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73 从绝境走上绝路
    凌晨,两点多钟。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刚刚在快捷酒店开了房的曾强,突然接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内容很简洁。

    “你妈在珠海被抓了,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我这两个号都不用了!”

    很明显,这条短信是那个律师发给曾强的,所以曾强在看完短信之后,就立即给律师回了过去,但对方马上就又关机了!

    “他妈的,到底怎么了?”曾强将电话猛然摔在床上,抓着头发,眼神无助的呢喃道:“怎么就进去了呢?!”

    律师能发这个信息报信,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所以曾强再期望他去帮忙,那明显是不现实的,幼稚的。

    坐在床上,曾强手掌哆嗦的点了根烟,随即看着窗外时,害怕,无助,对母亲的担忧,焦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

    “艹你妈!”

    曾强一边抽着烟,一边再次流下了眼泪!

    就今天一天,曾强哭的次数,似乎比他成人以来加一块的都多!以前的他,是有啥想法都能得到满足,而现在的他,没有了家庭的关怀,亲人的帮助,就似乎啥都不会了。真遇到事儿之后,他完全懵了。

    当夜,曾强一夜未睡。

    ……

    两天后。

    封山镇某饭店内,曾强瞅着眼前一个跟他岁数相仿的青年说道:“德子,哥们现在是真没办法了,你得帮帮我!帮我打听打听,我妈是哪个单位抓的!”

    “我不是不想帮你,但你家这个案子动静太大,真的不好操作!”德子长的其貌不扬,满脸是坑,看着挺招人烦的。

    “……你帮帮我,想想招,你爸在法院,肯定认识检察院的人!”曾强依旧苦苦哀求着。

    “我可以办着试试,但是……!”德子喝着饮料拉了个长音。

    “但是什么?”曾强心里焦急,一时间没理解德子的意思。

    “哥们,现在你求谁办事儿,不得打点一下人情啊?”德子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帮你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咱是哥们!但别人能平白无故帮你吗?”

    “德子,我现在兜里就不到一万块钱,但我妈那儿肯定有。你看你先帮我办着,我慢慢想办法把钱拿回来再还你!”曾强舔着嘴唇,抱拳说道:“你放心,这钱我肯定不差你的……!”

    “哥们,我爸就是一副处,你也不是不知道!”德子小声说道:“我有点钱,但不够办这些事儿的!”

    “……!”曾强急的眼珠子通红,不知道该去哪儿弄钱。

    “哎,我想起来了!”

    “什么?!”

    “你不是有两台车吗?一台猛禽,一台塞纳,你把车卖了就完了呗!”德子笑着说道:“你那个猛禽配置不低吧?这两台车加一块,卖个八十万左右,不跟玩一样啊?”

    “对对对,我还有两台车!”曾强听到这话后,顿时兴奋了起来。

    “你把车卖了,咱就能试试了!”德子再次补充了一句。

    “……行,我马上联系个二手车贩子!”曾强点头。

    “哎,你一说二手车贩子我就想起来了,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就是干这个的!”德子拿着手机问道:“你用我给你介绍一下吗?”

    “行啊,有熟悉的人卖的快啊!”曾强此刻彻底抓住了德子这棵稻草,因为其它人现在根本就不搭理他,更别提替他去办他妈的案子了。

    “我给你问问!”

    “价格稍微低一点也行,咱们着急用钱!”曾强补充了一句。

    “咱是哥们,我跟他们打声招呼,应该不能亏了你的。”德子仗义的说了一句。

    “哥们,麻烦了!”曾强感激的点了点头。

    ……

    当天晚上,曾强偷着回到自己进去之前住的那个房子取了钥匙,随即用它打开了车库门后,就抽着烟等待了起来。

    半小时之后,一台汉兰达,一台牧马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车库门口。

    “咣当!!”

    汽车车门推开,数个穿着貂皮,梳着板寸的壮汉走了下来。

    “哥们,德子的朋友吧?!”曾强满脸堆笑的问道。

    “谁他妈是德子的朋友啊,我跟他不熟!”领头一中年斜眼打量了一下曾强,随即吐了口痰后,棱着眼珠子问道:“你要卖车啊?”

    “啊,卖车,就这两台!”曾强指着身后的塞纳和猛禽说了一句。

    “看看车!”中年摆手冲着自己人说了一句。

    二十分钟后,中年带来的人将两台车开了一圈后,随即又回到了车库。

    “咋样,车况不错吧?”曾强笑着问道。

    “凑合事儿吧!”中年叼着烟说道。

    “呵呵,哥们,我这车就有过两回剐蹭,剩下啥毛病没有。这台猛禽当初有人给我五十万我都没卖……!”

