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793 出卖与兄弟
    “阿阿蛇!”金子眼珠子瞪的溜圆,嘴里带风,含糊不清的冲着阿哲喊了一句。?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沙!”

    阿哲抽出纸巾,低头捡起舌头包好,随即咬着钢牙说道:“马上就好,咱马上就去医院!”

    “宗午和和你见完我就被发现了但但我没出粗买!”金子没了一小段舌头,说话极其含糊不清。

    “什么?”阿哲低头问道。

    “粗粗!”金子说不清楚最后两个字后,就明显急了,随即他用手指沾血,一笔一画的在前方车座子后面的座套上写了起来。

    阿哲盯着座套,双眼一动不动。

    数十秒后,座套上两字鲜红。

    出卖!

    阿哲我没有出卖你!

    这是金子想说的!

    “啪哒!”

    阿哲看见座套上这俩字之后,眼泪瞬间落下,脸上表情僵硬的宛若石头雕塑一般。

    “啊!”

    金子胳膊里钉着钢钉,动一下都疼的撕心裂肺,但他还是再次举起胳膊,用带血的手指在出卖两字下面继续写着!

    “别他妈写了!!”阿哲看着金子表情痛苦,所以咆哮着喊了一句。

    ”阿蛇送送我走!”金子眼睛含泪,一边嘴里喷血的重复着这一句,一边在座套写下了另外两个字。

    兄弟!

    “马上到医院了!!”阿哲低头看着金子喊道。

    “啪啪!”

    金子用手指点着座套上的兄弟二字,眼珠子盯着阿哲:“送送我走!”

    阿哲瞳孔放大的看着金子,一动不动。

    ”啪!”

    金子伸手抓住了阿哲的手掌,再次说道:“遭遭罪!”

    阿哲浑身颤抖的猛然扭头,双眼盯着窗外的星空,左手捂住了的金子的眼睛。

    “开开!”金子声竟带着急迫。

    “啊!!”

    阿哲一声怒吼。

    两秒后。

    “亢!“

    一声枪响在荒无人烟,奔往市区的土路上响起。

    ”啊!“

    ”嘭嘭嘭!“

    阿哲开完枪之后,整个人宛若脱力了一般,身体靠在车体上,一边崩溃的哭着,一边疯狂的用脑袋去撞车窗框。

    ”啪!“

    小卓坐在后面猛然窜起,搂着阿哲的脑袋喊道:“别他妈撞了!”

    “艹他妈的!!是我大意了!!我不该这时候和他见面!”阿哲歇斯底里,无比自责的回应道。

    三小时后,大野地内。

    阿哲坐在土丘上,一边低头抽着烟,一边扭头看着大壮等人说道:”阿莱来的时候,他就来了!”

    “我知道,当初你从云南叫回来了不少人!”小卓点头应了一声。

    “除了金子,这几年还有两个失踪了,联系不上了。”阿哲目光有些呆滞的继续说道。

    ”也有可能是不想干了,偷着走了呢。”郭秃子低头插了一句。

    “对,有这个可能!”小卓也顺着话茬补充道:“毕竟不是谁,都能坚持着把这些事儿干完的。”

    “希望如此吧。”阿哲听到二人这话的时候,眼泪在眼圈的回了一句,因为他心里清楚,那两个同样联系不上了的兄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金子的下场。

    “阿莱当初是在张世峰那边!但现在张世峰已经进融府了,小二也完犊子了!那你这些兄弟,都被埋在那儿了?在谁家?”二柱突然抬头问了一句。

    “我不能说!”阿哲性格耿直,所以没绕弯子的回了一句。

    “我们都不能说?”二柱瞪起了眼珠子。

    ”对!”阿哲坦然点头。

    “对了!”大柱也突然抬头说道:“金子呆的这家里,还有没有你兄弟?”

    “刷!”阿哲看向了大柱。

    “我的意思是,如果这家还有你兄弟!那金子出事了,他们就很可能也露了啊!我不是说金子会出卖,而是对伙儿很容易找到其他人信息。”大柱迅速解释了一句。

    “不不会的!”阿哲擦了擦眼角,低头说道:“我找的人,相互都是不认识的,没联系的!因为我在云南和我爸跑船的时候,怕万一出事儿之后,被人撂案,所以养的很多人,都是彼此不认识的,他们只跟我们单线联系!”

    说完这句后,众人全部都沉默了下来。

    “我和金子认识快十五年了!”阿哲点了根烟后,一边站起身,一边说道:“他叫我兄弟,我却看着他客死他乡,连尸首都送不回去!”

    话音落,众人看着阿哲,心里都很难受。

    ”埋埋了吧!”

    双c市,一品尚都小区售楼处内。

    “付总,您的咖啡!”一位姑娘将咖啡放在办公桌上后,轻声说了一句。

    “嗯,谢谢!”中年付总看了一眼姑娘,随即摆了摆手。

    “您忙,有事儿叫我。”

    “好!”

    话音落,姑娘离去,而付总则是坐在办公桌内,粗略的看着营销计划。

    十几分钟后。

    ”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付总抬头喊道。

    “咣当!”

    门被推开,龙哥穿着羽绒服从外面走了进来。

    “坐!”付总招呼了一声。

    “沙!”

    龙哥坐在办公桌外的椅子上,点了根烟后说道:“没办成,中途有两个警察去了那个饭店!”

    付总听到这话后,皱了皱眉头。

    ”不过也幸亏没办成!”龙哥声音很低的继续补充道:“这几个人很谨慎,我们要进去之前,他们就发现了!而且手里拿的东西也挺硬,有一个小子,拎着的是微冲!”

    “!”付总一愣。

    “这帮人不好处理!”龙哥摇头评价了一句:“不是亡命徒,谁出去会带着这个玩应?”

    与此同时。

    林军给阿哲发了一条短信问道:“怎么样了?!”

    “埋在h省的人,没了一个!”阿哲很快会了一条。

    林军看着手机,捂着额头,长叹了一声。

    双c,售楼处的办公室内。

    叫付总的中年,躺靠在老板椅上,沉默许久后继续说道:“我在给你一份名单!你给我盯死了!这里面,说不定还有对伙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