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02 摸不准脉的季康
    有了李英姬,张世忠和熟悉的朋友们帮忙后,舞池内的斗殴很快就以全胜的结局而告终,对伙十来个人被长本地这帮老炮一顿胖揍后,就跑出了慢摇吧,并且连车都没敢上,就四散着跑了。?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斗殴结束之后,大脑袋一摸后脖颈子,发现手里全是血,随即他让小崔一看,小崔直接告诉他:“口子挺大,得缝两针!”

    “真他妈的,我艹……!”大脑袋都快憋屈死了,因为他今天是真没主动惹事儿,而是被人从后面拿怼了一下后,还没等完全出气,就挨了一顿酒瓶子。

    “你们先去缝针,我和小忠等会再走!”李英姬嘱咐了一声。

    “行,那你安排安排吧,艹!”大脑袋骂了一句后,就在门口上车了。

    几分钟后,受伤的全部离去,随即李英姬和张世忠重新返回舞池,开始挨桌敬酒,并且把损坏的东西全部赔了,但各桌的单却没用李英姬买,因为这里都是点完东西就结账,所以李英姬没办法,就只能挨桌送了瓶1888的香槟。

    折腾到晚上12点多钟,李英姬和张世忠喝了不少酒之后,就稀里糊涂的让一朋友给送走了,最后连停在酒吧外面的车都没开走。

    而大脑袋在缝完针之后,就得知李英姬他们已经散了,所以他和小崔他们也没有返回慢摇吧。

    而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场由怼一下屁股引起的斗殴,即将在明天早上大家都醒酒之后就结束之时,那个染着粉色留海的中年,竟然领人又返回了酒吧。

    “季哥,铎哥他们让咱回去,给我打电话了。”一个青年跟在粉色留海男的后面说道。

    “听他的干个!”染着粉色留海的季哥,眼珠子被揍的充血,脸上全是口子的回了一句。

    “哥,咱们是来办事儿的,你这……!”另外一个人,也张嘴劝说道。

    “别他妈,能跟我进去,就进去,不想进去,就滚犊子!”季哥虎的扔下一句后,迈步就钻进了慢摇吧,并且直奔舞池走去,而他领来的那些人,虽然有些无奈,但却也一个没跑的跟着他走了进去。

    数十秒后。

    “滴滴!”

    通往舞池的安检门发出报警声。

    “哎,哥们,你站住!”保安立马喊了一声问道:“你是不是带啥违禁品了?”“

    “啥算违禁品?!”季哥眯着眼珠子问道。

    “刀啥的都算呗!”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季哥,随即补充道:“你要揣了,就放外面!”

    “我揣的是这个,你看你给我鉴定鉴定,它算不算违禁品!”季哥龇牙回了一句后,直接拉开西服拉链,伸手就从里面拽出一把五连发,顶在了保安的脑袋上。

    “……!”保安瞬间一愣。

    “滚你妈的!!他们揍我的时候,你咋不拉着呢?现在你他妈又认真了!!”季哥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蹬在了保安的裤裆上,随即转身领着自己人就往舞池里跑去。

    “东哥,东哥,刚才打仗的那帮人,拿着枪回来了……!”保安捂着肚子,拿着对讲机喊道。

    ……

    季哥这个神经兮兮且男女通吃的牲口,明晃晃的拎着枪,就在舞池内挨桌找了起来!!主要找大脑袋,因为他那现在还带着鞋印的,就是大脑袋无情践踏的!

    但今天算是倒霉,也算是幸运的大脑袋,正因为后脖颈子要缝针,所以才躲过了一劫!可是刚刚最先响应李英姬,并且坐在西北角的那个中年哥们和他朋友,就没那么好运了,因为季哥认出了他!!

    “艹你妈的,刚才你动手了吧?!”季哥身后拎着三个人,突然走过去问了一句。

    “艹,吓我一跳!”舞池内很黑,再加上季哥身材瘦弱,走路没啥动静,所以他给中年吓了一跳。

    “也有你一个吧?”季哥斜眼再次问道。

    “有我咋地啊?!艹你妈的,你挨揍没够啊?”中年身边的人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啪!!”

    季哥直接抬起藏在身后的五连发,随即顶在这小伙的脑门上说道:“艹你妈的!我就挨揍没够,你在整我一顿呗?!”

    中年这边的人,瞬间全部愣住。

    “吹牛,你敢开枪!!”中年坐在沙发上,斜眼回了一句。

    “那就试试!!我艹你妈的!”季哥左手从兜里掏出大卡簧,冲着中年就猛捅了过去。

    “干他!!”

    卡台内的这帮人,抄起酒瓶子就要动手,与此同时保安们也领着镐把子从侧面跑了过来。

    数十秒后!

    “亢!”

    一声枪响,泛起在舞池内!!随即所有人都蒙了,因为他们以为季哥就是要吓唬吓唬,但没想到这个虎看见人上来后,竟然眼珠子都没眨就开枪了,但那个被顶着头的小伙反应很快,伸手往上一抬枪口,就躲过了一劫,但也吓的当场就坐在茶几桌上了!

    “艹你妈,我看谁敢上来!”季哥斜眼冲着众人喊了一句。

    保安一伙,中年一伙,当场懵了!

    “艹你妈的!刚才动手的,给我挨个剁了!!我看谁敢还手!”季哥棱着眼珠子,端着五连发大喊了一声。

    “刷,刷刷!”

    后面跟来的三个人,直接从怀里拽出砍刀,随即二话没说,噼里啪啦的就在卡台内冲着中年等人猛剁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后,茶几,沙发,连同卡台台阶,全部被血点子染红,而中年等人抱着脑袋,全部倒在了沙发上。

    “啪!”

    季哥伸手抓住了中年的头发,满嘴酒气的问道:“你记没记住我?”

    “……记住了!”中年咬牙回应道。

    “哎,记住了就行,我叫季康!!黑江市的,你要有啥想法,就领着刚才舞池那帮养的过来找我!我他妈还四个人接待你们!”季哥拍着中年的脑袋说了一句后,大摇大摆的就往外走,而保安也没敢拦着,就那么看着季康带着人离去。

    十几分钟后,派出所才来了俩民警。

    ……

    一个小时后。

    已经睡着了的李英姬,迷迷糊糊的接起了正在响铃的电话:“喂?”

    “英姬啊,耿哥他们让人给砍了!”

    “咋回事儿啊?刚才我们还喝酒呢!”李英姬一愣后,皱眉回应道。

    “就是刚才跟你们干仗的那帮人回来了,拿着枪回来的。”打电话的朋友提醒了一句。

    “扑棱!”

    李英姬听到这话后,就瞬间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