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29 然哥的安排
    夏青凝看完咨询评估公司给出的融府各种报表后,就准备让华胜金融给融府贷一部分款。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但无奈的是夏华宇因为之前小二死的事儿,一直对融府耿耿于怀,所以夏青凝刚一提议,就被夏华宇否了。

    僵持之下,兄妹二人就在会议室内吵了起来,最后夏华宇一急眼,直接推开门说道:“华胜金融的任何投资项目,都必须由我进行审批签字!而我现在就告诉你,但凡跟融府有关的投资项目,在我这儿永不立项!谁说都没用!”

    “咱们能不能不因为个人情绪而影响到工作?!你能好好看看咨询评估公司给出的融府前景吗?!除去他们开发吉l店遇到几次波折之外,融府其他三个店的营收比,增长值等数据都是非常良性的!咱们理智一点看待问题,ok”夏青凝据理力争。

    “没商量,走了!”夏华宇迈步就往外走。

    “你你你你气死我了,你就小肚鸡肠吧你!”夏青凝站在会议室内,声音尖锐的喊了一声。

    “美丽的夏女士,我们的ceo似乎对这笔投资!”一个老外高层摊着手掌,微笑着把话说了一半。

    “呼!”

    夏青凝长长出了口气,礼貌的说了一句:“稍等!”

    话音落,夏青凝拿着电话走出了会议室,随即一边拨通夏华胜的电话,一边右脚俏皮的转动高跟鞋尖,静静等待着。

    “喂?”

    十几秒后,夏华胜接通电话。

    “哥,我要跟你说个事儿!”夏青凝语速很快的就把自己要投资融府的事儿,跟夏华胜介绍清楚了。

    “华宇怎么说?”夏华胜听完之后,话语简洁的问道。

    “他不同意!”

    “目前他是华胜金融老大,那你给我打电话又有什么用呢?”夏华胜反问了一句。

    “哥,我是真的觉得投融府这笔钱是值得的!”夏青凝再次强调了一句。

    “你也体谅体谅我这当老板的和当哥的。上次你提的意见,我支持了,而华宇又在小二死的问题上,受了很大委屈。所以你现在弄这个事儿,我再去支持,那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啊?咱们无论是出于亲情还是同事的关系,都要考虑到华宇股东的情绪啊!呵呵,你说是这个道理不?”夏华胜逻辑非常清晰,并且语气很是温和的解释道。

    “唉!”夏青凝长叹一声后,只能不再坚持的说道:“算了,我不争取了!”

    “晚上八点,咱们三个家庭聚会!”夏华胜扔下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呼!”

    夏青凝插着腰站在原地,可爱的鼓着粉腮,长长的出了口气后,自语的嘀咕道:“哎呀呀,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太可惜了,该特么怎么办呢?是要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吗,唉”

    晚上,七点半,s家庄育x路融府康年荣耀五星级酒店。

    “睡醒了吗?”子然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随即一边走着,一边冲林军问道。

    “我睡不睡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胖成这样了?”林军看着比刚回融府时,起码得胖了三十多斤的子然,十分费解的问了一句。

    “小伟在家的时候,有啥事儿我就都让他跑了。但他一不在,很多事儿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啊!”子然拍着肚子,笑吟吟的说道:“这最近一年多,我是躲着躲着再躲着,还是喝的胖了一圈!”

    “哥,你费心了!”林军看似随意,但却由衷感谢与感激的说了一句。

    “要怕费心,我就跟家当个闲散人了。”子然同样话语随意的回了一句:“别的咱不敢说,但你给我这一摊,你然哥有大能耐,就会使多大能耐。”

    “唉!”林军认真的点了点头。

    “进来吧!”子然推开了餐厅包房的大门,随即一边领着众人往里走,一边说道:“一会人才能过来,咱先坐会,喝点茶!”

    “林总挺好的呗!”凌涵难得的化了淡妆,穿的也很靓丽的冲林军调侃道。

    “哎,挺好的,你也挺好的呗?!”林军笑呵呵的冲凌涵打了个招呼。

    “你俩能不这么假了吧唧的吗?!你说也没有外人,你俩在这儿装什么装啊?!”林伟大刺刺的坐下后说道:“谁和谁咋回事儿,就像我们都不知道似的!?”

    “切,你知道什么事儿了?!”凌涵翻了翻白眼。

    “我知道你俩大过年的一块消失了好几天,孤男寡女的不知道咕噜到哪个苞米地里去了!”林伟开着玩笑说道。

    “啪!”

    付瑶一巴掌呼过去,一边端着水杯,一边叉腰骂道:“嘴怎么那么脏呢?说的跟你看见了似的?!”

    “你是不是有点不知道谁当家了?你再跟我嘚瑟一个?要不是看你等我两年的份上,你信不信我出来的那天,就是你彻底下课的那天?!”林伟吹着牛b回应道。

    “哥,我要离婚,我不跟他过了!”付瑶噘嘴说了一句。

    “去,你俩上一遍掐去!”林军烦躁的摆了摆手。

    “啪!”

    凌涵拿起一罐酸奶放在林军桌前,笑着说道:“一会肯定喝酒,你把它提前干了,养胃!”

    “呦,你这也太明显了吧!这么多人,你就送一罐啊?”张世忠扭头看着凌涵,笑着问了一句。

    “哎呦,给给给给,我的不喝了,先给你,行了吧!”凌涵俏脸一红,随即伸手就把给自己准备的那罐递了过去,并且赶忙补充道:“我一会让服务员再买一下!”

    “唉,然哥呢?!”林军将吸管插进酸奶中后,扭头扫了一眼四周问道:“怎么把我们送进来,他自己却没了呢!”

    另外一包房内。

    “怎么了?”子然背手冲一中年问道。

    “沙红刚在小水的局上几把牌输了七十多万,但有一半是赊的筹码,所以现在沙红刚没钱付账,肯定是走不了了。他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找你先拿五十万。”中年话语简洁的说道:“他说这钱算借的,那然哥你看”

    “恩,我马上给财务打个电话,你过去领钱就行了。”子然想了一下后,指着中年补充道:“把钱给人家放局的结完之后,你和沙红刚就赶紧回来。”

    “好,我明白了,然哥!”

    “恩,去吧!”

    话音落,二人迈步走出包房。

    与此同时,酒店楼下。

    “吱嘎,吱嘎!”

    一台新款奥迪a6和辉腾停在停车场内。

    “你看见张家那小子了,是不?”一个中年扭头冲着一身西服,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低调无比的董大眼问道。

    “恩,我看见了,爸!”董大眼点头应道。

    “走吧!”中年点头后,带着几个打扮很商务的就中年就奔着酒店内走去。而董大眼只能跟在这群人的身后一路小跑,并且提前开个电梯,按了楼层啥的,与之前在街道上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