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47 吓破胆
    “还他妈扯淡!”子然听到滕国义的回答后,根本不信的就要举刀再扎。r?a?  ? nw?en? w?w?w?.?r?a?n?w?e?na `c?o?m?

    “我说的是真的!”滕国义极度无奈的回应道:“沙红刚他干过警察,心眼贼他妈多,我的人说他从房间里冲出来之后,就根本没奔楼下走,而是去了楼上。因为他早都给通往天台的铁门打开了,可能就怕出事儿。而且他在屋里的时候开了一枪,打伤了我的一小兄弟,所以我们这边的人,也怕给砍急眼了,他再往谁脑袋上崩一枪。但他从天台跑了之后,我的兄弟下楼从外面堵他,并且抢下来他的枪才发现,原来他枪里就一发子弹,在屋里的时候已经打没了!”

    子然静静听着,没有吭声。

    “追他出小区之后,我的人眼瞅着就按住他了,但沙红刚直接就奔着路边的巡逻警车跑,而我的人没敢追,所以就散了!”滕国义再次怂搭着眼皮解释道。

    “他妈了个b的,去了十多个人,愣没堵住一个枪里就一发子弹的?”子然皱眉喝骂道。

    “我们和沙红刚心态能一样吗?子然,我他妈要不指着何海龙挣点钱,那我有病啊,我非得跟你们对着干啊?他儿子这出事儿了,我是不得不表态,因为我就是靠刀枪这点事儿起家的!所以我身边的兄弟,也都知道我怎么想的!但沙红刚不一样啊,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要让我抓住,并且交给何海龙了,那何海龙虽然肯定不至于干死他,但最少也得整他个残废吧?而且他残废了那只是自己的事儿,可他在融府门口的枪击案子还没结吧?!所以他肯定还得蹲啊!”滕国义非常现实的冲着子然说道:“所以,我要是沙红刚,那我也玩命往外干啊!因为落对伙手里,肯定就废了!”

    子然听完滕国义的话,心里确实觉得他说的很实在。可他又想不通,如果沙红刚没有被滕国义等人抓走,那他又会去哪儿呢?而且他要是已经跑了,那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自己啊,可为什么到现在他连一个电话也没打过,而且自己也打不通他的电话呢?

    国道上。

    人生已经过半的何海龙,脸上,头发上,衣服上沾的全部都是湿土和稀泥,并且脑袋上,有被重击过后鼓起的大包,侧脸上也有几条很深的刮痕,模样看着相当狼狈。

    “翁,翁!”

    一阵马达声音轰鸣,随即一台挂着空车牌的出租车赶到何海龙身边,随即只带速缓慢前行后降下车窗。

    “哥们,去哪儿啊,回市区不?给点油钱就拉。”出租车揽着问道。

    “!”何海龙低着头没有吭声。

    “哥们,走不走啊?!”司机一愣后,再次喊道。

    “!”何海龙还是没有回话。

    “你他妈的在这儿捡钱呢?!还是低头看jb,寻思往左边放,还是右边放呢?我他妈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啊!”司机连续问了两句,何海龙都没搭理他后,就顿时挺不乐意的骂了一句。

    “刷!”

    何海龙红着眼珠子,咬牙骂道:“我艹你妈!你凭啥骂我!”

    “你也别寻思往左边放,还是右边放了,不行你给他薅下来,缠脖子上上吊得了!你看你整的,跟他妈刚从坟坑里爬出来似的!”司机突兀间猛踩一脚油门。

    “站住!你给我站住!”还没有从坑里缓过神的何海龙,宛若变态了一般去追着出租车。

    “这他妈都几点了,还能碰上傻b!”司机扫兴的骂了一句后,就深踩油门扬长而去。

    何海龙狂追了将近三四百米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光发呆的看着四周,竟无声的哭了起来!

    他害怕了,真害怕了!!他躺在坑里,看见最后一锹泥土扬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真就以为自己会死在这个坑里!

    对于极度贫困的人来说,家里遇到急事儿,他可能因为几十万,十几万,甚至几万就愿意拿命一搏。而对于这种奋斗了一辈子,现在刚刚开始享受的何海龙来说,他是真的觉得生命就是无价的,给多少钱也不能冒险!

    什么是冒险!?

    再跟融府整下去就是冒险!

    想到这里后,何海龙掏出手机,立马就给董先生拨了一个电话。

    “喂?!”

    “老董,你帮我跟林军说吧,所有的事儿,我都不追究了。我不骚扰他,他也别再找找找人整我!”何海龙直奔主题。

    “你怎么了?!”董先生不解的问道。

    “没事儿你别问了,你跟他说吧!”何海龙捂着脸,再次补充道。

    “老何,这事儿我不能跟他说!”董先生想了一下后,张嘴说道:“你们和解是你们的事儿,但他没给我面子,是我们的事儿!你明白吗?”

    “好,我找别人吧!”

    融府康年内。

    林军冲着刚刚帮忙抓何海龙的两个枪手,一个司机说道:“辛苦了!”

    “没事儿,然哥平时对我们也不错!”领头的一小伙,龇牙回应道。

    “行,那你们先回去,然后我会特意跟然哥打个招呼,让他谢谢你们!”林军点头回了一句。

    “好,那我们先走了,军哥!”

    “哎!”

    话音落,三个人迈步离开办公室。

    “滴玲玲!”

    紧跟着,电话铃声响起。

    “喂?!“林军接起了手机。

    “两个事儿!”子然的声音泛起。

    “你说!”

    “何海龙托人给我带话,说他服了,不追究了。”子然直奔主题。

    “是老董打来的电话吗?”林军几乎是出于内心本能的追问了一句,压根没经过大脑思考。

    “肯定不是啊,要是老董想说和,他应该直接给你打电话啊!”子然摇头回应道。

    “艹,看来老董是真不乐意了。”林军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回应道。

    “还有另外一件事儿!”子然继续补充道:“沙红刚没让滕国义抓走!”

    “你说什么?!没让滕国义抓走,那他去哪儿了?”林军惊愕。

    “你别着急,我们刚联系上!”子然快速安抚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