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20 还是没有见面
    h市江北。?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司机停车之后,就推门走下去,直奔后备箱去拿礼物,而白涛则是坐在车内接起了电话。

    “喂?你说什么?谁去的?!”白涛拿着电话连问了两句后,足足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才声音沙哑的回了一句:“行,我知道了。那就这样。”

    旁边座位上,茂名看见白涛脸色阴沉的挂断电话后,皱眉问了一句:“怎么了?”

    “啪!”

    白涛眉头轻皱,有些疲惫的叹息一声后,就从汽车中路通道的杂物箱内拿起烟盒,并且低头点了一根。

    “融府又有动作了?”茂名立即追问。

    “往咱长c工地里倒了两大车土,还白送了二十多个花圈和一副挽联,呵呵。”白涛抽着烟,语气无奈的笑着说道:“你心里是想着,咱啥事儿都能过去,但林军不这么想啊。”

    茂名听到这话后,眉头紧皱的陷入沉默。

    “茂名啊,你不能去怀疑一个拥有三家五星级酒店老板的气度!所以,如果仅仅是一件事儿的矛盾,那林军绝对不会让下面的人,去工地玩一把这样的事儿,因为真的没啥必要。”白涛扭头看着窗外,停顿半晌后继续说道:“所以,他能把坟和花圈都搬上来,就告诉了我们一件事儿!”

    “唉!”茂名咬牙长叹一声。

    “进长c没戏,找谁说和都没用。这就是林军想告诉咱们的!”白涛话语简洁的补充道:“之前动王铎是这个意思,现在在工地闹事儿,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王铎这个傻b没有去长c,我依旧相信这事儿找皮特李有缓,但他这一去,林军已经把该办的都办完了,所以,那不管谁去说和,林军也不可能事儿办一半,突然就否定自己,改变主意了!”

    “不,茂名!”白涛摇头后,扭头冲着茂名问道:“打个比方,林军要回h市来,你能放心吗?!”

    茂名皱眉一愣。

    “我是绝对不会让的!”白涛眯着眼睛,话语干脆的自答了一句。

    话音落,司机拎着礼物走回来问道:“涛哥!咱们进去啊?”

    “不进去了,你把东西送给他家保姆,然后咱就回去吧。”白涛思考了一下后,轻声说了一句。

    “不进去看一眼啊?”茂名插手问道:“他媳妇不刚生完孩子吗?”

    “!”白涛认真的想了一下后,摇头说道:“不去了!”

    茂名听到这话后,就没有在劝。

    十几分钟后,白涛等人的汽车离去。

    别墅内,二楼落地窗前。

    “咕咚!”

    曾经与白涛关系很铁,但近几年却没有什么联系的皮特李,此刻单手抱着熟睡的孩子,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涛汽车从自己家门前离去。

    “小李!”

    楼梯台阶处,保姆拎着一些礼物,轻声喊了一句。

    “哎,郭姨!”皮特李转身回头。

    “你那个朋友送了一些礼物,但人却没进来!”保姆笑着说道:“我本来想问你收不收,但还没等上楼,他司机就把东西房门口走了。”

    “都是什么啊?”皮特李问了一句。

    “都是一些婴儿用的东西,是给孩子的。”保姆张嘴解释道:“楼下还一没组装的推车呢!”

    “恩,那就收下吧。”皮特李轻声点了点头。

    “好,我收拾收拾去。”保姆应了一声后,就转身拎着东西下了楼。

    “咣当!”

    就是这时,卧室包房门被推开,随即皮特李的媳妇端着果汁,步伐缓慢的走到皮特李身边,随即用左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白涛来了啊?”

    “恩!”皮特李点头。

    “咋没进来了呢?”媳妇好奇的问道。

    “咱家门槛太低呗,进来可能怕掉价!”皮特李说话的风格一如既往的犀利且不留情面:“毕竟人家白总现在国内国外都有生意,咱这农村人够不上人家!”

    “你嘴真损!”媳妇喝着饮料,翻了翻白眼。

    “损你不也得天天晚上啃吗?!”

    “滚!”

    “来,啃一个!”皮特李继续坏笑着说道。

    “别闹!”媳妇打了皮特李一下,随即岔开话题说道:“老公,我就不太明白,你怎么就看不上这个白涛呢?前年咱家在呼兰建风景区,人家都主动托人稍话,要帮你找点旅游局的关系,把景区旁边的那片湖纳入进来!这是多大的人情呀?人家不拿你当朋友,能帮你这个忙吗?“

    “人在有钱有权的时候,你是很难看清楚他的!”皮特李扭头看着媳妇说道:“为什么?因为这两样东西在当今社会,是可以掩盖住一个人身上无数缺点和脏东西的!”

    媳妇一愣后,没有吭声。

    “而我恰巧见过,经历过,白涛想要得,但还没有完全得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所以他身上的缺点和脏东西,我曾经都看的一清二楚。”皮特李低头看着孩子,轻声回了一句:“但也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吧,从生下来家庭条件就还行,所以,我没有他的那些经历,也就理解不了他干的那些事儿!”

    “好吧,那我就不劝你了。”媳妇听见皮特李如此认真的回答自己后,就不准备在谈这个问题了。

    长c,融府康年,水疗馆内。

    “哎,军,你说白涛会不会找人说情啊!”周天躺在水池中,头顶蒙着手巾,轻声问问了一句。

    “会与不会,对我的决定都没有影响。”林军同样闭着眼睛,躺在水中说道:“白涛领着的都是什么人?!那都是一个比一个野心大的主儿!咱在长c一动都没动的时候,那茂名就暗中帮着翟耀,要捅咱们一刀!就这样的人和团队,即使和咱们没仇,那都要在同行业防着他们!更何况,从酒厂的事儿,到你和亮子的刑期,在到圆圆现在都回不过弯的腿儿都在时刻提醒着,俩家人积怨太深,所以不是坐下来喝杯酒,就能掀过去的。”

    ps:回来晚了,第二章,八点半左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