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78 你一个月开多少钱?
    是啊,子然当然知道文可妮对自己有意思,但他心里有的却不是兴奋,而是犯愁,因为子然是一个挺传统的人,所以他即使要重新选择伴侣,那也会选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同龄人,而不是像文可妮这样和自己相差十五六岁的大姑娘。??? ? 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所以,子然在知道了文可妮心里是想真跟自己过日子,甚至想要嫁给自己后,就一直是在内心上躲着她的。因为在子然看来,既然对方是想抱着结婚的态度来的,那自己又不能给对方婚姻,就干脆别祸害人家姑娘,而且俩人这个身份位置,再加上年龄差距往这儿一摆,那太容易让公司内的人说出闲话。

    可子然似乎越躲,文可妮就陷的越深,所以弄的大脑袋等人心里都挺不平衡,纷纷表示自己为啥遇不着这样的忘年恋,而李英姬则是一眼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点,所以他在微信里训斥道:“可妮家庭条件不好,这么多年就自己一人打拼,又养父母,又供自己俩弟弟上学,所以她是那种外表强硬,但实际内心却很没有安全感的姑娘!而我然哥天生有着一股霸气劲儿,办事儿既爷们又讲究,所以文可妮喜欢他是正常的。”

    “那我咋碰不着忘年恋呢?”大脑袋虚心问道。

    “你他妈自己都是个孩子,你忘年个jb毛!你要是,非得想体现一下你的成熟睿智,那只能去红星小学碰碰运气了!”

    李英姬的话虽然有些调侃意味,但仔细品品,却有很现实的生活道理在里面,因为文可妮虽然是拥有二十多岁的靓丽外表,但实际上内心却更加趋于中年人,因为她经历过的,看到的,都远超同龄人,所以她很难在与自己岁数相仿的男孩中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包房风波的第二天,子然就亲自去文可妮家里看望了一下,并且给她放了一个十天左右的假期,让他出去散散心,别在心里憋着气儿,但文可妮却很淡然的冲子然说道:“我这颗心脏呀,早都被现实磨砺的宛若12缸的发动机一样强大了,能击倒我的,只有我自己!一切流言蜚语,我只当它是我前进的燃料”

    子然一听这话后,顿时就明白过来,文可妮对生活的态度,不需要任何人开导,因为她心里有着一套随时可以疗伤内心的治愈系统

    这就是草根家庭出来的孩子,正确的生存方式,要谦逊,也要拥有旺盛的生命力。

    在家养了两天伤之后,文可妮就趁着放假的功夫,开始和凌涵一块帮融府跑贷款的事儿,而董先生那边也是积极配合,想尽快帮助融府解决资金的问题。

    按照之前的约定,董先生决定从朋友的金融公司,帮融府先拿到五千万的抵押借贷,然后在从银行帮林军搞到剩下的三千个,但由于金融公司这边涉及的数额太大,所以人家公司内部审批的流程也就很严格,得需要一定时间才能给回各种回馈。

    就在融府这边忙碌的整贷款的时候,沙红刚和李东成的友情也逐渐回温了,因为李东成最近不是特别忙,再加上此刻是夏季,所以他没事儿的时候,总去县城那边找沙红刚钓钓鱼,唠唠嗑,吃点农家菜。

    周末的傍晚,县城某人工鱼池的岸边遮阳伞下,李东成光着膀子,一边喝酒,一边说道:“刚哥啊,你这个案子我给你问了,那个何海龙不是不追究了吗?!”

    “啊!”沙红刚点头。

    “那他要能把民事起诉撤了,然后我在帮你找点人办一下,那你这事儿还有缓。”李东成吃着青菜,眉头轻皱的补充道:“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我这个案子有点麻烦,即使何海龙撤了民事,市局该抓我一样抓我,因为不光是得罪了局长他们,就光我这个前刑警队副队长的身份,这案子就很敏感,会从严处理。”沙红刚对体制内的事儿门清,所以心里并不是很乐观的说道。

    “唉,也是!”李东成闷了一口白酒,随即皱眉问道:“哥,我问一下哈,融府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啊?”

    “!”沙红刚听到这话一愣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的工资就挂靠在融府酒店保安部哪儿,所以基础工资并不高,一个月就八千五,但平时他给子然办事儿,或者是子然甩给他什么活,都能让他赚不少,少则十几万,多则数十万都有,不过这几年他经常赌博,所以也没攒下什么积蓄。

    “两万有吗?”李东成一看沙红刚吞吞吐吐,就知道他肯定拿的钱很少,所以有点难以启齿。

    “没有!”沙红刚也没吹牛b,如实的摇了摇头。

    “哥们,咱卖一回命,一个月还拿的不到两万啊?”李东成挺无语的冲沙红刚问道。

    “谁真的会指着工资赚钱啊?子然平时不少给我们活儿,只是我没攒下而已。”沙红刚依旧如实说道。

    “你去干活儿,那是你应该挣的,明白吗?!”李东成撇嘴回了一句后,直接摆手说道:“哥啊,这个社会要没有钱,那是寸步难行的!算了,你跟融府怎么接触,我也没资格说啥!但这个你拿着!”

    “什么啊?”沙红刚一愣。

    “啪嗒!”

    李东成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有三万的牛皮档案袋,拍在桌子上后说道:“你拿着花!”

    “不行,这个我不能要,你都给我两回了!”沙红刚直接摆手。

    与此同时。

    夏青凝在法国跟闺蜜溜了一大圈后,终于迟到的回到了利比亚,而夏华胜对这个妹妹也没办法,因为她平时工作确实很多,所以这次玩的时间长点,那他也只能默认了。

    当天回到的黎波里后,夏青凝一边在鱼缸内泡澡,一边敷着海藻泥的面膜,就拨通了林军的手机。

    “喂?!”

    “你干嘛呢?有事儿和你说!”夏青凝还挺开心的说道:“你求求我,我告诉你一好事儿!”

    “回头再说吧,在外面喝酒呢。”林军坐在陪金融公司的ktv包房里,喝的舌头梆硬的回了一句。

    “哎,哥,唱歌最炫民族风不?”旁边一陪酒的姑娘,拿着麦克风喊了一句。

    “!”夏青凝一脑门黑线,撇着红唇骂道:“就你这样没正事儿的,穷死都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