    “多少钱?”中年挑着眉毛问道。

    “五十万啊!”

    “艹,你啥车啊,你就卖五十万啊?”中年梗着脖子往前走了一步,随即歪脖问道:“你这车是他妈正规渠道来的吗?”

    “怎么不是啊?”曾强感觉有点不对劲儿,随即皱眉回应道:“我手续是全的!”

    “你全个jb!你啥活儿都不干,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好的车?”中年掐着曾强脖子,咧嘴笑着说道:“你信不信我打个电话,检察院过来就把这车没收了?!这是你爸的非法所得,你明白吗?!”

    曾强呆愣。

    “看在德子的份上,两台车我给你十万块钱!”中年打开手包,一边掏钱,一边笑着说道:“你要明白点事儿,就马上给我过户。你要扯jb蛋,你这两台车,一分钱也卖不着!”

    “噗咚!”

    曾强膝盖一软,直接跪在地上说道:“大哥,大哥,你行行好,我等着这钱救命呢,我妈……!”

    “艹,你不牛b啦?别人没这么求过你吗?!”中年拿着钱拍着曾强的脸蛋子说道:“我他妈就干这个的!我要可怜你,那还怎么挣钱?!十万块钱,你要不要吧?”

    “我给德子打个电话行吗?!”

    “你给康熙打个电话都不好使,还提他妈什么德子!你卖不卖?!”中年再次呵斥一声。

    ……

    第二天,两台车在中年的操作下,迅速办完了手续,随即曾强立即给德子拨了一个电话。

    “喂,哥们?!事儿你也知道了,我先给你拿十万块钱……!”

    “强子啊,现在十万块钱够干啥的啊?!你请人玩个夜场都得个几万吧?”德子愤愤不平的回应道:“你先等着,我他妈找人收拾收拾黑你车的这帮狗篮子!”

    “德子……!”

    “你不用说了,他们整你,也是不给我面子!你放心吧,我帮你要要这钱!”德子满嘴仗义的说道:“等我信儿,我再给你打电话!”

    话音落,德子挂断了手机,而曾强再给他打,他就不接了。

    当天晚上,曾强在德子家蹲了一宿,随即看见那个黑他车的中年,把醉醺醺的德子送了回来。

    曾强蹲在花坛里,再次哭了,并且喝了整整一斤半的白酒。直到灌都灌不下去了后,他才迷迷糊糊的躺在树下面睡着了。

    睡梦里,曾强非常清醒。他似乎如新生儿一般重新认识了这个社会,并且突然发现,他如果没有了家庭的庇护,似乎狗jb都不是。而德子这个所谓的朋友,也在曾强面临绝境的时候,狠狠捅了他一刀,好像在告诉他:这个社会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以前你站在家庭给你的平台上,看到的一切,很可能都是假象……

    突如而来的磨难会使人成长,也有可能会使人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天一早,曾强剃了个光头,怀里揣着一把地摊上买的劣质三棱军刺,跟踪要去分钱的德子,一块到了中年的车行。

    中午。

    “杀人啦!!!”

    车行内的小姑娘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

    五分钟之后,曾强拿着一把捅折了的军刺,满身是血的跑了出来,迅速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屋内伤了八个人,有四个重伤。德子眼珠子被军刺活活扎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中年前胸挨了两刀,后背挨了两刀,而且还插着那一半断裂的军刺……

    下午,李英姬听到这个事儿之后,就学着东北哲学家药匣子的口吻说道:“……这个啊,有些人面对挫折哈,可能会选择重新再来,也可能会一蹶不振。但这个曾强却非常滴特别……很明显,他是疯了!”

    出事儿的当天,曾强就彻底消失了。但外面有传言说,当天车行有数十万现金被曾强抢走了,但具体情况,却只有不知死活的德子等当事人清楚。

    ……

    晚上,夏青凝带着她的团伙,乘坐飞机抵达了国内。

    ps:此章三千字!!订阅价格可能会高一些,因为收费标准是按照千字算钱的!

    还有第二件事儿,请大家关注一下我的微信公共账号“伪戒”,因为这个指标对我来说挺重要,他是网站衡量一个作者人气的条件之一。所以,我也得弄一下。

    操作步骤:微信添加公共账号,在搜索栏输入“伪戒”或“wjgzs517”后,只有伪戒俩字的那个就是我的公共账号,大家添加一下就行。

    以后新书发布,番外篇,还有我个人一些动态,都会在这里发布的。而且有空的时候,我也会在那里写一些好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