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70 他的落幕(加更2))
    “老陈,你对封山镇未来前景怎么看?!”省内一把盯着老陈问道。?火然文???  w?w?w?.?ranwen`org

    “非常看好。”老陈一提起封山镇,整个人就明显精神了不少的说道:“封山镇四面环山,地理环境很差,所以你要把它打造成商铺聚集的新街区,明显是不现实的。但封山镇地多,而且劳动力饱满,与泰润近几年要在国内建厂的重心吻合,所以两者是能碰撞出火花的!”

    “泰润是港资公司,如果他们来东北建厂,基层的员工问题怎么解决?!如果得不到解决,泰润在东北建厂不但没有缩减开支,反而会在用人问题上,耗费大量资金。”省内一把掐住重点问道。

    “就地解决啊,封山镇可以输出大量基层员工!”老陈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泰润厂内生产的产品,对员工素质要求很高,而咱封山镇的百姓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两家人根本贴不到一块去,你怎么做劳动力输出!”省内一把皱眉问道。

    “十年发展计划中,首要条件就是,泰润集团要自己在封山镇进行专项人才培训!”老陈思路非常清晰的说道:“泰润投入培训的这笔钱,是很快会得到回报的,因为接受培训的封山镇人,在没有完全胜任对应工作之前,是只领取学徒工资的。所以,一年两年内,泰润会赔钱,但三五年内泰润会缩减起码百分之四十的员工开支,因为香港工人的价格,和咱封山镇工资的价格,完全是两回事儿!”

    省内一把听到这话后,若有所思的喝了口茶。

    “泰瑞只是撬开岩石的锤子,四五年之后,如果他们在封山镇得到初步成功后,就会有更多经营实体类生意的资本来到封山镇这片热土,寻找建厂机会……!”陈书记满眼憧憬的说道:“政府要做的就是把控好方向,给予泰润强力扶持,用它们砸开围着封山镇的这一座座大山,争取十年内,把哪里变成一个可以解决周边数万青壮年就业问题的土壤!咱们经济不行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人才流失太过严重,因为我们很大一部分年轻人,都离开家乡,去了更大的城市寻找机会……!”

    省内一把放下茶杯,看着老陈说道:“十年还早,你这骂名得一直背着啊!”

    “呵呵!”老陈一笑。

    “你知道鼎丰集团携款潜逃之后,让封山镇多少家庭一夜之间破裂吗?”省内一把插手看着老陈,眉头轻皱的说道:“你搞的这片热土,是带着血的啊!这种阵痛会让很多人,终生都摆脱不了的。”

    “书记,只要有改变,那就一定伴随着阵痛!”老陈话语铿锵的说道:“我之前的那任书记,也张罗着要引资,但去封山镇看了一眼后,说了句太难,转身就走了!回头叫俩资本,在南盛盖了个啥用没有的广场,这引资的口号就完成了!他怕什么,他就怕阵痛!他怕干不好老百姓会骂他,干不好要承担责任!所以,他不干了,看一眼就走了!但我不怕啊,因为坏人总得有人要去做,因为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大刀阔斧,忍着疼砸掉一些东西!而在这过程中难免出现误伤啊!”

    省内一把吃着花生米,一声不吭。

    “封山镇现在也许会疼,但再过一些年,他们的下一代人成长起来,就会发生改变,他们不再受穷,经济情况会得到大幅度改观,不用在坐着一夜的火车,背着个破包去其它城市寻找机会!”老陈声音略显激动的说道:“我到什么时候都承认!在封山镇的问题上,我的做法确实过于生硬,步子迈的太快!可有的时候,你不生硬,就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啊?我不是没想过别的办法,刚开始跟鼎丰接触的时候,我在很多政策上都有让步,但人家要的不是这个,他们要的是切实利益,他们要的是稳赚不赔的保障!!所以我必须先把鼎丰放进来,才有后面的泰润进场!只是,我和范瑶都没想到,后期情况会这么严重……因为有太多想贪一把的人,再无形中给鼎丰集团帮忙,就连封山镇的镇长,都在这里面左右逢源的捞着好处……!”

    “纪委调查组的人跟我说,你有数千万来路不明的财产,和现在没清点出数字的不动产?”省内一把翘着二郎腿问道。

    “有那么多吗?”老陈楞了一下后,笑着问道。

    “恩!”

    “……书记,我给你说个真事儿哈。”老陈搓了搓手掌,用调侃的语气叙述道:“我刚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也是摊上了一个贫困县,而且县里财政搞的一塌糊涂,完全不成样子!而我要上的几个项目,都很吃钱,所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就想着把一个县里闲置的工厂地皮拍卖了,来解决这一部分问题,而且当时报上去,市里就批了!”

    省内一把静静的听着。

    “这市里一批了之后,我就联系上了一个搞养牛厂的老板,而且他也想买这块地皮,所以,我们双方商量了两三次之后,很快就达成了共识!”老陈笑吟吟的继续说道:“但就在要签合同的前一天晚上,他突然上我家,要给我送五万现金!那是九几年的时候,五万现金在咱这边不算少了!但我却有点懵了,因为这事儿相当于我求他,我不知道他为啥还要给我送礼!”

    省内一把听到这里的时候,皱起了眉头。

    “我当时没收过别人的礼,而且他给的还是五万块钱的巨款,所以,我就给拒绝了!”老陈盯着一把书记说道:“但奇怪的是,第二天要签合同的时候,他就让公司另外一个人过来跟我说,他们财政有点问题,地皮的事儿要在考虑考虑!我当时听到这话就蒙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买地,肯定是因为昨晚他给我送礼,我没收!但我不明白的是,明明我求他们的事儿,为啥他们非要给我送礼,而且我不收,他们还翻脸了!”

    省内一把眉头紧皱的评价道:“蛀虫!”

    “后来跟我搭班子的一个县长,私下跟我说,那个老板连续找他两天,就问他,自己是不是哪儿得罪我了,为啥不收这个钱!”老陈眉头轻皱的说道:“他跟这个县长说!你们书记不收钱,那我敢跟他一块干吗?!那块地我根本就不需要,是看他是书记才买的,明白吗?!但他要不收钱,我知道他咋想的,不是自己人在一块谈事儿,以后有问题了我找谁去啊!”

    省内一把咬着牙问道;“你最后怎么办的啊?”

    “我没办法啊,我把钱收了。”老陈笑着说道:“我不收,他就不买地!但我还憋着劲儿要干事儿,怎么办?我只能融入这个圈子,把钱收了!”

    “你再给你的贪污找借口?”省内一把严肃的问道:“不贪污的人,就干不了事儿了吗啊?”

    “是贪污的人,干事儿会更容易!”老陈话语简洁的纠正道:“你拿出的计划再好,都不抵私下里跟他们出去喝顿大酒,你许诺的在多,也不抵收个红包啊……!”

    “怎么解决?!”书记问道。

    “那不是我该考虑的事儿,呵呵!”老陈一笑,端起茶杯回应道:“不过我国从八十年到现在,经济突飞猛进数次!这说明,我们有些官儿,虽然拿了钱,但还是办事儿的。”

    至此,老陈落幕,有骂他的,也有感谢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