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60 悔之晚矣
    南苏丹,公司宿舍房内。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哗啦!”

    林军端着一盆凉菜,一盆酱猪蹄,胳膊上挎着一瓶白酒,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刷!”

    赵五抬头看向林军后,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喝点啊?”林军把东西放在桌上后问道。

    “呼!”

    赵五皱着眉头,长长出了口气后,点头应道:“喝点就喝点呗!”

    “这边条件跟家里比不了,吃顿猪蹄儿就算过年了。”林军打开袋子,拿出筷子说道:“厨房还有俩菜,一会送来!你兑付着喝一口吧。”

    “呵呵,我这待遇还可以哈。”赵五冷笑着回了一句。

    “艹,你跟我们掐这么长时间,有功了呗,我犒劳犒劳你。”林军伸手拧开白酒瓶子说道。

    “我用这个就行。”赵五随便拿起了一个一次性纸杯,将里面的白开水倒掉后,就推到了林军的跟前。

    “哗啦!”

    林军给赵五倒完酒之后,就端着酒瓶子说道:“来吧,喝一口!”

    “咕咚!”

    赵五象征性的跟林军撞了一下,随即一口就闷进去小半杯后,胸腔滚烫,嘴里吸着凉气说了一句:“林军,我他妈的确实是挺服你……!”

    “咋的呢?”林军看着赵五问道。

    “国内动静闹的这么大,你融府最后整来整去,最后竟然能没在暴风中间。一把事儿接一把事儿的,你都找好接锅的了。”赵五斜眼看着林军说道:“你岁数不大,心可挺狠呐。”

    “呵呵!”

    林军一笑,吃着菜没有吭声。

    “明明能在华胜安保公司就杀了我,但你非得把我领到苏丹喝顿酒。”赵五眯着眼睛,咬着钢牙说道:“要么,你在这儿干死我,要么,我回去自首。是这个意思不?”

    “是。”林军点头承认。

    “你看你心眼多多,连我怎么死都算计到了。”赵五舔着嘴唇,指着林军质问道:“你掐死了,我一定会答应你,对吗?”

    “对啊!”林军再次点头应道:“你答应了我,你的老婆的孩子会安全返回国内,唐人会重新开业,你家里的老人,亲戚,都会过着之前的日子,并且还有你媳妇照顾。可你要选择死在这儿,谁会管你媳妇和孩子怎么回国,谁会管你家里人的问题,谁会?我会吗?凭什么?”

    “呵呵,所以说嘛,我就服你,你们整死了我三哥,整没了我这么兄弟,最后我还得给你们扛事儿……!”

    “停!”

    林军皱着眉头,直接摆手打断赵五:“你再说一遍,你三哥和你那些兄弟是谁他妈整死的?”

    “啪啪!”

    赵五含着眼泪,猛拍着桌子吼道:“不是你们吗?!啊?!”

    “是个jb!”林军毫不犹豫的指着赵五的脸说道:“你在心里问问你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你贪,你贪黄永利的酒店,你贪陈雪峰地位,小二的关系,你赵五,你三哥,还有你的那些兄弟,能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事儿是你挑起来的,但最后你没站住,你怨谁啊?你怨我吗?!我他妈佛祖啊?你砍我两刀,还指望我跟你唱阿弥陀佛?”

    赵五眼圈通红,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你觉得你三哥重要,我他妈还觉得你十个三哥,也不抵我小岩一条腿呢!!”林军喘着粗气,脸红脖子粗的吼道:“我想整到现在这个地步吗?!我他妈根本都不想,我就想老老实实的把吉l店开起来,好好做我的买卖,身边的这些人都在,你明白吗?”

    “啊!”

    赵五捂着脸,突然嚎啕大哭,一边流着眼泪和鼻涕,一边声音沙哑的说道:“马钢曾经在车上问过我,搀着到这些事儿里,我后没后悔过!我跟他说……我他妈没后悔过……!”

    林军拧着眉毛,举着瓶子喝了口白酒。

    “……我为什么这么说啊?为什么啊!?”赵五崩溃的扯着林军的脖子吼着质问道。

    “我他妈哪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已经陷进来了,出不去了!我不说,我没后悔,你他妈让我说啥啊?!啊?!”赵五瞪着眼珠子吼道:“就因为一个不满足!我眼睁睁瞅着我三哥没了,我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儿,就连我老丈人都多没躲过去,最后弄的我自己背着在逃不说,还老婆孩子也跟着我在国外晃荡……你说,我他妈能不后悔吗?!我都悔死了!悔死了,你知道吗?!”

    “咕咚!”林军面无表情的再次喝了口白酒。

    “啊!”

    赵五抓着头发,鼻涕和眼泪流到嘴里,双肘柱着桌面,连连摇头呢喃道:“……唐人干的明明挺好,挺来钱……我怎么就不满足呢!艹你妈的,我当时瞎了,根本没看到,还有多少人过的不如我呢……!”

    “我也后悔啊。”林军拿着酒瓶子低头插了一句。

    “你后悔什么?!”赵五像是找到了知己,满脸泪痕的抬头问道。

    “我后悔……后悔……当初没上点心……保住小二他哥一条命……!”林军晃荡着酒瓶里的白酒,低着头,紧皱着眉说道:“如果拦下了,就一定没有了后面的事儿……那时候年轻……自私了……现在想想,小二恨我们是有道理的……我虽然没动手杀了他哥,但我有责任……!”

    赵五无言,呆愣楞的看着纸杯里的白酒。

    ……

    室外,坐在皮卡车上的小辰同样无言,因为他也后悔了,十分后悔。

    他后悔因为自己曾经的冷血,让小二的哥哥海峰失去了性命!

    那时候,他和阳都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拿钱干脏活的枪手,佣兵,所以他们可以用这个借口,告诉自己不用顾及什么道德底线,因为他们不做,也会有别人做……

    可到了今天,小辰在没了自己最好的搭档之后,心里真的后悔了……

    如果自己当初坚持一下,拦一下,可能那个像赤子一样的海峰就不会死,如果当初自己放弃赚翟耀的那一份钱,可能阳和自己,还有大佛,正在某个沙滩上,看着美女,喝着啤酒,聊着荤段子……

    人生就是这样,我们都知道告诉自己要少犯错误,但还是会因为各种**,各种需求,而走上歧路,有的时候你中途发现了,则能全身而退,而有的时候你满眼充血,一意孤行,只等身到悬崖时,才后悔莫及……

    当晚,林军和赵五喝的人事不省,弄的大脑袋等人都很疑惑,因为不明白两家人掐了这么多久,彼此心里能有啥共鸣的,还能喝多了……

    ……

    第二日,赵五同意回国自首,但首要条件是林军在案子宣判前,将自己媳妇和孩子操作回国。

    与此同时,华胜安保集团。

    “咣当!”

    夏青凝拿着资料闯进办公室内,随即俏脸无语的问道:“为什么让我去跟融府谈赔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