,没事儿的,您直接说就行,我不怕她听到底价!”张小乐轻摆着手回应道。

        “算了,算了,小乐,这个东西我就是替我弟弟过来鉴别一下,也没打算卖,估不估价的无所谓。”玉姐出言拦了一下。

        “没事儿,听听!”张小乐龇牙回道。

        老人听到这话后,再次打量了一下玉器,随即沉吟一下说道:“这东西没有精准价格,按现在行情来估,90左右吧!”

        “哎呦,比我想的还多点。”玉姐脸色如常的喝着茶水说道。

        “刷!”

        话音落,张小乐坐在沙发上给老人使了个眼色。

        “你们聊,我去个厕所。”老人告辞就走。

        “玉姐,便宜便宜弟弟呗,把这个卖我吧,呵呵!”张小乐看见老人离开后,轻声问了一句。

        “哎呦,小乐啊,这东西不是你玉姐啊,我做不了主啊。”

        “哗啦!”

        张小乐一边给玉姐倒茶,一边继续求道:“姐啊,我这段时间出了不少货,但一直没收上来什么,过一段时间,我要参加一个展会,你说我这店里拿不出几件压场面的东西,那不让同行笑话吗?”

        “呦,你也太谦虚了,你真当姐儿不知道,你背后有多大资本呢?!”玉姐打趣的回了一句。

        “我有啥资本,都不如有你这样一个姐儿。”张小乐眼神炙热,表情真诚的跟了一句。

        “哈哈,你太会说话了。”

        “我就会说真话。”

        “……行吧,行吧,我打个电话问问我弟弟,看看他的意思。”玉姐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的回了一句。

        “姐,太感谢了。”张小乐顿时一抱拳。

        ……

        半小时后。

        张小乐从外面迈步走了回来,拿着一个粉色信封递给了玉姐:“卡里是一百,我嫌走账麻烦,就单独开了个卡,您收好!”

        “呦,咋还多给了呢?”

        “碰到个好货不容易,在说有您在中间,多点少点无所谓。”张小乐一笑。

        “小乐,在这边想要融入任何圈子,你都得具备两个条件,要么有钱,要么会做人,而你是既有钱,又会做人!”玉姐连连点头说道:“你错不了!”

        “呵呵!”张小乐再次一笑。

        “那我先走了。”玉姐站起了身。

        “我送你!”

        “不用了,我朋友在外面等着呢。”玉姐婉拒。

        “那好,您慢走!”

        “哎!”

        话音落,玉姐将粉色信封揣进包里,随即迈步就往外走,而张小乐则是要转身去秦老师所在的办公室。

        “哎,小乐!”

        就在这时,玉姐突然转身喊道。

        “哎!”张小乐笑着回头。

        “你在哪个健身馆啊?回头姐也去办张卡!”玉姐笑眯眯的问道。

        张小乐顿时一脑门黑线。

        ……

        五分钟后,办公室内。

        “这玩应多少钱啊?”张小乐双手插兜的冲秦老师问道。

        “也就十万左右吧!”秦老师几乎没加思索的回了一句。

        “你要不?”张小乐直接问道。

        “……我不是很喜欢!”秦老师摇了摇头后,沉吟半晌说道:“得,找个机会,我问问朋友,帮你出了吧!”

        “哎,好!”

        “你最后给她多少钱?”秦老师抬头问道。

        “一百啊!”张小乐也没隐瞒。

        “呵呵,有点贵啊。”秦老师一笑,轻声说道。

         “这女的很有能量,我不想就跟她办一次事儿。”张小乐毫不犹豫的说道:“交朋友,总得有点诚意啊。”

         “是,我也出来了,这女的也不想跟你就办一回事儿?”秦老师笑吟吟的指着张小乐调侃道。

         “不正经!”张小乐听到这话也笑了。

        第二天,张小乐收到一份同城快递,随即他打开看了一眼后,就直接发回了东北,并且特意跟张世峰通了个电话。

        “喂?!”

        “峰哥,军儿的研讨班手续我已经给你发过去了,入驻宿舍,食堂消费,都在里面,我看了一眼,没啥问题。”张小乐直奔主题的说道。

        “军可没和其他研讨班的同学见过面!”张世峰提醒了一句。

        “能参加这个的,都是挂个名儿而已,这帮人谁会真的来北j,去怀柔蹲两个多月?”张小乐非常托底的回应道:“没事儿的,你放心吧。”

        “谁给你办的。”

        “呵呵,一个女的。”张小乐无耻一笑:“我宇哥给我介绍的。”

        “呵呵,托底吗?”张世峰紧跟着再次问了一句。

        “托底吗?你能把那个吗去掉吗?”张小乐一边往外走,一边龇牙说道:“你知道他老公在哪儿哪个单位吗?艹,昨天新宇跟我说,我吓了一跳……统战-部啊!”

        ……

        次日。

        市公安局。

        “什么?!唐川和李九龙都翻供了?”甄队叉腰冲专案组的同事喝问道。

        “啊!唐川和李九龙都说,他之前咬林军,是恶意报复!”专案组同事点头。

        “……关于钟振北的口供,他们与之前说的有出入吗?”

        “那倒没有,还和之前交代的一样。”专案组的同事,点头回应道:“已经落网的犯罪嫌疑人,全部都说的是,钟振北先领人过去的动的手!”

        甄队摸着脑袋,一声没坑。

        “滴玲玲!”

        就在这时,摆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我!”张世峰的声音响起。

        “哎,怎么了?”甄队跟张世峰打了个招呼。

        “一会有空吗?我让研讨班那边把军的资料传过来了,我是给你,还是直接给专案组?”张世峰直接问道。

        ……

        下午,某咖啡厅内。

        甄队看完资料后,皱眉问道:“包装厂特大枪案发生的时候,林军在北j?”

        “啊!”张世峰点头。

        ……

        与此同时。

        周天再次接到小袁电话。

        “喂?”

        “叔啊,情况有变化了。”

        “什么变化?”周天直言问道。

        “这个女的领着孩子突然换路线了!”小袁应道。

        “去哪儿?”

        “还不好说啊。”小袁摇头解释道:“那个女的好像在等电话,似乎没太确定。”

        周天沉吟半晌后,面无表情的补充道:“他们之间肯定联系上了,你盯死吧,马上就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