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72 同一天
    曾强出事儿蹲进看守所之前,在吉l地区绝对算是拔尖儿的富二代和官二代了。?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但这并不是说,他爹官当的有多大,财力有多雄厚,而是他这个人很张扬。虽然地位没到顶尖*的行列,但“气质”,“气场”,却绝对到位。

    但蹲了数月之后,曾家的情况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叔曾国民“彻底消失”了,自己亲爹入狱,母亲背着在逃躲在南方,以前所有的关系,似乎都一夜时间不知了去向。家里但凡以前在封山镇挂职过的亲属,也全部卷钱跑的烟消云散,根本就联系不上了。

    曾强出看守所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多钟,但按理说他昨天凌晨之后就应该被放,因为他的判决那时候已经下来了。不过他的包间管教昨晚凌晨之前,得到一个犯人的撂案,临时要去外地抓人,而判决还被他锁在抽屉里,大家都拿不出来,所以就晚放了曾强。

    曾强出了看守所之后,一直替他办案的律师,给了他一部新手机和一万块钱现金后,就在车里嘱咐道:“你不用回封山镇了,手机里有你妈的电话号,你给她打一个,她会告诉你去哪儿汇合!在这期间,你谁都别联系了,也谁都别信,只听你妈的就行了!”

    “……!”曾强拿着电话,表情有些呆滞,似乎还接受不了家庭的巨变。

    “我跟你爸,你叔也认识不少年了。”律师沉吟半晌后说道:“劝你一句,家里不比从前了,以后干点正事儿。就算帮不上你妈,也别给她添乱了!”

    曾强听到这话后,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

    长c,融府康年会所内。

    “咣当!”

    小崔和大脑袋阴着脸,咣当一声就推开了包房门。

    “刷!?”

    刘宏伟一抬头就看见了小崔,随即笑着问道:“活儿咋样?”

    “……你是不是有病?!你他妈变态吧?!”小崔破口大骂。

    “你有点样儿昂!人家请你突突姑娘,你怎么还骂人呢?”李英姬打抱不平的说道。

    “突突你爹篮子啊?!突突!那他妈是姑娘吗?”大脑袋光着膀子骂道:“我和小崔整的正来劲呢!她俩脱了裤衩,一亮家伙,我他妈一看,jb比我都粗!!”

    “哈哈!”刘宏伟和李英姬瞬间爆笑。

    “……家伙,什么家伙?”没进去嫖的张世忠,双眼迷茫的问道。

    “我们四个人,低头一看四个jb,你说啥家伙?!”小崔也骂了一句。

    “哈哈,不行了……!”李英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艹,人妖啊?!”张世忠一愣过后,拍着大腿:“哈哈哈……我艹……你俩乐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啥家伙呢!”

    “厉害了,我的哥!还四杆枪,哈哈,融府扎枪队呗?……!”李英姬已经快要笑疯了。

    “真没素质,我艹!”小崔指着刘宏伟说道:“下回你倒给我钱,我都不给你试活儿了!你太没正溜了,艹!”

    话音落,二人迈步就往卫生间走去。

    “哈哈,你俩干啥去啊?”刘宏伟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问道。

    “……洗一下呗!”小崔没好气的扣着自己裤裆说道。

    “我艹,你干了啊?还洗一下!”李英姬惊愕。

    “干个屁!他没亮家伙之前,我他妈还让他口了两下,现在想起来,我都快吐了,我艹!”小崔几乎崩溃的说道。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爆笑。

    “咣当!”

    话音落,一个经理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随即冲李英姬说道:“军哥刚才临走前,让我告诉你一声,客户下周四到这边!”

    “是吗?!”李英姬也擦了擦眼泪,随即说道:“他走了吗?”

    “刚走!”

    “我追他问问去!”李英姬起身就奔着外面追去。

    ……

    曾强与律师在市区分开之后,就打开手机,在电话本里翻到唯一一个备注是“妈”的号码后拨了过去。

    数秒过后。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听筒内传来客服的声音。

    “恩?!”

    曾强愣了一下后,就又打了一遍,但对方依旧是关机状态。

    站在原地来回走了几圈后,曾强又熟练的拨通了律师的号码。

    “喂?!”

    “我,曾强!”

    “怎么了?”

    “……我妈的电话号打不通啊!”曾强皱眉说道。

    “不可能啊,我接你之前还给她打了一个呢。而且她这个电话很重要,从来没有关机过啊!”律师皱眉回了一句。

    “那是怎么回事儿啊?”

    “你别着急,我想办法联系她一下!”律师安抚了一句。

    “好!”曾强只能站在马路边上,点头应了一句。

    话音落,二人挂断电话,随即曾强表情担忧的在路灯下焦躁的走着。

    十分钟过去,律师没有回信。

    半小时过去,律师还是没有打来电话。

    曾强等的更加焦躁,随即想了一下后,又拿着电话给律师拨了一个!

    数秒后。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听筒内再次传来熟悉的客服声音。

    曾强一愣后,以为是自己拨错了号,随即低头一看,号码却根本没有拨错,他打的就是律师的手机号!

    但对方为什么关机了?

    曾强想不通,彻底懵了。随即他连续又给律师和自己妈打了数遍电话,但两个人全部都是关机状态!

    三个小时后,马路牙子上散落的全是烟头,而曾强抽的干呕了几声后,就再次给二人打了一遍电话,可两人已经没有音信。

    马路宽阔,曾强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他听着电话里不停提示着对方关机的声音,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掉,嘴里呢喃着:“……怎么关机了?人到底去哪儿了!”

    他是真急了!他不知道该联系谁,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完全懵了!

    ……

    珠海,某公寓内。

    曾强母亲蹲在地上,抱着头,一动不动。

    “这些都是你的吧?!”穿着检察院制服的工作人员,指着摆在地上的三十几万现金,数张银行卡,皱眉问道。

    “对!”

    曾强母亲身体僵硬的点了点头。

    “楼下那台车也是你的吧?”检察院的人再次问道。

    “恩!”

    “来起来,我们给你拍照!”

    “大兄弟,我求求你,你就让我给我儿子打个电话吧。他今天刚出狱,找不着我会着急的!”曾强母亲脸色苍白,毫无形象的摊坐在地上哀求道。

    “不行!”检察院的人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案子没判完之前,你不能与家人见面的!”

    曾强母亲呆愣。

    “你胆儿也太大了。这都出事儿多长时间了,你还不赶紧跑?!真当我们是吃干饭的?”检察院的人调侃着训斥了一句。

    “……我贪了,老曾早都让我走……我想等等我儿子,再洗出来点钱……!”曾强母亲捂着脸哭着说道。

    生活总是充满讽刺,曾强出狱和母亲入狱,竟然在同一天!

    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曾强,确实让无数个与他同龄的人羡慕过。但到今天为止,他的好运似乎彻底耗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