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58 坑没拐骗无下限
    当日。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冬寒,龙哥,还有久富金融的张立一块在酒店内研究了一下午后,才算把剩下的事儿敲定。

    “你从现在开始,啥都不用干了,就等对面给你打电话就行。”龙哥插着手掌,继续嘱咐道:“我们这边马上就让公司拟合同。”

    “龙哥,我有一件事儿不太明白,能问问吗?”冬寒眨着眼睛,笑呵呵的问道。

    “你说!”

    “我真的特别想知道,咱如果和融府是朋友,那为啥要拐外抹角的帮他们呢?而如果是有仇,那又为啥绕着圈子,借给他们这么大一笔钱呢”冬寒把憋在肚子里许久的问题说了出来。

    “呵呵,冬寒,我和你都只是做具体事儿的人,而至于为什么这么做,那是老板该考虑的问题。”龙哥眯眼看着冬寒,话语简洁的说道:“我从没问过老板这么干用意在哪儿,所以,我也没法回答你!”

    冬寒听到这话后,脸色有些苍白的点了点头:“我话多了,呵呵!”

    “把事儿干好。”龙哥点头回应道。

    “哎,我明白了。”冬寒点了点头后,就站起身来说道:“龙哥,那我先走了。”

    “好,有消息马上联系我就行!”

    “妥!”

    就这样,二人再次客气两句后,冬寒就离开了酒店,而龙哥则是拿着手机发了一条断线:“事儿已经全部办完,就看对面回不回信儿了!”

    一天后。

    “喂,龙哥,他们还是没给我打电话,恩,我估计他们那边也是在商量呢,对,就光拿融府那一部分抵押这事儿,就肯定得开会讨论一下,恩恩,好的,我这边一有消息,就马上联系你,恩恩,妥,就这样!”

    一阵商讨过后,冬寒就坐在车里挂断了电话,随即他扫向街边,皱眉骂了一句:“妈的,这小娘们怎么还不给我来电话,我他妈房子都租好了!”

    “咣当!”

    话音刚落,宝马5系的车门被拽开,随即一个长相漂亮,穿着职业套装的三十岁左右女人坐上了副驾驶。

    “等半天了吧,宝宝?么么哒!”女人搂着冬寒脖子,笑眯眯的就亲了一口。

    “我也就在附近刚谈完一客户,没等多久!”冬寒笑着回了一句。

    “老公辛苦了。”女人略带撒娇的说道。

    “走吧,吃个饭去!”冬寒说着就要启动汽车。

    “不去了吧,我马上就要上班了,下午还要准备一个会。”女人无奈的说了一句后,就转身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鼓鼓的档案袋,并且说道:“十五万,我七万,我爸妈八万,你都帮我买了你说的那个内部理财吧。”

    “好!”冬寒接过钱之后,非常随意的就把牛皮档案袋扔在了后座上,并且伸手拿过来一个香奈儿的袋子说道:“送你的!”

    “哇,香奈儿!”女人楞了一下后,打开袋子说道:“这个包好漂亮!”

    “呵呵,你喜欢就好!”冬寒咧嘴一笑。

    “谢谢你,老公!”女人噘嘴再次亲了冬寒一下。

    “真不吃饭了?”

    “恩,不吃了,下午工作很忙的!”

    “好,那你去吧,周末我带你去周边景区玩玩。”冬寒点了点头。

    “舍不得你!”女人噘着嘴说道。

    “么!”

    话音落,俩人没羞没臊的一顿舌战过后,女人才恋恋不舍的下了车,而冬寒则是将另外一部电话内手机卡拿出来掰断了之后,一边点着牛皮档案里的钱,一边骂道:“哎,老子要不着急走,说啥也得在白操两年啊!”

    “滴玲玲!”

    话音刚落,冬寒的电话就响了起来,随即他一看来电显示后,顿时就笑着说道:“喂?!涵涵!”

    “你在忙吗?”凌涵直奔主题的问道。

    “恩,在公司呢,怎么了?”

    “是这样哈,我们这边已经开会讨论过了,老总想继续深入谈一下金融借贷的事儿,所以我想问问你,你这两天可以让你说的那个公司高层来s家庄一趟吗?咱们坐下来好好聊一下?”凌涵语速很快的问道。

    “这两天啊?”

    “恩,因为我们老总也在这边呆不了几天,他可能要走。”凌涵解释道。

    “好吧,那我帮你问问,然后给你回信!”

    “好哒,谢谢你哈,冬寒!”凌涵礼貌的说道。

    “这都不算什么事儿,行,那先这样,我忙完工作后,就立即联系久富金融那边。”

    “好哒!”

    “恩,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挂断手机,随即冬寒激动的挥动一下胳膊说道:“s!!终于他妈的来信儿了!”

    自语一句后,冬寒就迅速拨通了龙哥的电话,并且与他商量了起来。

    当天晚上,日月潭洗浴。

    两台挂着外地牌照的汽车停在洗浴后面的停车场后,就下来了七八个人,随即被人接上后就从后门进了浴池内部。

    这些人进了浴池之后,就被安排在了最顶层的包房,并且姜哥没多一会就坐车赶来特意作陪。

    姜哥到了没多久之后,带着王宁的那个管事儿青年就特意嘱咐了一下下面的人:“说个事儿昂,这两天你们没事儿都别往顶层去昂,一会把炮房和顶层之间的楼梯暗门锁上,上面要要东西,你们叫我,我给他们送上去!”

    “明白!”

    “知道了!”

    “!”

    众人立即喊着回了一句,并且也都懂事儿的没有追问为什么。

    “行,散了吧!”冬寒冲着众人摆了摆手。

    “呼啦啦!”

    人群顿时散去。

    “楼上啥节目啊?”王宁龇牙冲管事儿的打听道。

    “我也不知道,姜哥招待的人,听说是外地来的。”管事儿的喝着茶水,摇头说道:“顶层一般都是招待关系用的,没事儿就有不少当官的,做买卖的过来在楼上抽,所以,咱们浴池的人,一般很少上去!”

    “哦!”王宁点了点头。

    “以后别瞎打听!”

    “呵呵,这玩应有啥啊,不就随便问问嘛。”王宁大咧咧的龇牙一笑。

    “话我跟你说了,你自己琢磨就行了。”管事儿的看着王宁,适可而止的劝说道。

    另外一头。

    冬寒再跟龙哥商量完之后,就给凌涵发了个短信:“我同学正好在北呢,他明天就可以到!”

    “几点到?”凌涵迅速回了一句。

    “下午吧!”

    “那就晚上八点半,在城郊绿地庄园见面!”凌涵等了半天后,才发给了冬寒一个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