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92 金子
    小卓抱住阿哲后,立即劝道:“警察就在里面,你开抢就麻烦了!”

    阿哲听到小卓的话后,一边要抬枪,一边回应道:“就jb俩警察,他们啥也干不了!”

    “咱们怕的不是他俩!而是你这么开枪,咱肯定就得在公安哪儿重新上线了!”小卓一遍阻拦着,一遍低吼道:“你现在是死人,你没身份了!明白吗?你一开枪,我们五个就都回到从前了!”

    “咕咚!”

    就在二人产生争执的过程中,龙哥一脚就将那个青年从车上踹了下来,随即看着阿哲笑着喊道:“就他妈b这样的,你送来多少,我干多少!”

    阿哲瞪着眼珠子,气的脑瓜皮发麻。?  ?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呵呵!”龙哥一笑,扭头冲正驾驶喊道:“开车!”

    “翁!”

    话音落,别克商务扬长而去,而那个被龙哥一脚踹下来的青年,费力的抬头看了一眼阿哲后,脑袋就端端正正的磕在了地上。

    “让大柱开车过来,快一点。”阿哲回头冲小卓吩咐了一句,随即将枪扔给郭秃子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奔着前方地上的青年跑去。

    “啪!”

    小卓掏出电话就拨通了大柱手机。

    “金子!!”

    阿哲跑到青年旁边后,就半跪在地上,扶起他说道:“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金子躺在阿哲怀里,脑袋费力的扭动了一下,双眼发直的盯着阿哲,根本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嘴上也被胶带缠死了。

    阿哲抱起金子之后,就感觉他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儿,因为他四肢很软,并且变形严重,所以阿哲撸上他的裤子和袖子,仔细一看才发现,金子两条腿的膝盖骨全部塌陷,胳膊关节处被人硬砸进去两根钢钉,现在还在哗哗流血

    刚刚在车上,金子虽然挺惨,但四肢完好,可警察来了之后,龙哥在躲避的过程中,就在车上把他办了。

    膝盖骨被砸的塌陷,两条胳膊被人钉进去了钢钉,这种残忍到类似酷刑的手段,根本就不像是斗殴,而是执行家法。

    “”小卓跑过来后,低头看着地上的金子,也是短暂的呆楞。

    “艹你妈的!”阿哲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翁!”

    话音落,大柱开车横穿过了国道,来到了路边。

    “上车,上车再说!”小卓拍着阿哲肩膀说了一句后,就弯腰和他一块扶起金子。

    “哗啦!”

    郭秃子拽开了面包车的车门。

    天j,医院内。

    “哎,我看夏青凝这个姑娘挺好的啊,家境,长相,智商,能力,配你都绰绰有余啊,呵呵。”新宇啃着猪蹄,调侃着说了一句。

    “艹,你们是怎么了?!怎么我身边一有个女的,你们就这套话呢?”林军无语的回了一句。

    “你多大了?你心里没个数啊?”新宇停顿一下后,皱眉劝说道:“军啊,任何事儿都得有过去的时候吧?你不能天天做在家里就回忆从前啊。”

    林军身体稍微停顿一下,随即没有接话。

    “你身边的这些姑娘,我多少都见过,但就感觉这个夏青凝和你最合适。”新宇话语简洁的说道:“她能适应现在的工作,那说明以后你俩在一块,她不需要你照顾的!这一点,夏青凝比石家庄那个一直等你的小姑娘要强,因为那个小姑娘经历的事儿毕竟很少,但她是很爱你的,瞎子都能看出来。”

    “新宇,我不是没想过,但我是真害怕了!!”林军眼珠子通红的说道:“我已经坑了一个沈曼了!她朋友死了,她一辈子可能都缓不过来啊!你明白吗?!如果我现在没记性,万一这样的事儿,在涵涵身上再次发生,我该怎么办啊?!我他妈就是跳楼去都晚了!说句难听的,我现在连我自己的耳朵都保不住,我又拿什么保证其它人呢?男人找媳妇,不是说一句我爱你就行了,他得肩上能扛起责任啊!”

    “所以我才说夏青凝和你在一块合适。”新宇坚持着说道:“她工作不在国内,而且业务上也和你有一定往来,再加上她家庭情况在那儿摆着,那像董才生这样的对伙,就是想到她,那一打听,吓也吓死了而像靳辉这样的,即使没吓死,也敢干,但想找机会也难啊。”

    “我和她不合适,你不懂!”林军抿了一小口白酒后,直接摆了摆手。

    “是我不懂,还是你不懂啊。”新宇无语的说道:“什么样的女人最理想?就是在外面能力卓越,但在家里却傻的像个儿童!她对别人有心眼,但对你却没有其他的小心思!我认为啊,这样的女人就求之不得了!”

    “你快拉倒吧!夏青凝对我没心眼?哎呀我滴天呐,她都快算计死我了。”林军笑着摇了摇头。

    “那都是表面,而且你俩现在啥关系也没有啊,她当然得为自己公司争取利益啊。“

    ”你快别在这儿瞎分析了!”

    “你宇哥对女人的了解,比你右手对裤裆的了解都他妈强,你信不信?”新宇再三强调道:“你要相信我!”

    “滚犊子!”

    “艹,我是为你好,你怎么好赖不分呢?”新宇还想再劝。

    “嘀铃铃!”

    话音落,林军电话响起,随即他摆了摆手说道:“一会说,我接个电话!”

    “唉,你注定是个光棍的命。”新宇无奈的摇了摇头。

    “喂?”林军扭头接起了电话。

    “哥,帮我在双c附近找一家能去的医院,快一点!”阿哲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林军短暂了愣了一下后,也根本没问为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新宇皱眉问了一声。

    “有点事儿!”林军仓促的回了一句后,就立马给周天打了个电话。

    与此同时。

    面包车急速行驶在国道上,而阿哲则是坐在车内一点一点的揭着金子嘴上的胶带,但当胶带全部揭开的一瞬间,一直闭着眼睛的金子,突然一扭头,张开了嘴。

    “呕,哗啦啦!”

    一大口鲜血从金子嘴里喷了出来。

    车内众人全部一愣。

    “刷!”

    阿哲低头一看,金子吐的这滩血里面,有半块舌头,鲜红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