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32 董先生表态
    融府酒店娱乐会所的ktv包房内。r?an w?e?n w?ww.ranwena`com

    已经彻底喝懵b了的沙红刚,犯了一个跟大部分醉鬼都一样的毛病。那就是出奇的墨迹,出奇的看不出个眉眼高低。

    林军今天晚上主要安排的人就是董先生,而且之前众人在饭桌上聊的天都是铺垫,所以真正谈事儿的时间,可能就这一会。但沙红刚一见到林军就跟见到情感垃圾桶了似的,也不管别人受得了受不了,总之搂住林军的脖子,满嘴酒气的就墨迹了起来。

    “军,我跟你说。你别看我现在不当警察了,但我在s家庄要办点啥事儿,那依然是这个!”沙红刚冲着林军竖起大拇指,声音不小的端着酒杯说道:“就我当中队长的时候,什么裕华焦三,金伯城的王河,那他妈见到我都得叫声哥。但现在我虽然不干中队长了,这些人也必须卖我面子,要不我真收拾他们。你问问世峰,就以前这个店的老板……!”

    “哎哎!”

    话还没等说完,子然看见林军脸色不太好看后,就走过来伸手扒拉了一下沙红刚,随即低头说道:“来,来,红刚!陪老董朋友玩会骰子!”

    “别,你看你干什么啊,我和军唠会磕……!”沙红刚打了个酒嗝后,笑着回了一句。

    “今天是你该唠嗑吗?”子然说这话的时候,笑脸立马消失不见,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沙红刚说道。

    “……!”沙红刚看着子然愣了三秒,随即眼神有点发呆。

    “来,过来玩会骰子!”子然拽着沙红刚的胳膊,直接就往旁边带。

    “那一会咱们喝昂!”沙红刚不再坚持,而是笑着冲林军说了一句。

    “呵呵,好!”林军虽然没太听明白,这个沙红刚为啥以前还当过警察,但还是冲着他笑着点了点头,准备以后再聊聊。

    “这个沙警长是真喝多了。”董先生看见沙红刚走了之后,就端着酒杯坐到林军旁边笑着说道。

    “恩,有点喝多了,呵呵!”林军咧嘴一笑,随即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董哥,我刚才想了一下。我这儿大约还缺八千万,如果一次性能在你们行贷出来,那就最好了,我就不用再找别人折腾了……!”

    “数额有点大哈,而且赶上的时节也不好,因为我们行最近在吸储,响应央行的一些政策,所以大额放贷这一块会有一些影响,估计到下半年之后,审核会松一些。”董先生抿了口红酒后,小声补充道:“我先试试吧,你别着急,我尽快给你信儿,等在贷款数额上有把握了,你再递材料!我估计啊,即使数目真达不到八千个,但5000个左右往上,咱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麻烦你了,董哥。”林军听到这话后,就没再墨迹,而是端起酒杯补充了一句:“事儿咱俩谈,至于怎么谢你,那然哥你俩谈!”

    “哈哈,你啊!”董先生一听到这话,顿时笑了。

    “咱们一码归一码。”林军适可而止的补充了一句。

    “妥!”

    话聊到这里,事儿基本上就谈完了。而董先生和林军继续扯了没多一会,文可妮就领着十多个穿着各异,长相不算特别漂亮,但一瞅就不是天天混夜场的老油子姑娘进来了。

    “……哈哈,我艹,这咋还有背书包来的人!”林伟斜眼瞧见最靠近门口的一个背书包的姑娘后,顿时没忍住笑的说道。

    “你小点声,艹,丢不丢人啊。”张世忠狂汗的捂着脑门说道。

    “要你管!”背书包的姑娘也厉害的骂了林伟一句。

    “文雨刚刚从一网大剧组下班,直接赶过来了,背的是化妆包,你们别调戏人家!”文可妮拦了一句后,就摆着手说道:“来,坐下吧!”

    “哎呦,可妮,好久不见呗?”董先生笑吟吟的冲文可妮打了声招呼。

    “哪有好久不见呀,我不是每天都默默注视着您的朋友圈吗?”文可妮立马就给自己倒了杯酒。

    “这小姑娘的这张嘴才厉害呢!”董先生扭头冲林军评价了一句。

    “没办法呀,家里没条件,自己再不会说话那就饿死啦!”文可妮噘嘴说了一句后,就端起酒杯大大方方的冲董先生说道:“来,我敬您一杯!”

