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75 五秒
    文可妮转身刚要走,就被韩晓表哥伸手抓住了纤细的胳膊,二人撕扯间,表哥污言碎语的骂道:“给你脸,你不要脸是吗?!艹你妈的,今儿你就在这儿给我坐着倒酒,我看谁敢叫你!”

    “刷!”

    文可妮一边挣扎着手腕,一边扭头看了一眼韩晓,但对方只低头喝茶,也不说话。???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给我老实的坐下!听见没?!”表哥强行拽着文可妮,就要往韩晓那边走。

    “你能表现的像个男的吗”文可妮看见韩晓没有吭声,就黛眉微皱的剧烈挣扎起来。

    “我他妈是不是男的,你得问问,你给我介绍的那些出来卖的小姐们。”表哥贱笑着调侃了一句后,伸手就要将文可妮抱起来。

    “你给我松开!”

    “他妈的,你在掰我一下手试试?”

    “!”

    表哥要往沙发那边拽,文可妮却要往后挣扎,随即二人试探性的推搡几下后,就在客厅内就撕扯了起来,但女人的力气肯定跟男人比不了,所以文可妮在快被拽倒在地上的时候,就一急眼用带着美甲的右手抓了一下表哥的左脸。

    “哎呀我艹!”表哥惊呼一声后,捂着脸就抡起了胳膊。

    “行了!”

    韩晓抬头喊话,但为时已晚,表哥一巴掌直接就抽在了文可妮俏脸上。

    “噗咚!”

    文可妮被结结实实的扇了一下后,整个人就横着栽倒在了沙发上,而表哥低头看了一眼左手在脸上沾的血之后,一咬牙,抬腿就奔着文可妮踹去:“你算个什么东西,敢他妈挠我!”

    “大哥,您消消气!”包房服务员一看文可妮挨打,顿时就过来拉架。

    “嘭!”

    表哥回头就是一脚:“滚你妈的!”

    与此同时,楼上包房内,一个服务员满头是汗的跑进来,趴在子然耳边轻语了两句,而子然略微停顿一下,就转身冲他交代了一下。

    不到一分钟后。

    “吱嘎!”

    娱乐会所这边的保安经理,领着俩人笑呵呵的推开包房门,迈步走进屋说道:“哎呦,韩少在呢!?这我们那儿做的不对了,让您和朋友都不高兴了!”

    韩晓坐在沙发上没有吭声。

    “你是干啥的?!”表哥扭头问了一句。

    “我是这儿的保安经理,进来看看!”

    “看场子的呗?”表哥擦着脸上的血道子喝问道:“怎么的,进来要干我啊?”

    “可妮有点喝多了,您别跟她一样的。”保安经理笑着回了一句后,皱眉就冲文可妮使了个颜色。

    文可妮俏脸面无表情的捋了捋乱糟糟的秀发,迈步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坐一会不行啊?”韩晓阴着脸,抬头问道。

    文可妮听到这话后,只能攥着小手,站在了原地。

    “韩哥,要不我陪你喝!”保安经理还要打圆场。

    “嘭!”

    表哥上去就是一脚。

    “咕咚!”

    保安经理措不及防,瞬间被踹的撞在了墙上,而紧跟着表哥冲上去就是一顿炮拳,并且嘴里骂道:“艹你妈的,你话是不是有点多了?!你算干啥的?你要跟谁喝?!”

    “别打了!”

    文可妮黛眉轻皱的喊了一声后,就冲着表哥说道:“你让张经理出去,我留下!”

    楼上包房,服务员再次跑进屋内跟子然耳语了两句,而这次子然沉默了数秒,脸色也阴沉到了极致。

    “怎么的了?!嘀嘀咕咕的?”

    就在这时,坐在然哥对面的一个中年,声音浑厚的喝问了一句。

    几分钟后,楼下。

    “你会说话了吗?!啊?”表哥左手拽着保安经理的领带,右手连续扇着他的嘴巴子喝问道:“我问你呢,会不会说话!”

    “会了!”保安经理鼻孔窜血的点了点头。

    “别说你了,就他妈你这个酒店,我说给你铲平了,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你知道吗?!”表哥拍着保安经理的脸,继续训话。

    “咣当!”

    话音刚落,包房门就被一脚蹬开,紧跟着一个瘦弱的中年,直接迈步转弯,一把就从后面薅住了表哥的头发。

    “艹!”表哥头部后仰,十分费力的回过了头。

    “你他妈的开多大个推土机啊?还要给我们铲平了?!你还能在狠点吗?啊?”瘦弱中年的右腿,小幅度摆动的一扫后,右拳照着表哥的脸就闷了下来。

    “咕咚!”

    表哥身体失去重心,当场就横着倒下了!

    “丹哥!”

    文可妮上去就要阻拦。

    “啪!”

    丹哥也不说话,弯腰就举起大理石茶几桌旁边的整整一纸壳箱子德国黑啤,并且托起过自己的脑袋顶,在空中又停顿了01秒后,就宛若灌篮一般砸了下去!

    “艹!”韩晓瞬间站了起来。

    “嘭!”

    一整箱啤机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表哥身上,当场就碎裂了得有七八瓶,而表哥也跟瞬间泡进了啤酒浴一样,浑身周围飘着泡沫,身体下方就跟泼墨似的扩散起了血圈。

    屋内人全部懵b,因为丹哥从进屋到干躺下表哥,一共就两招,总共用时不到五秒。

    “你!”韩晓不可置信的看着丹哥就要说话。

    “回回来,姑娘让你先挑,包房给你留最好的,就差经理没进屋敬酒的时候,跪地下给你磕两个了!就这种服务态度,我们自己有时候都他妈被自己感动了!你怎么还能要砸店呢?”丹哥一边擦手,一边看着韩晓问道:“是不是给你们惯的啊?!逼着我们这些老百姓发出最后的吼声?!”

    “丹哥!”保安经理拽了他一下。

    “没事儿,我打人不白打!”丹哥扔掉擦手的餐巾纸,棱着眼珠子说道:“来,给屋里收拾一下,然后打电话报警,我他妈自首了!”

    屋内众人听到这话后,全部一愣。

    “艹你妈的,你给我记住昂!我进去之后,你得给我找好关系,让我判的轻一点!因为我要被判重了,对生活失去希望了!那我出来第一个就干死你!”丹哥声音不大的冲着表哥骂道:“你在心里合计合计,我是不是在跟你吹牛b!”

    话音落,韩晓二话没说伸手就掏出了电话,而丹哥也指着服务员喊道:“打110,报警!”

    “等等!”

    就在这时,文可妮突然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