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62 两张纸条
    龙哥和张立,还有另外一个小伙,顺着大野地跑到了前面一排房屋的大门口时看见,外面围墙上刷着不少牛奶的广告,而且门垛子上也挂着收奶的牌子。ranw?en w?w?w?.?r?a?n?w?e?n?a`com

    “这是一个奶站。”小伙咽着唾沫说了一句。

    “进去抢台车,快点!”龙哥瞪着眼珠子催促道。

    “我在门口拦着,你和张哥进去。”小伙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废他妈什么话,赶紧进去!”龙哥烦躁的吼道:“我用你照顾啊?”

    “……!”

    小伙听到龙哥的训斥声,也来不及墨迹,只能一咬牙,扭头助跑两步,纵身一跃就双手抓住围墙边,动作利索的翻了进去。

    “咣当!”

    数秒之后,小伙从院内打开大铁门,随即张立和龙哥二人冲进院内。随后龙哥守在门口,张立则是和小伙埋头就奔着院里面跑去。

    不到一分钟后。

    丹哥,张世忠,还有大脑袋等人就追了过来,而此刻躲在大铁门后的龙哥,哗啦撸动了一声枪栓,连招呼也不打,举枪就扣动扳机。

    “亢!”

    枪响,融府这边的人群里有人身体一顿,张嘴喊道:“艹,打着我了!”

    “散开!”

    紧跟着又有人指挥着喊了一句,但丹哥马上把话拉了回来:“散开个jb!他就在门后呢,给我搂他!”

    众人一听这话后,就全都没跑,而是站在原地就开枪还击。这样一来龙哥不但没有了露头开枪的机会,反而是铁门的铁皮根本承受不住五连发近距离猛喷,所以瞬间就被打成了筛子眼。

    “翁!”

    与此同时,院内响起了汽车马达的震颤之声,紧跟着有一个声音喊道:“龙哥!上车!!”

    “亢亢亢……!”

    话音落,两帮人隔着一扇铁门对崩数枪后,一辆面包车就开着大灯,翁的一声奔着院内另外一个小门撞去。

    “嘭!”

    一声闷响后,木质栅栏被撞飞。

    “哗啦!”

    车内张立推开车门,而龙哥则是一步就迈了上去。

    “翁!”

    汽车马达一阵轰鸣,随即顺着土路就往前开。而丹哥等人则是从后面一边开枪,一边追了二十多米远后才罢手。

    “……这帮人挺有刚,遇事儿不篮子。”丹哥呼哧带喘的看着离去的面包车,话语简洁的评价了一句。

    ……

    面包车内。

    “龙哥,龙哥,你没事儿吧!?”正驾驶开车的小伙,从倒车镜内看见龙哥满身是血后,立即破音的问道。

    “哗啦!”

    龙哥左臂似乎不敢动,所以用右手直接就生撕开了黑色紧身体恤,并且露出了一身黝黑结实的肌肉。

    “咕咚!”

    张立额头冒汗,脸色苍白的咽了口唾沫说道:“……这……你这……肩膀有枪眼儿啊!”

    “打的不深,还他妈能看见弹头呢。”龙哥眉头紧皱的回应道。

    “咋……咋整啊?”张立有点懵。

    “毛儿,把刀给我,停车弄点汽油。”龙哥咬牙喊了一声:“快点!”

    “去医院吧!”张立激动的劝说道。

    “大哥,这是枪伤!去什么医院,不活啦?”龙哥略显烦躁的回了一句。

    ……

    与此同时。

    “把他们四个领车上去,动作快点,走了!”丹哥回到路上后,快速就冲众人招呼道。

    “他们的车怎么办?”

    “废话,开走扔别的地儿呗。”林伟迅速回应道。

    “丹哥,丹哥!”

    “怎么了,叫魂呢?!”丹哥烦躁的坐在车内问道。

    “踏踏!”

    就在这时,张世忠从龙哥那台车内拎着两个大袋子跑了回来,并且张嘴说了一句:“这个你得拿着!”

    “什么啊?”丹哥一愣。

    “两袋子钱!”张世忠话语简洁的回应道。

    “……放我车上吧!”丹哥回过神来后,立即点头吩咐道:“把那个穿西装的小子也拽我车上来,其他人换上车牌子分开走。”

    “明白!”张世忠立即点头。

    ……

    与此同时。

    林伟迈步跑到了禹峰那台车旁。

    “伟哥!”禹峰立即下车打了声招呼。

    “路上大家要分开走,我领着你和王宁的那台车,把大脑袋他们拉着,马上回市区。”林伟语速很快的嘱咐道:“你们把车牌换上,快点。”

    “哎!”

    禹峰立即点头喊道:“来,都下车把车牌换上!”

    不到两分钟,车牌全部换好之后,大脑袋就领着四五个人,跟着林伟就坐上了禹峰和王宁的车。随即众人急匆匆的冲丹哥等人打了招呼后,就先行离去。

    “都利索点,快走了。“丹哥坐在车里也催促了一句。

    “翁!”

    话音落,张世忠押着另外几台车,就跟着丹哥等人奔着绿地庄园方向开去。

    车上。

    “哗啦!”

    丹哥打开了张世忠从龙哥车上翻来的两个钱袋子,随即眯着眼睛从两个钱袋子里,分别拿出了一张类似于备注用的小纸条。

    “外人,75万。”

    “自己兄弟,45万。”

    “这啥jb意思?”丹哥皱眉扫了一眼两张纸条后,顿时费解的嘀咕了一句。

    “啥啊?哥!”一个小伙抻着脖子就要看纸条。

    “啪!”

    丹哥拿着纸条,伸手扒拉了一下西装男的脑袋,随即问道:“这是什么意思?钱是给谁的啊?”

    “我不知道,呵呵!”西装男满脸是血的一笑。

    “你很硬呗?”小伙抓住西装男的头发,使劲儿摇晃了两下后,就咬牙切齿的问道:“哪儿硬?!”

    “我真不知道。”西装男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这些事儿不归我们管,都是龙哥管!”

    “刚才跑了的那个?”丹哥追问。

    “对!”

    “你们来s家庄具体干啥,你知道吗?”丹哥又问。

    “知道一点!”西装男点头。

    “说说!”丹哥眯着眼睛看着西装男问道。

    “不能说,呵呵!”西装男龇牙回应道。

    “哎呀我艹你妈的!你跟我在这儿摆谱呢?!”小伙瞬间就掏出了军刺。

    ……

    另外一头。

    单独跑了的冬寒,此刻已经快要精神崩溃了。他一来是被吓的不轻,二来是后背挨了两刀一直出血,所以他心里总是感觉,自己可能马上就要失血过多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