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88 缺钱
    冬寒联系完农村的朋友,就又给律师打了电话,并且问清楚了对方给自己安排的住所后,打车就赶了过去。???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晚上十点多。

    国涛夹着包,站在某老式小区的出租房门口,一边抽烟,一边拿着电话问道:“你没在啊?行,那我在楼下烧烤店等你。恩,好叻。”

    拿着电话寒暄几句后,国涛就又转身下了楼,并且去了小区旁边一家规模很小的烧烤摊等待。大约十几分钟后,沙红刚带着鸭舌帽,从一辆出租车上走下来,谨慎的左右扫了一眼,迈步就来到了国涛旁边。

    “你干啥去了?”国涛拿着热水涮了涮餐具后,就皱眉问了一句。

    “办了点事儿。”沙红刚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神情恍惚的回了一句。

    “你咋了?”国涛感觉沙红刚有点不太对劲。

    “咕咚!”

    沙红刚仰脖喝了口啤酒,左手把玩着瓶盖,皱眉沉默半晌后直接问道:“国涛,你那儿有钱吗?借我一点!”

    “啊?”国涛一愣后,顿时骂道:“艹,你又去赌去啦?!大哥,你能不能控制控制啊,这都啥时候了,你还去耍钱?!自己身上背着事儿呢,心里没数啊?!万一让谁给你点了,你怎么办啊?”

    “没有,我没去耍钱。”沙红刚摆手回了一句后,扭头看着灯火璀璨的街头,眼神发直:“算了,不跟你借了,你也没少借我!”

    “没耍钱,你借钱干啥啊?”国涛皱眉问道。

    “艹!”“沙红刚十分心烦:“别他妈提了,烦死了。”

    “咋的了?”

    “唉,我弟弟借他单位领导的车出去办事儿,路上出车祸了,人伤的很严重,车也基本撞零碎了!”沙红刚低头点了根烟:“现在的情况是,我弟弟看病要花钱,人家大夫说了,他的伤是在腿上,所以治疗方法有很多种,但肯定价格越贵的,他恢复的越好。不过我弟弟家里没啥存款,所以用便宜的办法,家里都很难承受,两条腿儿动都不能动了。”

    “!”国涛无语。

    “现在不光人这边要花钱,车那边也得花钱!”

    “不是有保险吗?”国涛皱眉问道。

    “艹!中配奥迪a6,现在给人怼的车头都没了,发动机啥的肯定都废了。但保险最多是给你修好,不会给你换一辆新车,所以借给我弟弟车的领导不干了。人家说了,你要就是给我撞掉个保险杠子,那我连问都不问,自己就修了。但这车你都快给我撞报废了,那即使修上,不光价格得掉n倍,而且人家自己开着都感觉不安全。所以他的意思是,保险正常走,车也是咱这边自己找地儿修,而他直接就按照二手车的价格,把车卖给我弟弟。”沙红刚喝着酒,眼珠子通红的叙述道:“可我弟弟现在看病的钱都不够呢,哪有钱去把领导车买下来?!但我弟弟要不买,回头领导肯定收拾他,工作百分百就没了!”

    “红刚啊,其实人家领导这话说的没毛病。车撞成这样,搁谁谁也不能让对方修上就拉倒了。”国涛附和了一句再问:“对方车呢,谁的责任啊?”

    “对方全责,但对方跑了,车牌号也是个套牌,艹他妈的!”沙红刚咬牙骂道:“我也没说怨我弟弟领导,只是现在家里确实没啥钱。”

    “!”国涛沉默一下后,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随即摆在桌上说道:“哥们,我就一司机,而且干的年头还不长,所以,我大概有多少钱,你是知道的!这卡里还有个四五万左右,你拿着应应急吧。”

    “我还欠你十五六万呢。”沙红刚非常不好意思的低头回了一句。因为他之前耍钱的时候,已经是欠了不少饥荒的。

    “这点钱肯定不够!要不,你跟子然张张嘴?”国涛直接岔开话题说道。

    “你让我咋张嘴啊?!这一年多他帮我还了好几份大帐了,而且前段时间因为我的事儿,贷款也差点黄了,现在他帮我办案子也得花钱!”沙红刚抽着烟,连连摇头说道:“我现在要再张嘴从他那儿拿几十万,那就会让人感觉咱没皮没脸啊?!人家先是咱老板,才算是个朋友,明白吗?!”

    “也是!”国涛听到这话后,不自觉的点了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吧!”沙红刚弹了弹烟灰后,就端起啤酒瓶儿说道:“我会尽快把钱还你!”

    “先办事儿吧。”国涛点头应了一声后,就也端起了酒瓶儿。

    东北,h市。

    “喂?!”付饶坐在办公室里接起了电话。

    “去s家庄接冬寒的人在路上了吗?”龙哥直接问道。

    “恩,已经走了!”付饶点头后,轻声说道:“你应该在他放了的提前两天通知我,这样咱的人会先到,他出来之后,就直接回来了。”

    “哎呀,你就知足吧。要不是咱找的这个律师,有一个在s家庄检察院的同学,那冬寒现在能不能被办出来都两说着呢。更何况咱在市局也没人,很多事儿根本打听不到。”龙哥笑着解释了一句。

    “呵呵,你麻烦了昂!”付饶笑着说道。

    “告诉去的人,注意一点,我估计融府那边整不好会盯上他。”龙哥谨慎的劝了一句。

    “恩!”

    “行,那就这样,我先办手头这件事儿。”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

    刚刚抵达住所的冬寒,洗完澡后,就接通了正在响铃的电话:“喂,你好?!”

    “我是季康,你在哪儿?!”电话另外一头,一个神神叨叨的声音泛起。

    “什么季康?!”冬寒被整的一愣。

    “艹,我问你在哪儿呢!你听不懂啊?”季康捋着脑门前一撮粉毛,十分烦躁的喝问道。

    “我他妈问你是谁?!”冬寒被骂的有点烦躁。

    “你聋啊,我是季康!!”

    “我他妈知道季康是谁啊?!”

    “你在哪儿呢?!”季康眨巴着眼睛又问。

    “艹你妈的,傻b打骚扰电话的。”冬寒翻着白眼骂了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