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61 临走之前
    “怎么了?”夏华胜惊愕的问道。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我跟那个林军谈不来,你换别人吧。”夏青凝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事儿还要跟乔治接触,够分量的就你和华宇。”夏华胜插上钢笔,十分无语的问道:“你不去,你让他去啊?他去不得抗炸药啊?”

    “……!”夏青凝气鼓鼓的站在原地,略显无言。

    “要不我亲自去?”夏华胜斜眼问道。

    “……你们都有病!”夏青凝磨了磨牙后,转身就往外走。

    “困难能克服吗?”夏华胜笑着调侃了一句。

    “不克服怎么办?死去呀?”夏青凝没好气的回应道:“我要一不小心搞死了林军,你别忘了赎我就行……!”

    ……

    南苏丹,朱巴。

    “谁过来?”林军躺在床上,皱眉问道。

    “呵呵,就那个小姑娘,夏青凝。”张世峰笑着应道。

    “……那你跟她谈吧,我和她这几次事儿整的都不对付。”林军完全相当甩手掌柜的说道:“就剩个赔偿了,聊完赶紧给她撵走就得了。”

    “你真能扯。”张世峰无语的回应道:“她要不知道你在这儿也就算了,咱派出个人就能跟她谈。但现在人家明知道你在这儿,最后你不露面,那不是摆谱吗?没诚意啊!再说乔治就算自己不过来,也会让人过来谈,你不接待这小姑娘,你也得接待一下乔治这边啊。”

    “哎呀!”林军搓着脸蛋子,长长出了口气感叹道:“本来我心思,这些事儿都办的差不多了,自己能歇两天……唉,这她又来了……!”

    “你调整调整吧。”张世峰拍了拍林军大腿。

    “调整啥啊?我还是穿个钢裤衩吧。”林军无奈的回应道。

    “哈哈!”张世峰听到这话后,顿时一笑。

    “她们哪天来啊?”

    “就这一两天,从苏丹那边飞过来。”

    “行,我知道了。”

    “那你呆着吧,我和亮子溜达一会去。”张世峰说完正事儿之后,就站起了身。

    “你干啥去啊?”

    “看看亮子的鬣狗捕活物去。”

    “……你也变态了。”林军无语。

    “呵呵!”张世峰一笑,迈步就走出了林军房间。

    “哎呀,这一天……!”林军躺在床上感叹一句后,就点了根烟,眨巴着眼睛拨通了刘小军的电话。

    “喂?”

    “干啥呢?刘老板?”林军龇牙调侃道。

    “……别跟我闹,收你费昂。”刘小军一笑,轻声问道:“你忙完了,哥?”

    “啊,刚歇一天。”林军应了一声后问道:“振北他们过境了吧?”

    “没呢!”刘小军摇了摇头。

    “怎么这么慢?”林军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声。

    “一直等斌哥过来呢呗。”刘小军轻声解释道:“而且蛇头这边也刚说能走,估计这一两天,他们就得通知我往那边送人。”

    “在哪儿出啊?”

    “云南。”刘小军停顿一下说道:“就那边出去以后好走。”

    “恩,你催催蛇头,让他尽快安排吧,哪怕加点钱也行。”林军心细的嘱咐了一句。

    “他们也想快点,因为多走一批就多挣一批钱,但现在真不比从前了,各个边境线抓的都贼严!不管是司机还是船夫,只要知情,那抓住就是十年起……判的不轻啊。”刘小军轻声回了一句。

    “……现在是跟以前比不了了。”林军知道线上的情况,所以也只能感叹一句后,就岔开话题问道:“二斌已经过去了,是不?”

    “到了。”

    “恩,我这边是赶不回国内了,你就负责把他们照顾好,送走,就完事儿了。”林军嘱咐了一句。

    “妥!”

    “恩,那就先这样!”

    “好叻!”

    话到这里,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

    国内浙j,刘小军安排的房子内。

    “喝点不?”钟振北站在冰箱旁边,冲着沙发上的二斌喊了一句。

    二斌直愣愣的盯着电视,没有回音。

    “咣当!”

    钟振北拿出两罐啤酒后,就用胳膊推上冰箱门,随即迈步走到了二斌身后喊道:“哎!”

    二斌依旧盯着电视。

    “啪!”

    钟振北皱着眉头,伸手拍了一下二斌的脑袋。

    “啊?!”二斌立即回过神来,扭头就看向了钟振北。

    “咋的了?”钟振北皱眉问了一句。

    “……没……没事儿,有点困了,呵呵!”二斌眼神发直的笑着回应道。

    “给!”钟振北扔给了二斌一罐啤酒,随即坐在沙发上问道:“哥们,你是不是心里有事儿啊?”

    “呵呵,我能有什么事儿?!”二斌启开啤酒,喝了一口后应道。

    “二斌,你跟我说一句实话,心里到底想不想走?!”钟振北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这么多年,别人欠过我钟振北的,但我没有欠过任何人的!这临要完事儿了,我不能让吉l认识我的人,骂我是个篮子,坑了朋友!”

    二斌低头沉默半晌后,脸上泛着笑意说道:“振北,任何东西都是相互的,今天我付出了,那是因为昨天我得到了,对不!”

    钟振北喝着啤酒,没有吭声。

    “你别想多了,我没事儿!”二斌拍了拍钟振北的肩膀。

    “叮咚!”

    钟振北与二斌撞了一下罐啤,随即仰脖大口喝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二人一人喝了一罐啤酒,钟振北靠在沙发上说道:“小军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这一两天就走,但我还有点事儿要办,就不跟你们一块去云南了,到时候咱们在哪儿汇合就行!”

    “就剩这么两天了,你要干啥去?”二斌皱眉追问道。

    “这次走,真是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回来了,我有点事儿,需要处理一下。”钟振北脸色略显红润,眼神也有些呆愣的回了一句。

    二斌一听钟振北不太想说,所以就也没有在追问,但眼神里流露出的情绪,却更加复杂,纠结了起来……

    ……

    当天晚上。

    钟振北单独离开住所,不知道去了哪儿,而刘卫和伟星在与小军一块喝酒,聊天的时候,则是满脸通红,话语直接的说道:“哥们!”

    “咋地了?”小军看向了刘卫。

    “我要走了,再回来也不知道是啥时候了……!”刘卫打着酒嗝,看着小军问道:“你有啥想办,但还没办的事儿吗?”

    “你啥意思啊?”小军被问的有点懵。

    “他想问你,你还有没有啥对伙,我俩走之前全帮你干了……!”伟星干呕一声后,赤.裸无比的说了一句。

    “对!”刘卫明显喝的发懵的点了点头,嘴上的烟都叼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