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21 白涛其人,难以解读
    融府康年,水疗馆的池子内。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呼!”

    林军擦着脸上的汗水,喘着粗气继续说道:“我不光会狙击白涛他们来长c做买卖,我还要慢慢把一部分产业挪回h省!”

    “回去就意味着碰撞啊,呵呵,你掐着白涛的脖子,不让人家来这儿做买卖,那人家也不可能让你回去瞎折腾啊。”张世峰笑着说道。

    “其实我和白涛心里都清楚,我俩早晚会碰上,但却谁都不清楚,啥时候会碰上!”林军舔着嘴唇,皱着眉头说道:“咱们现在干的越好,白涛就越不踏实,因为他一定知道,咱家这帮人都记着以前的事儿呢。而且他也知道,他自己下面的那些人,也记着我们的仇呢!”

    张世峰点了点头回应道:“我听过你们之间的一些事儿,他自己不是在珲c边境线,差点让你和小辰他们给干了吗?”

    “恩,他有个兄弟,替他死了。”林军点头。

    “我听翟耀说过,白涛这人是很有能力的。”张世峰简短的评价了一句:“翟耀挺傲的,能让他说行的人,可不多。

    “你知道向辉是怎么评价白涛的吗?”林军笑着冲张世峰问道。

    “不知道!”张世峰摇了摇头。

    “向辉说,十个混子里如果有五个混子能成功,那会有白涛一个。而十个混子里,要只能有一个成功的,就只会是白涛自己。”林军擦着脸上的水渍,继续说道:“向辉说,当初太和最辉煌的时候,每年自己吃剩下的项目,全部甩给白涛之后,白涛一年的纯利润,能达到差不多五千个!这还不算,他通过太和拿的地啊,其他公司股份啊,和各种代理啊。”

    “!”

    周天和张世峰很少听林军提起过以前的事儿,所以都听的很仔细,没有主动打断。

    “所以说,那时候整个h省,都知道白涛和太和是死抱一把的。”林军喝了口茶水,眉头轻皱的说道:“但太和大难临头的时候,有几个太和骨干想用白涛物流的车走,白涛都没同意!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以前跟太和关系好的人,现在没有一个愿意在跟白涛接触的!”

    “听说当时政府是稳稳的要办太和了?!”张世峰插手问道。

    “对!”林军点头。

    “!”

    话到这里,三人都沉默了好久。

    “很多人说,白涛不帮忙,那是因为他没有办法。因为太和能集体跑到缅甸去,但他不能。而且白涛只是太和的朋友,所以他也有他的顾虑,和要照顾的兄弟。”林军望着天花板,轻声说道。

    “可能还有一层原因。”周天眯着眼睛,轻声插了一句。

    “对!”张世峰也点了点头。

    “是,向辉在叙利亚跟我喝多时聊起过这个事儿。”林军点了点头后,话语干脆的说道:“他说太和倒台,情绪最复杂的就应该是白涛!因为太和只要辉煌一天,那他就只能挣那五千个!所以,不给太和“用车”,那白涛是眼睛里含着泪,但一定要干的事儿事实证明,太和出事儿之后,白涛没用两年就彻底窜起来了。”

    “唉!”周天叹息一声后,轻声说道:“白涛也难呐,对于一个没啥野心的人来说,有太和这样一个朋友在上面,那是个好事儿,但对于一个有冲劲儿的人来说,太和作为朋友在上面,那是最尴尬的。他不往上拱,那就只能吃剩下的,可一旦往上拱,那就是白眼狼只一条路能走的时候,面对仇人,你可以选择干掉他,但面对恩人的时候,你怎么办?!”

    “人性这东西很难说清楚,白涛当时到底咋想的,别人是没法揣摩的。”林军用自己的角度,再去评价了一句:“向辉这么说,是因为他站在太和的角度,肯定感觉到心寒啊!!妈了个b的,你白涛拿了我们这么多好处,最后连个车都不敢给用,你不是白眼狼,谁是?”

    “呵呵,对!”张世峰笑着点了点头。

    “军,我特别好奇,如果你是白涛,你会怎么做?”周天突然睁开眼睛,非常有兴致的问道。

    林军一愣。

    “对,你会怎么做?”峰哥也追问了一句。

    “我没有进入到当时的环境,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会怎么做?”林军无语的答道。

    “你想一下!”周天似乎非要追问到底。

    “非得逼我说?”林军非常无奈。

    “你就当智力问答了,想咋说就咋说!”张世峰咧嘴说道。

    “呼!”

    林军皱眉陷入沉思,随即想了半天后应道:“以我的性格来说,如果我是自己一个人,我会选择报恩太和!”

    “然后呢?”

    “可如果我要是领头的,我就得先对得起自己的兄弟,在想对得起别人的事儿。”林军叹息一声后,看着水面说道:“所以,我站在太和的立场,是从一开始就对白涛没有任何好印象的,但在领头人的位上,有时候,我能理解他做的一些决定,但仅仅是理解,并不代表我会那么做!”

    “恩!”周天听到这个答案后,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东北h市。

    白涛坐在办公室内,关灯抽了半盒烟后,就迅速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已经回家的茂名,很快就接了起来。

    “林军能愿意帮别人倒腾地皮,那说明他手里很渴啊!”白涛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恩?”茂名一愣。

    “长c的工地停了吧,设备也全部撤出来!”白涛突然又把话题扯到别处说道:“地皮放在哪儿也不会跑,而你现在要顶着融府硬开工,只会有损失,不会有好结果。”

    “恩,可以。”

    “明天你领着财务的人,来会议室开会。”

    “好!”

    话音落,二人结束通话。

    利比亚。

    夏青凝坐在车内拨通了林军的电话。

    数秒过后。

    “喂,上次的合同我需要!”夏青凝听到电话接通后,就语速很快的要说正事儿。

    “不好意思,女士,林总正在做水疗,您如果有事儿,请稍后再打!”吧台的女经理礼貌的说道。

    “!”夏青凝楞了一下后,无语的叉腰评价道:“一点正事儿都没有!”

    “吧台,林总那边叫两个技术去包房!”水疗馆门口的服务生,龇牙出来喊了一句。

    “下流!”夏青凝干脆的骂了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