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48 很铁的关系
    数小时之前。r?anw  en w?w?w?.?r?a?n?w?e?n?a`c?om?

    沙红刚在即将被后面追砍的人按住的情况下,抬头就看见前方有一辆警用巡逻车,所以他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弃掉没有子弹的五连发后,就奔着警车跑去。因为自己被警察抓住,也肯定比让何海龙抓回去整一顿,再把自己扔给警察强。

    滕国义的兄弟一看沙红刚奔着警车跑去,就只能收住脚步四散而逃。而迎着警车冲过去的沙红刚,看见后面追的人散去之后,再想跑肯定就晚了,所以他被巡逻车内的两个警察,下来就给按住了。

    十几分钟后,警车内。

    “哥们,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你让我打个电话,行不行?!”沙红刚言语激动的说道:“我是被打的,你们抓我干啥啊!”

    “我们也没说你是打人的啊,但总得核实你的身份吧?再说了,你要一点毛病没有,能大半夜的被十多个人拿着刀,追着砍吗?”副驾驶的年轻警察,扭头看向沙红刚后,皱眉说道:“等回队里再说吧!电话现在肯定不能打!”

    “队里,你们不是派出所的?”沙红刚惊愕。

    “谁告诉你我们是派出所的了?”副驾驶的年轻警察一笑。

    沙红刚听到这话后一愣,随即闭着眼睛想了不到十秒,就脸上挂着喜悦的表情问道:“你们是藁x区治安防爆大队,第三巡逻中队的吧?!”

    两个警察一听到这话后,顿时一愣,随即副驾驶那人笑着说道:“你挺懂啊!经常进来吧?”

    “艹!”沙红刚稍微松了口气,随即咽着唾沫说道:“我和你们中队长是铁哥们,你们中队长是不是叫李东成,以前是市局的!”

    “和我们队长是铁哥们,你干啥的啊?你叫啥啊?”副驾驶的人皱眉问道。

    “我干啥的,姓什么,叫什么,你就别问了!”沙红刚肯定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因为他刚在融府门前闹出案子,所以现在自己这个名儿肯定在公安系统内挂上号了。

    “你跟我开玩笑呢?!”警察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哥们,你就帮我给李东成打个电话,说我是他三组长就行!!”沙红刚双手合十,言语恳求的继续补充道:“这车里也没有外人,我也不怕跟你俩明说,我和李东成的关系,真的非常铁!他家孩子的名儿,都是我给起的!”

    “刷!”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随即眼睛里都有点犹豫。因为如果这个人要真跟李东成认识,并且关系挺好的话,那自己给他带防暴队去审,只能会让事儿变得很麻烦。所以,二人交流了一下眼神之后,就将警车停在了路边,随即副驾驶的那个人拿着电话就下车了。

    几分钟之后,下车的警车走回来,趴在正驾驶车窗前小声冲同伴说了一句:“老大也没接电话啊!”

    “这个点儿他要在家的话,电话肯定就关机了。”正驾驶车内的人思考了一下后,轻声说道:“会不会在二队那边打麻将呢?”

    “我感觉也差不多!”

    “那过去一趟?!”副驾驶的人试探着问了一句。

    “走,过去看看。认识就认识,不认识就给这小子扔队里,让帮忙的收拾收拾他!”正驾驶的人点了点头。

    去往防爆二队的路上。

    “哥们,能不能把电话借我用用,我是真的和李东成认识!你让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要不他们肯定惦记!”沙红刚商量着说道。

    “别嗮脸了,见完李队再说!”副驾驶的人烦躁的呵斥了一句。

    一阵折腾过后,巡逻警车就到了二队。随即两个警察,一人在车里看着沙红刚,一人迈步就下了车,奔着亮灯的收发室走去。

    “给我根烟,哥们!”沙红刚坐在车内,笑着说了一句。

    “刷!”留下的警察想了一下后,还是把烟盒递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

    收发室走廊内。

    穿着便装的李东成,表情十分烦躁的冲进来找他的警察骂道:“你脑子有病啊?!你不问清楚他是谁,你就敢给他领来吗?”

    “我想着就见一面,也没什么啊。”警察有点委屈的回了一句。

    “他就是在融府酒店门口开枪的沙红刚!!你说你给他领过来,让我怎么办?!”李东成咬牙切齿的骂道:“他要因为个打架斗殴,你就当没看见,直接给他放了就完了!但他是在融府门口开枪,而且以前的身份还是警察,上面是要严查的,你明白吗?!”

    警察听到这话后一愣。

    “我保他,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他得罪过局长,弄不好我都得跟着扒皮!”李东成指着警察骂道:“你们他妈的就是没事儿给我找事儿!”

    “他说和你关系很铁,而且对我们也很了解,所以我!”

    “我俩以前关系是很铁,但铁也得铁的有个限度啊!我这有家有业的,能跟他折腾的起吗?”李东成一边骂着,一边皱眉给自己点了根烟。

    “那咋整啊?”警察等了半天后问道。

    李东成听到这话后,陷入沉默。

    车里。

    留守的小伙闲着没事儿,就一边抽烟,一边试探着问道:“你和我们队长是怎么认识的?”

    “他算我半个徒弟,而且我救过他一命,呵呵!”沙红刚随口说了一句。

    “救过一命?!”小伙惊愕。

    “他刚进局里的时候,跟我们一块去抓几个流窜三省的抢劫团伙。那时候设备不太先进,我们都靠对讲机沟通部署,所以消息传递很慢。”沙红刚话语简洁的介绍道:“他是负责跟哨儿的,而且刚进来也啥都不懂,头一宿跟别人打扑克,就忘了给自己的对讲机充电了。第二天他跟哨儿的时候,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突然改变路线,而他的对讲机又没电了。但小子愣,也没回报,直接就硬跟上去了,最后让犯罪嫌疑人给反抓住了。我为了救他,自己一人开车追了六十多公里,在一个农村的空井里给他救了。我到的时候,俩抢劫犯正准备找东西给井盖上,准备憋死他!”

    “那你俩这关系是挺铁的。”警察听完后,轻声补充了一句。

    “呵呵!”沙红刚脸上一笑,但心里却祈求,祈求对方能记得这个事儿。

    走廊内。

    “队长,到底咋弄啊?”警察又追问了一句。

    “呼!”

    李东成吐了口烟后,扭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一会进车里,就说没在这儿找到我,然后拉着他再去几个地方转转,假装再找找我。最后像是没招了之后,就再给他送回队里”

    “然后呢?!”警察追问。

    “还然后啥啊?!然后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人情还能大过法吗?”李东成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回应道。

    “行,那我知道了!”警察点头。

    话音落,警察转身离去,而李东成则是一边迈步往回走,一边喊道:“艹,来,继续,上把谁点的炮来着?”

    “滴玲玲!”

    话音刚落,李东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