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889 骗子中的败类,败类中的烂仔
    五分钟后。?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喂?!你他妈不接我电话干啥?”季康破口大骂。

    “你再他妈打骚扰电话,我就报警了!”

    “啊,对,我忘跟你说了!”季康在车内旁边人的提醒下,恍然大悟的补充道:“我是从h市过来接你的。”

    “哎呀我艹!”冬寒一拍额头,十分上火的骂道:“咋派个连对话逻辑都搞不清楚的人过来呢?啊,真他妈愁人。”

    “你在哪儿呢?”季康一边继续喝着白酒,一边舌头梆硬的张嘴问道。

    “艹,你们到哪儿了啊?”冬寒反问一句后,就在电话内和季康沟通了起来。

    当天夜里。

    沙红刚和国涛喝完酒,单独一人躺在住所的床上,发呆了将近一小时后,突然穿上衣服,又从住所离开。

    深夜。

    沙红刚打车去了一家他以前只去过两次的黑游戏厅,而且这里比较偏,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

    游戏厅内有三间大屋子和一间小屋子,大屋子分别是装有奔驰宝马赌博机的,玩麻将的,还有玩扑克的,最后一间小屋子是休息室。

    从小区后门进屋之后,正在看电视的老板,虽然根本不记得沙红刚,但还是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来了哈,哥们!”

    “恩,玩一会!”沙红刚点头。

    “行,玩啥?”

    “给我上一万块钱分,我玩会大满贯。”沙红刚指着最边上的一台机器说道:“就这台吧!”

    “好叻!”

    话音落,老板指挥着屋内打杂的小工,就给沙红刚上了一万块钱的分儿。而当天晚上沙红刚虽然只上了一万块钱分,可却整整玩了一夜。因为他下注很慢,而且数额下的也很少,经常性的跟其它赌徒或者工作人员扯犊子唠嗑,很像那种天天泡在棋牌社的老赌徒。

    玩了一宿后,沙红刚徒步走到离棋牌社最近的派出所旁,找了一家早餐摊吃了起来。

    第二日白天。

    林军上午的时候在融府酒店给中高层开了个会,但也没说什么主要内容,就是因为他马上要走了,而且平时来s家庄这边的次数也不多,所以跟大家谈谈心,谈谈公司目前近况。

    开完会之后,子然就通知林军晚上六点钟在餐厅跟少数高层吃个饭。一来是私下沟通沟通感情,二来大家也是想给林军践个行,因为林军是晚上九点半的飞机,所以时间上正好来得及。

    确定完晚上的饭局之后,林军下午就单独回到客房休息了,而陪他走的大脑袋也与林伟等人分开后回到了酒店。因为张世忠最近要和林伟查丢了的钱,所以他是暂替了张世忠的司机职位。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晚间饭局上的琐碎话暂且不谈,只说众高层跟林军吃饭,并且将他送上车送走之后,就各自散去。但有一个人却心情失落了起来,她就是凌涵。

    她与林军每次见面,似乎都在恋爱或者说是相爱的路上,彼此走的更近了一步。可每当二人刚刚相近,就总有一人要匆忙离去,只给对方留下一个背影

    所以,二人每次分别后,凌涵都会习惯性的失落,并且她为了调整好这种心态,每次都会找身边的几个好闺蜜,一块出去聚聚,今天也不例外。

    林军上车走了之后,凌涵就一边往公司走,一边拿着电话说道:“微信给我位置,我马上就赶过去!”

    s家庄某街道上。

    “哗啦!”

    冬寒环顾了一下四周,伸手拽开了一辆破旧面包车的车门就坐了上去。

    “哎,来了!”

    车内坐着四个男子,正副驾驶两个,车后座两个,并且一个赛一个长的磕碜,不是满脸是坑,就是五官极为不匀称。

    “冬寒,咱去哪儿啊?”说话这人三十多岁,两眼长的很开,非常像比目鱼。

    “跛子,你让司机先往前开,我跟你们说说这个事儿。”冬寒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

    “开车!”比目鱼跛子抬头就冲同伙喊了一声。

    “翁!”

    话音落,面包车起步后,顺着街道就慢开了起来。

    “对方不光和我有仇,还他妈欠了我不少钱,但她现在不承认了,所以我必须要弄弄她。”冬寒阴着脸,话语简洁的说道:“跛子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短了,所以我也挺信你的,如果这事儿你能干呢,回头钱要来,我分你百分之三十。”

    “那他欠你多少钱啊?”比目鱼跛子问道。

    “三十万。”

    “那要完钱,你想给他办到啥程度啊?是收拾一顿就拉倒啊,还是卸胳膊卸腿儿啊?”跛子目光飘忽不定的再次问道。

    “轮了她,我先干,我干完你们再干,轮完就管她要钱,临走再给她脸也划了!”冬寒阴笑着看着车内的人说道。

    “轮了?!你说的这个人是女的啊?!”跛子无比惊愕。

    “对,女的!”冬寒微笑着点头。

    二十五分钟后。

    凌涵在公司换完衣服,就拿着车钥匙,走到了公司对面的露天停车场内准备拿车。

    “啪!”

    黑暗中,突见一个手掌直接抓在了凌涵的肩膀上。

    “刷!”

    凌涵梳着马尾回头,黛眉轻皱的问:“干嘛?!”

    “干个屁!”男子戴着口罩,就要抓凌涵的头发。

    “啪!”

    凌涵灵巧的向后闪躲,同时大长腿抬起,右脚直直的就蹬在了男子的胸口上。但由于女人的力气有限,所以男子只是措不及防的后退了一下。

    “嗖!”

    凌涵左腿踩在地面上为轴,娇躯极其利索的侧着一转,右腿弯曲着在半空中划出弧线,一脚就踢在了男子的裤裆上!

    “嗷!”

    男子本能向上一跳。

    “刷!”

    凌涵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吱嘎!”

    就在这时,一台面包车突然拦在凌涵身前,随即车内伸出手掌一抓骂道:“小娘们!你他妈有两下子啊?!”

    “翁!”

    与此同时,街道上一辆陆地巡洋舰开的宛若要飞起来一样,一路连闯无数个红灯,并且在赶路的途中,已经发生一次撞车,一次剐蹭,但司机全部不予理睬,连车都不下,继续疯狂轰着油门。