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35 摸到踪迹
        一周后。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一架由巴黎去往利比亚的飞机,在伊斯坦布尔中转后,又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程才终于抵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

        “兄弟,咱们下一步还往哪儿走啊?”妇女领着孩子,扭头冲着一个穿着军装的亚裔中年问道。

        “等车,去我们公司分部。”军装男用汉语回了一句。

        “……我老公怎么样?”妇女脸上焦急。

        “很好,去了你就知道了。”

        “好吧!”

        话音落,亚裔中年领着妇女还有两个同伴,就继续在机场内等了起来,而就在他们等待的过程中,与他们乘坐同一趟航班飞过来的小袁和助手扫了一眼几人后,就奔着卫生间走去。

        半个多小时后,两辆军用悍马抵达,将军装男和妇女等人拉走。

        ……

        国内。

        伤已经好很多了的林军,虽然走路时依旧有些别扭,但基本已经弃拐了,不过左耳却依旧没怎么恢复。

        晚上,家里。

        “咣当!”

        林军听到门铃声后,就伸手拽开了门,随即看到周天,张世峰,方圆三人全都过来了之时,心里顿时有谱的问道:“有信儿了?”

        “恩,小袁刚刚打回来电话,进去说吧!”周天轻声应了一句。

        话音落,众人迈步就走进了室内,并且坐在沙发上商谈了起来。

        “啪!”

        林军低头点了根烟后,面无表情的问道:“小袁怎么说?”

        “赵五的媳妇和孩子,先从上海找了一家移民咨询公司走人,原本是说去澳洲生活,但出国之后,移民公司只领着她们在澳洲坐短暂停留,随后去了法国巴黎,并且由哪儿去了的黎波里!”周天轻声叙述道。

        “利比亚?!去哪儿干啥啊?”林军不解的问道。

        “刚开始我也以为她们的终极目的地不是这儿,去利比亚只是路过,但小袁跟我说,移民公司的人是到了法国巴黎就撤了,随后又有人过来接的赵五媳妇。”周天再次补充道:“所以利比亚应该就是赵五媳妇和孩子要去的地方。”

        “你和咨询公司的人接触上了,但他们却没告诉你这些细节?!”林军突然问了一句。

        “我觉得啊,移民公司的人知道的并不多,因为赵五的老婆和孩子从他们哪儿走,就是个幌子。”周天解释了一句。

        “可是,如果移民公司的人跟你撒谎了,并且把你找他们的事儿告诉了赵五或者是小二,那他们不就有准备了吗?甚至可能跑啊!”林军在心里考虑的很全面的问道。

        “那不可能。”周天摇头回了一声:“主办这事儿的经理收我钱的当天,我就给他发了个快递,里面的内容如果泄露了,足够他被清退这个行业了!移民咨询公司的业务,主要就他妈针对二奶,情妇,国企高干等出国避祸的人士,他跟我泄露了客户这么多重要信息,那是行业内不能容忍的。”

        “那就好!”林军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托底了。

        “赵五的媳妇到目的地了吗?”张世峰也问了一句。

        “到了!?”周天点头。

        “是个啥地方?!”方圆也好奇的问道。

        “华胜安保集团!”周天看向众人说道:“赵五的老婆和孩子去的就是这个集团公司的分部,我估计不光赵五在这儿,小二也在这儿!”

        “对,赵五不会有这样集团公司的关系。”张世峰表示赞同。

        “这个华胜谁了解,主要经营啥的啊?”方圆挠了挠头。

        “我是一点都不了解。”周天摇头回应道:“但估计和太和干的是一样的活儿。”

        “呼!”

        林军长长出了口气,随即回应道:“我打听打听吧,叔,你也跟亮子问问!”

        “恩!”周天点头。

        话音落,林军拿起电话就奔着窗口走去,随即低头翻找起了电话。

        ……

        另外一头。

        省纪委书记坐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下属打来的一个电话。

        “喂?”

        “书记!”

        “说!”

        “老陈的案子有突破了。”下属沉吟半晌后,直言汇报。

        “……继续说。”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陈雪峰直接杀害李志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老陈曾与李志媳妇保持着不正常男女关系,并且到目前为止,李志媳妇一直处于失踪状态……!”下属再次补充道。

        “是失踪还是被害了?”纪委书记眉头紧皱的再次问道。

        “还无法确定,但就我个人推断,被害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了。”下属仔细思考了一下后,继续补充道:“即使没有被害,那她也是收了一大笔封口费,然后离开了国内,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她是一切事件的导火索,再加上李志已经被灭口,那么她继续活着,就很不保险。”

        “……!”纪委书记沉吟半晌后,张嘴再问:“你这个突破,是用嘴突破的,还是有什么直接证据?”

        “李志媳妇近五年的银行账单,平时花销,居住地点,视频影像等等一系列和本案有关系的证据,都经完善了。”下属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好,我知道了!”

        “在往下查,就要查李志媳妇是否真正被害,而这活儿咱们干不了,还得让公安局协助!”下属想了一下后,就试探着问道:“领导,咱们现在用跟公安局碰一下头吗?相互交换一下手里的资料……!”

        “再等等!”纪委书记扭头看向窗外,轻声回了一句。

        “……好吧!”下属也没敢问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

        与此同时,吉l市委办公大楼内,老陈依旧在彻夜奋战,竟亲自完善着引资泰润集团的具体条款!

        ……

        家内。

        “喂?呵呵,你干啥呢?”林军站在窗口,拿着电话笑着问道。

        “工作呗,还能干啥?!”对方听到是林军的声音后,也挺高兴的回了一句:“你咋这么闲着呢?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找你打听点事儿!”

      

        “啥事儿啊?”

      

        林军挠了挠鼻子,随即皱眉问道:“想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华胜安保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