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87 张旅长
    第二日一早,bj军区第65军,驻天j蓟县装甲第一师某旅部楼内。?ranwe?n? w?w?w?.?r?a?n?w?ena`com

    “张大眼来了,完了,完了!”子轩快步走到新宇旁边,张嘴说这话的时候,腿都在哆嗦。

    “来了能咋地!”新宇听到张大眼的名儿之后,嘴上虽然挺硬,但腿肚子也明显不听使唤。

    “给金叔打电话吧!”子轩额头冒汗的劝了一句。

    “昨晚咱们干的这事儿,但现在都几点了?张大眼都知道了,你说他能不知道嘛?”新宇摇头回应道:“老头是扛过枪的,他喜欢能惹事儿也能扛事儿的,不喜欢遇到问题就找家长的!”

    “那你就挺着啊?”子轩咽了口唾沫。

    “你就眯着吧,剩下的我来。”新宇心里其实挺哆嗦,但还是把事儿揽过来了,因为子轩昨天纯粹是在玩命帮他忙。

    二人交谈了大约不到十分钟后,突然有人在走廊里喊了一句:“他妈的,给我滚进来!”

    “资料给我!”新宇咽了口唾沫说道。

    “不行你进屋就跪下。这个张大眼跟军区三把手都硬顶,你给他磕磕头不丢人!”子轩小声劝了一句。

    “他比老金还烦这种人!”新宇回了一句后,拎着资料就走向了旅长办公室喊到:“报告!!”

    “滚进来!”

    “是!”

    新宇腰杆挺直,迈步进屋。

    “咣当!”

    房门被一四十五六岁的中年一脚踹上,随即此人抬头看着新宇,脸色铁青。而新宇此刻也在打量着他,只见此人身高虽然不算出众,但却长的极为精壮。他鬓角两侧已有丝丝白发,但身上却没有一丝垂暮之气,整个人面容刚毅,气质特别凌厉。而且他左眼有些问题,看人时转动木讷,眼球也是土黄色的,因为他这个眼睛很早之前就因战受伤,一直瞎着

    “昨晚警卫连是不是你给弄走的?”张旅长话语简洁的喝问道。

    “是!”

    “打了人?”

    “是!”

    “他妈的!!你算干什么吃的,你敢调动警卫连的人?!部队是你家开的啊?”张旅长突然一声暴喝,抬手一个嘴巴子就抽在了新宇脸上。

    “踏踏!”

    新宇踉跄着退后两步,随即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妈了个b的!是不是感觉你有点关系,部队就装不下了你了?!”张旅长是一点都不惯着,抄起墙上挂的纯皮钢卡子的武装带,噼里啪啦的就奔着新宇身上抽去!

    “啪啪啪!”

    连续抽了五六下之后,新宇感觉身上都快裂开了,但还是不敢挪步躲开,只高声喊道:“报告旅长,我有原因!”

    “你有他妈的什么原因?!你给我站好!”

    “报告旅长,我错了!”新宇有点扛不了了,嗷嗷喊着。

    “啪!”

    “我让你认错了吗?!站直了!!腿!”张旅长抡着武装带,瞪着眼珠子骂道:“我的部队,不是他妈的幼儿园,专门给领导养孩子用的!!我不管你家里啥背景,但凡敢在我这儿搞事儿,我他妈扒你一层皮,让你三年后想起来都疼的直捂脑袋!!”

    “是!”新宇鼻孔窜血,梗着脖子喊道。因为他只能通过喊声,来转移自己身上快裂开一般的痛感。

    “咣当!”

    室内门被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穿着军装的人喊到:“行了,再打打死了!”

    “嘭!”

    张旅长一脚踹在新宇身上,棱着眼珠子骂道:“你给我记住了,我专门收拾有背景的兵!!你家里能耐越大,我管你越严!!别人犯事儿,挨一巴掌,你们犯事儿,我打到打不动了为止!!明白吗?”

    “明白!”新宇脑袋嗡嗡直响,已经彻底被打懵了。

    “大点声!”

    “明白!!旅长!”新宇咬牙站直身体,汗水和血水在脸上混和,顺着下巴就流了下来。

    “为什么叫警卫连的人去地方闹事儿?!”张旅长打完之后,才问具体原因。

    “因为他们冒充咱们天j警备区的军官,在北j抓了我的朋友!而我去协商要人的时候,他们养的社会打手不但要砸军车,而且还动手打了子轩!”新宇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我没受过这气,当时就炸了,一激动就给警卫连掉过去了,把人打了,把冒充军官绑架的头给抓了!”

    “抓的人呢?!”

    “让我扔军区医院给看起来了!”新宇鼻子哗哗流血,但就是不敢伸手去擦。哪怕他有非常强硬的关系,但此刻在张旅长面前依旧只是一个普通兵的做派。

    “你很占理呗?”

    “对,咱们占理!”新宇点头。

    “咕咚!”

    张旅长上去就是一脚,皱眉骂道:“谁他妈跟你是咱们!?”

    “呵呵!”门口处的那个戴眼镜的中年顿时一笑。

    “这是啥?”张旅长指着新宇手里掐的资料问道。

    “这是他们冒充警备区军官的证件,资料,这些东西可以当作证据!”

    “拿来!”

    “刷!”

    新宇二话没说,就把资料递了过去。

    “把屋里给我擦干净!”张旅长骂了一句后,拿着资料就走了。

    “咕咚!”

    新宇看见张旅长出了屋之后,瞬间就瘫倒在了地上,疼的额头哗哗冒汗,双手捂着腹部,一动不动。

    “进来两个兵!”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站在走廊里喊了一声:“快点!”

    一小时后,新宇也被拉到了军区医院。

    “你咋的了?”躺在病床上打针的林军,十分不解的问道:“仗都干完了,你咋整成这个b样呢?!”

    “啊,我跟我们旅长干起来了!”新宇趴在移动床上,还不忘了吹牛b呢。

    bj军区政务大楼。

    “他在哪个部队呢?”金政委背手问了一句。

    “在张大眼的部队!”身后的人轻声应了一句。

    “啊!”金政委只点了点头,就根本没再接话。

    “我用打个电话吗?”身后的人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用!”金政委摇头回应道:“张大眼这个愣货,心里明白着呢,知道该怎么办!”

    晚上。

    董才生在地方上的关系发挥作用,所以公安局某领导去部队协商,想要先把人要出来。但张大眼连人都没见,直接摆手就冲政委说道:“妈了个b的,他们早寻思啥来着?我的兵不是疯狗,他们要没受气,那能无缘无故的就发疯吗?你把证据给他们看一眼,就让他们滚远点!冒充军官的案子,跟他们地方有啥关系?我先撸一遍,事儿弄清楚了再说!”

    “!”政委没招,只能换个和善点的说法打发了地方上的人。

    一小时后。

    徐占年派来捞董才生的人开了两台军用suv抵达了部队。

    ps:早晨两章,晚上一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