    “你可拉倒吧,有多少人围你身边,等着扶贫呢,你也不搭理啊!比如我?哈哈!”董先生开着玩笑说道。

    “哎呦,那太可惜了,感觉好遗憾。你说,我要没爱上我家然哥之前就认识你多好哈,咱俩说不定还真能有一段故事。”文可妮直面敏感问题的回了一句后,俏脸神色不变的端着酒杯说道:“还喝不喝啊,我端半天了!”

    “哎呦,我真就不明白,这满脸褶子的子然,咋就有这么大魅力!”董先生摇头叹息一声后,就跟文可妮举起杯一饮而尽。

    而子然自始至终都是笑着坐在沙发上,心里只拿文可妮的话当做是玩笑,是一种带点小智慧的托词。因为她把跟自己的关系扯暧昧了,也算是对她自己的一种保护。

    “行啊,然哥,这来一趟石家庄,让你找到春天了?”林军调侃着冲子然说道。

    “扯淡呢!”子然无语的回应道:“我都多大岁数了,人家能看上我啥啊?”

    “看上你那半头的白头发,满脸能夹死苍蝇的褶子,还有几根稀疏的护腚毛呗!”林伟插了一句。

    “小崽子,呵呵!”子然摸了摸林伟的脑袋,连续点头说道:“回来就好,以后稳当点吧,媳妇和孩子都有了!”

    “是得稳当点了,再嘚瑟媳妇就没了!”林伟叹息一声后,点了点头说道:“付瑶已经跟我签署永不犯罪的协议了。说如果我再瞎搞,整出15天拘留以上的事儿,那她就离婚……!”

    “呵呵!”子然挺开心的笑着:“付瑶这孩子真不错,有一个她管着你啊,能顶十个我和军!”

    “然哥,我跟你说……!”

    正事儿谈完之后,众人就都放松了不少,所以这屋内开始该聊天的聊天,该玩骰子的玩骰子,并且十项全能的文可妮还给大家唱了两首歌。一首王菲的《我愿意》,一首薛之谦的《绅士》,唱的都很好听。因为她声音很空灵,所以乍一听有些别扭,但却越听越有味道。

    两首歌唱完之后,屋内就响起阵阵掌声。而就在这时,文可妮兜里的电话响起,随即她低头扫了一眼后,就跟大家打了招呼,去外面接电话了。

    与此同时。

    沙发最边上,子然的司机和沙红刚却争吵了几句。起因是沙红刚还要去给林军敬酒,但司机却阻拦他说道:“你别分不出个眉眼高低行不?!那边谈正事儿呢,你过去干啥啊?”

    “艹,正事儿不都谈完了吗?我过去喝杯酒咋了?!”

    “你喝的五迷三道的还喝啥啊?咱俩先走行不行啊?”司机意思是好的,但确实说话也不那么好听。

    “我艹!不是,你啥意思啊?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虽说我他妈的现在不在局里干了,但毕竟也给融府干了这么多事儿啊?!怎么的,我跟老板喝杯酒都没资格啊?!”沙红刚有些敏感,并且非常气儿不顺的顶了一句。

    “我说啥了?!我就说你现在别喝了,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谈心,明白吗?”司机言语收敛了一点劝说道。

    “啥也别说了,我他妈现在混的啥也不是就完了!”沙红刚扔下一句后,转身就奔着门外走去。

    “你干啥去啊?”司机喊了一声。

    “……不在这儿碍眼了,找地儿睡觉去!”沙红刚语气不善的回了一句后,就迈步走出了包房。

    “艹,真喝多了!”

    司机叹息一声后,以为沙红刚真找地儿睡觉去了,所以就叫了一个服务员过来,告诉他把沙红刚先送楼上开好的客房去,而服务员听完后追着沙红刚就跑了过去。

    但没想到的是,不到十分钟之后,服务员突然跑回来,满身是血的喊了一句:“哥,哥,干……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